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0 16:15:00  2256914
【行管令下的日常/03】菜农心血不能毁,坚持收菜送菜
周刊专题

行动管制令实行以后,对农业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农产品来不及销售,造成菜农需忍痛丢弃坏掉蔬菜或捐赠出去。
行动管制令实行以后,对农业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农产品来不及销售,造成菜农需忍痛丢弃坏掉蔬菜或捐赠出去。


为了有效阻断病毒传播,大部分行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都不被允许营业,只有少数领域能持续运作,其中包括食物供应单位。

无法营运的企业必须承担亏损在所难免,但尽管是能继续给人民供给粮食的菜农和蔬菜批发商,也基于行动管制令的种种限制,免不了蒙受损失和应对挑战。

黄瀚贤是金马仑菜农兼蔬菜批发商,行动管制令实行以后,他就面临着各种挑战,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农产品来不及销售出去,造成发生前阵子在脸书上流传的──菜农忍痛丢弃坏掉蔬菜或捐赠蔬菜的情景。

他说,之所以引发这样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有不少菜市场暂停营业,加上超市人潮锐减,间接导致订单减少,而且这段时期,部分人民倾向购买能存放较久的食品,对蔬菜的需求减低。

“之前有看到脸书留言说,为什么这么多菜农丢菜,很多地方都没有菜吃,其实不是我们不想送,而是根本去不到。我们也有捐赠蔬菜给弱势群体,但老实说,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我们耕种也需要本钱。”

另一大难题是,超市的营业时间提早或缩短了,为应对这样的转变,他只好调整上货和运输时间,在超市关门前把货送到。

他透露,之前菜农会在清晨六七点到菜园收割,差不多在上午11点完工,这时就会安排车子到菜园收货,再上货到罗里,到了下午1点左右,便开始跨州运送。

“以柔佛来说,车程最快都需时五六个小时,通常抵达目的地,下到货来都已经晚上八九点,要是超市晚上7点关门,根本来不及送货,所以只好调整工作时间。”

现在菜农收割时间挪到下午两三点,而他会在傍晚上货,隔天一早运送。工作时间经过这样的调整,他从原本傍晚六七点就可以下班,变成要工作到凌晨12点,为的就是要保持蔬菜的新鲜度。

还有一个问题是,基于修车厂的营业时间有限,导致他有很多罗里都无法定期检查和维修,难免暗藏安全隐忧。

黄瀚贤是金马伦的菜农兼蔬菜批发商。
黄瀚贤是金马伦的菜农兼蔬菜批发商。



员工原本傍晚六七点就可以下班,变成要工作到凌晨12点,为的是要保持蔬菜的新鲜度。
员工原本傍晚六七点就可以下班,变成要工作到凌晨12点,为的是要保持蔬菜的新鲜度。



蔬菜是我们的心血,丢掉痛心

其实除了菜农,金马仑花农也面临巨大挑战,“蔬菜不管怎样都还有需求,要是只损失一半就算很幸运了,但花毕竟不是粮食,我有很多花农朋友因这次的疫情损失惨重。”

对于有否期待政府能提供什么样的援助?黄瀚贤说,不敢祈求,不过要是能提供一些津贴的话,会更好,比如肥料津贴、重新栽种津贴等,至少能减低亏损。

“这场疫情牵连太大,几乎全世界都受影响,现在想扩展业务都不敢,若问题无法解决,未来的动向也要保持观望。我们能做的只有照常耕种,起码还有粮食供给,就算全马封锁,在金马仑怎样都不会饿死,因为还有菜吃。”

为了想办法把蔬菜销售出去,基本上他现在没时间休息,很疲惫,“蔬菜是我们的心血,如果就这样放在一边,卖不出,拿去丢的话也会心痛和觉得可惜。”

他认为,终止行动管制令的前提是疫情受到控制,贸贸然结束的话,造成的伤害只会更大。当然他也希望疫情赶快结束,大家的生活可以恢复正常,因为整天困在山上,他也想下山逛逛。



员工正在上货到罗里。
员工正在上货到罗里。




行动管制令限制了修车厂的营业时间,导致罗里无法进行定期检查和维修,难免暗藏安全隐忧。
行动管制令限制了修车厂的营业时间,导致罗里无法进行定期检查和维修,难免暗藏安全隐忧。


图:受访者提供

延伸阅读

【行管令下的日常/01】回归家庭,跟女儿一起下厨做家务

【行管令下的日常/02】居家做广播——DJ大宝:太难了,全天候都在工作

【行管令下的日常/04】想念上班──宅在家闷慌,生活失重心


作者 : 郭慧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