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2 10:02:00  2257516
【不打扰旅游/02】保护生态环境=保障未来 珍惜马来西亚的美
焦点




马来西亚拥有全球最古老的热带雨林,物种多样化,也有绵长的海岸线以及风光各异的岛屿,自然也是发展生态旅游的一手好牌。

那我国政府是否把握住机会了呢?还是打烂了一手好牌?


●报道:本刊 叶洢颖
●图:关丽玲、叶洢颖、受访者供图


除了赏鲸,生态旅游还包括什么呢?

大马旅游同业协会(MATTA)副主席(国内及入境)涂财解释道,其实每个国家都具备发展生态旅游的条件,因为所谓的生态旅游列入自然旅游,所有非人造景点、动物等之类的都能涵盖在内。

“我国的红树林、海洋公园、观看银叶猴和长鼻猴等猿猴类的活动,也是生态旅游的一种。”

他介绍,即使是在市中心,亦有相关的行程,比如拥有上千种树木,位于吉隆坡市中心的绿肺公园。

走出城市后的选择就更多,停泊岛、热浪岛的海洋公园(Marine Park)、彭亨的国家公园、有小亚马逊之称的霹雳柏隆皇家雨林(Royal Belum Rainforest)、天空之境、瓜拉雪兰莪的萤火虫观赏之旅等等。

尽管很多国内旅游社皆有推出生态旅游的相关配套,但他坦承,除了欧美及日本游客,大部分人尤其是亚洲人对生态旅游的兴趣不大。

“尤其是看树木、森林、观鸟之类的。如果是去森林公园,老外会很喜欢。对我们来说,会觉得有什么好看?无聊死了。

“我们会说要找那些没有虫啦、不要晒啦、漂亮一点的地方,有点蚊子就接受不了,但可以去看萤火虫,觉得很稀有很漂亮。还有砂拉越的姆鲁洞,被誉为全世界最大的洞内厅堂,可以放40架波音747飞机,我们走个七八公里进去看可能会觉得不过如此,可是老外就会一直拍(照)个不停。”

他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与国家发展程度有关,欧美及日本很早就发展起来,他们会更倾向于观看较原始的东西,因此他们是咨询生态旅游项目的最主要人群。

沙巴拉卜湾象鼻猴保护区设有喂食时间,成群的象鼻猴准时到来觅食。
沙巴拉卜湾象鼻猴保护区设有喂食时间,成群的象鼻猴准时到来觅食。



涂财认为,生态旅游业者应肩负教育的责任,以确保该行业的永续发展。
涂财认为,生态旅游业者应肩负教育的责任,以确保该行业的永续发展。





再香的酒也怕巷子深

尽管我国自然资源丰富,手握一副生态旅游的好牌,但在涂财看来,我国政府并没有打好这一副牌。

“比较可惜的一点,马来西亚政府没有实施推广或推广不到位,所以没有把它(生态旅游)推出来。像瓜拉雪兰莪,有很多自然生态的东西,没有好好地去推,设施也没有做得很好。”

他语气中略带遗憾提到,瓜拉雪兰莪有一个自然公园能看到万鸟归巢的壮观场面,是得天独厚的观鸟圣地,然而至今仍未获大力推广,再加上厕所、码头、船只等基本设施不完善,最终无法广为人知。

“你在推一个景点的时候,必须要有很好的策划。对私人界、对当地人来说,因为资金的问题很难去做。而且他们在当地扎根已久,天天都能看到这些景色和东西,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你让他们去推广是很难的。”

另外,大马入境旅游业公会(MITA)署理会长梁伟虹补充,当私人界发掘到一个新景点,自行发展和营业时,政府也应当赋予他们发展权限并协助。

目前一般的情况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实力雄厚的私人企业,当他们有意将某个地方打造成景点时,自然会依循正规合法的途径向政府申请发展权;第二种则是资金不足的当地人“无牌经营”。

“比如我发现我家后山某个瀑布很美,广而告之后朋友亲人都来玩,然后这个瀑布就爆红了,我就在那里搭亭子收费或卖饮料,自己‘霸着’来做。”这是缘于政府并无完善的相关法律和清晰的指导方针。

梁伟虹表示,目前我国并没有非常完善的政策发展生态旅游,让我国空有优越的资源,却无法充分利用。
梁伟虹表示,目前我国并没有非常完善的政策发展生态旅游,让我国空有优越的资源,却无法充分利用。





实蒙古野生动物保育中心为砂拉越最大的人猿保育中心。根据砂拉越旅游局资料,人猿多数时间在森林里游荡,但每到饭点会来到保育中心。 除了在果实盛产季节,人猿在森林里可填饱肚子,到保育中心觅食的人猿就会减少。
实蒙古野生动物保育中心为砂拉越最大的人猿保育中心。根据砂拉越旅游局资料,人猿多数时间在森林里游荡,但每到饭点会来到保育中心。 除了在果实盛产季节,人猿在森林里可填饱肚子,到保育中心觅食的人猿就会减少。



西必洛人猿中心为山打根附近的生态旅游景点。
西必洛人猿中心为山打根附近的生态旅游景点。




西必洛人猿中心工作人员把食物倒在平台上,已熟悉喂食时间的人猿陆续来到。
西必洛人猿中心工作人员把食物倒在平台上,已熟悉喂食时间的人猿陆续来到。



游客乘船游览沙巴的京那巴当岸河,观赏当地野生动植物,有机会看到大象、犀鸟、猴子等等。
游客乘船游览沙巴的京那巴当岸河,观赏当地野生动植物,有机会看到大象、犀鸟、猴子等等。





要发展?要环保?


当然,发展生态旅游的首要条件是,自然环境得到充分的保护,周边也没有遭到过度的破坏,自然的生态才能永久保存下来。

“包括你去澳洲大堡礁看珊瑚,他们那边人少,没有被大肆破坏,所以你看到的几率还很高。”涂财话锋一转,“但是马来西亚没有控制,造成的破坏和开发很多,水源也被污染,所以要看到海洋生物的几率就会变低,这是很自然的。”

这不仅让人联想到,近期因为冠状病毒病肆虐,就在世界各国实施居家隔离措施之际,野生动物们纷纷走到街上漫步,海龟重回毫无人烟的沙滩产卵。

让人类如临浩劫一般的疫病,却为大自然提供了一个喘息的空间,这样的局面好像有些讽刺,但是同样讽刺的是,建设与破坏如同双胞胎般如影随形,环保和发展,从来是个二选一的难题,即便是号称无烟窗工业的旅游业亦然。

涂财直言,许多国家因为发展而破坏了生态,可是若不发展,生态保留下来,人们能填饱肚子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当初清澈见底的热浪岛被开发了,码头建了,游客来了,自然生态也就被破坏了,海水再也不复从前的蔚蓝清澈。

除了建设码头、酒店等基础设施、营运过程制造的垃圾显而易见之外,还有一些污染是细微却对珊瑚来说很致命的。

“游客出海浮潜,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就会抹上防晒油。可一滴防晒油,就足以杀死上百岁的珊瑚。”


拥有丰富自然生态的霹雳柏隆皇家雨林,除了是许多生态保育工作者的研究地点,也发展成生态旅游景点。
拥有丰富自然生态的霹雳柏隆皇家雨林,除了是许多生态保育工作者的研究地点,也发展成生态旅游景点。





生态旅游业者应肩负教育责任


涂财指出,在发展生态旅游时,政府应该有所规范。比如沙巴的诗巴丹(Sipadan)是世界闻名的深潜天堂,每天限制不超过200人上岛,且取消住宿改为只能一日游以控制人流量。

同时,教育也很重要,业者和导游理应承担“教育”游客的责任。然而我们却看到部分业者和导游为了满足游客,不但没有阻止游客碰触野生动物,甚至还主动抓起海龟,让游客触摸,令人感到愤怒。

我曾到沙巴参加当地的一日游,游河观看长鼻猴以及到红树林看萤火虫,导游模仿萤火虫闪烁的光芒,吸引数百只萤火虫凑近我们船边,场面唯美浪漫。

然而,当我向涂财转述上述场景时,他无奈笑说:“不对,不对,这是错误的。”因为真正欣赏萤火虫的方式,理应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晴天,乘坐游船靠近河岸的霜树,静静地欣赏附着在树上的萤火虫,而非想方设法吸引它们飞过来。

“现在瓜拉雪兰莪的萤火虫游河业者在这方面已经改善了很多,以前随时抓萤火虫给你看,现在不会了。”

我国拥有最古老的热带雨林,生态多元,在这里可以看见许多品种的动植物。
我国拥有最古老的热带雨林,生态多元,在这里可以看见许多品种的动植物。






世界上最大的花──莱佛士花。每当到了莱佛士花盛开的季节,沙巴当地原住民便会在路边张挂横幅通知游客。
世界上最大的花──莱佛士花。每当到了莱佛士花盛开的季节,沙巴当地原住民便会在路边张挂横幅通知游客。





除了业者,能够时时刻刻“教育”游客的人还有导游。


导游一般分为城市导游与生态导游,两者的工作内容也截然不同。生态导游必须掌握植物学、昆虫学、海洋学、生态学、地理学等大自然知识,还得会使用指南针、结绳、扎营、急救知识等相关野外生存技能,以及对当地的自然生态、地理环境具备深入了解,以便为游客提供正确的保育知识做好准备。

而全国的导游注册人数至今虽有17万人,考虑到生老病死的因素,掐头去尾大约有13万人,生态导游只占当中不到10%的份额。

这是出于现实考量的问题,生态导游不能带一般的城市团,再加上东西马宪法限制,西马生态导游亦不能到东马工作(东马生态导游则不受限),生计难以维持,于是导致具备生态知识的导游买少见少。

但涂财认为,就算是生态导游也未必不会做“主动抓海龟让游客触摸”等越界行为,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因此教育大众才显得尤为重要。

“如果业者能提醒游客,浮潜时切勿涂抹防晒油、游河看萤火虫前切勿使用防蚊液等,向游客传达正确讯息和注意事项,这才能保证行业的可持续性。”


延伸阅读:

【不打扰旅游/01】生态旅游真的对动物好吗?子非鱼,焉知鱼之恐惧?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