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0 19:29:26 
富贵爱心基金会·捐两万份干粮暖弱势
即时国内
士毛月富贵山庄总经理Gary 亲自派送救济物品。
士毛月富贵山庄总经理Gary 亲自派送救济物品。

(吉隆坡20日讯)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许多人在长达一个多月的行动管制令之下失去生计。对此,富贵集团通过旗下的富贵爱心基金会推出“富贵与你同在系列之人间处处有温情——物资、干粮与口罩施赠活动”,捐出2万份干粮给各州急需生活救济的人民。

富贵集团创办人丹斯里邝汉光秉持着一贯的“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企业精神与一颗乐善好施的心肠。该计划将不分种族与国籍捐赠每份价值120至150令吉之间救济物品,总计花费逾300万令吉。

富贵生命馆的员工每日辛苦打包救济物品。
富贵生命馆的员工每日辛苦打包救济物品。

国内疫情最严重的雪兰莪州也获得了富贵爱心基金会的关注,特别通过州政府代为分发1万份救济物品给州内各族子民,以纾解人民的困境。据知,受惠州属还包括西马其他州属,来自不同种族及背景的人士均能获益。

其中包括原住民、缅甸难民、山区难民、斯里兰卡外劳、儿童福利中心、老人残障之家、特殊儿童院、安老院、临终关怀中心、各校大专生及家境清寒的中学生等等。

富贵集团亦通过本地教会申请救济物品,关注缅甸难民。
富贵集团亦通过本地教会申请救济物品,关注缅甸难民。

“富贵与你同在系列之人间处处有温情--物资、干粮与口罩施赠活动”由富贵爱心基金会主办,富贵集团赞助,崇德文教研习会承办。所有救济物品都通过富贵集团员工与崇德文教研习会的年轻志工在各州分行和分馆整理打包,然后挨家挨户上门派送。

邝汉光:理解挨饿痛苦

邝汉光表示,自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以来,富贵集团的业务也大受打击。他回忆起曾经体会没有一餐温饱的童年,所以他特别能够同理中下阶层的痛苦。

他亦提及,即使行动管制令结束以后,经济也不会马上复苏,可能这种经济不景还会维持长达一年之久。以大集团而言,这种日子也不容易熬过去,更何况是中小企业和普通百姓。

因此,为了帮助大家渡过难关,他和富贵集团的高层决定发出约两万份救济物品给各州的有需人士,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渡过这个艰难时期。

富贵集团在马六甲富贵山庄分行分派救济物品
富贵集团在马六甲富贵山庄分行分派救济物品

陈健发:数百志工参与包装

富贵爱心基金会副董事长兼此活动策划人陈健发指出,由于行动管制令的影响,大家都不方便出门领取救济物品和群聚,因此他们必须申请通行证,动员了数百位志工并做足防疫措施,分别在全国各地包装救济物品再上门派送。

在订购干粮的时候,也面对了一些问题,譬如:工厂人手不足、物流受影响等等。不过在“抗疫情共度时艰,全民一心跨难关”的合作精神下,这些问题都很顺利的迎刃而解。

他表示:“原本只是派发5000份,后来一再循众要求,不知不觉之下,竟然派出了2万份。这一点,我们不得不感谢丹斯里邝汉光的慷慨大方,他是真的处处为民着想的。”

富贵集团于马六甲玄武殿获分配500 份救济物品
富贵集团于马六甲玄武殿获分配500 份救济物品

朱珊燕:感谢亲手送福包

朱珊燕在接领过救济物品以后,在其脸书上贴文写道:“感谢富贵集团的Dr. Foo今早亲自为我送福包。其实富贵集团的5000份福包早就在3月份送完了!”

单亲妈妈朱珊燕对于富贵集团所施予的恩惠表示感激。
单亲妈妈朱珊燕对于富贵集团所施予的恩惠表示感激。

“我感动的是Dr. Foo她为我送上福包,在超过10公里路途,有路障风险加上疫情的危险性,他依然来看看我。”

何志明:没工作没收入

何志明透露,这段时间没工作既没了收入,失去养家能力。对于富贵爱心基金会的帮助,他非常感激,而且还介绍了同样做散工,一样没了收入的邻居廖华生一起申请救济物品。

暂时没工作没收入的家私工友何志明表示现阶段只祈求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暂时没工作没收入的家私工友何志明表示现阶段只祈求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他表示:“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过去,只希望在目前阶段大家都能平平安安,保住性命。”

谢振利:富贵设法跨县送粮

家住麻坡的谢振利(音译)是一名残疾人士,家有太太和3个还在求学的孩子。他表示家里只靠他一个人的收入维生,在经济欠佳的情况下希望可以得到富贵爱心基金会的帮忙。

由于麻坡没有富贵集团的分行,在行管令期间大家也不方便跨州派送物资,所以救济物品并没有第一时间送到谢振利的手上。他发短讯表示“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富贵的爱心救济物品,不懂几时到……我这里的米粮所剩不多了。”

所幸富贵爱心基金会的秘书长接到信息后,马上拜托新山分行的负责人想办法托人送救济物品过去。

辜家财:向老板借钱过日子

单身汉辜家财(音译)的雇主是做铁门生意的,目前他被收留住在该工厂里。他说:“没做工老板没给钱,我现在是向老板借钱过日子的。” 

独居老人辜家财目前被收留住在雇主工厂里。
独居老人辜家财目前被收留住在雇主工厂里。

很不幸的是他前阵子刚刚发生车祸,唯一的财产摩哆车也在意外中被毁了。他很感恩附近杂货店的老板娘介绍他申请富贵爱心基金会的救济物品,“否则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过日子了。”

图为受惠的印裔同胞
图为受惠的印裔同胞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