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3 17:05:00  2257260
特异三人组/达拉(新山)
星云

正和内人在药房候诊,大门被推开了,3个中年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就坐在我身旁,分别是印度人、华人和马来人,三大民族排排坐。身材微胖的华人和戴眼镜斯文的印度帅哥在交谈,我好奇的仔细聆听,没错,他们是以印度话谈论一些事。奇怪了,华人会说印度话确实比较少见,为什么不用马来话呢?(难道是有什么秘密情报不让人知道,当时旁边没有印度人。)后来我听见印度帅哥又参插了一些华语回答。那位运动员身材,左臂包扎着纱布的马来友族也会说华语,而且还字正腔圆呢!后来我和内人以客家话交谈时,他也会插上几句,我心里想,这3位仁兄不是普通人,他们的来历不简单啊!

我试着大胆地请教那位华人,你的淡米尔语这么流利,是怎样学的?

“哦,我从小在园丘和印度人一起玩……”

“他的老婆是印度人呢!”印度帅哥打断他的话。

“你呢?难不成你的老婆是华人?”我反问他。

“哈哈!正是!”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这位是马来人吗?”我转过话题。

“哦,他是吉兰丹的华人。”

真的吗?可是我左看右看,那位先生都不像华人,我给弄糊涂了。

这时医生的房门打开在叫轮到的名字:“Tian x x。”是3个字的华人名,只见那个“马来人”站起来走了进去。果然,他是华人。

真是奇怪,我来到这家药房就感觉到世界不一样:印度人会说华语;马来人(?)会说华语;华人会说印度淡米尔方言,真是好神奇啊!其实早期随着各民族融洽混杂住在一起,会说各族的方言是很平常的,尤其是在乡村的园丘里。记得小时候,父亲在K镇开了一间小店,附近有几个种植油棕、橡胶的园丘,三大种族工人、家属一起住在宿舍里,年长月久,都会说一些彼此的方言,和谐与相安无事的在一起生活。他们三三两两来店里买东西时也是开玩笑无所顾忌的,老伙计也会乘兴跟着起哄参加一份。直到发生了513事件,父亲警告店里伙计要小心、不要乱说话以免惹祸上身。但我观察到园丘和小镇的各族人民还是如往常一样来往,一样的生活,一样的嘻嘻哈哈开玩笑,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我的马来友人对我说,人民之间其实是没有猜疑、没有仇恨、没有敌视的,只是希望能和睦共处,安定度日,快乐生活,安居乐业而已,那些打斗骚乱杀人放火是居心不良,唯恐天下不乱的政客搞出来的……

这时Tian先生从房里出来了,原来他们3人是一间工厂的同事,合作无间,共同打拼。 “我们的外号叫‘特异3人组’,”印度帅哥说,又放低声调,指着内人问我,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真好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今天我真的好像来到另外一个星球了?

当然,她是我的太太,我们是夫妻。“你们看起来脸孔一样,像是兄妹。”帅哥面带歉意地说。

是的,有人说,夫妻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相像,就是所谓的“夫妻相”。

我们已经看诊完毕,我上前去和“特异3人组”一一握手告别,我对他们说:“再见!但愿不是在药房,最好在咖啡店,我请各位喝茶。”

可是,一个星期我到回药房复诊时,又见到也是回去复诊的“Tian”先生。


作者 : 达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