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1 20:00:00  2257944
刘惟诚.行管令能否提早解除?
纯粹诚见

时间过得飞快,第三阶段的行动管制令(MCO)转眼已过了一半。

几天后,政府就必须再次分析近期的抗疫成果,并依此针对是否要展开第四阶段的行管令而做出决定。

对于疫情的进展,相信不用我多说,大家应该都能够从卫生部每日发布的疫情数据中,清楚地感受到我国已经开始在收割早前积极抗疫的果实,而且进展越来越明朗、人们对行管令的解除也充满着期待,社会氛围和行管令第一、二阶段期间所展现的低落相比,亦已显得更正面。

可能是因为人们已经适应当下的氛围,或许是因为人们对政府的抗疫表现很有信心,又或者,人们已经开始感觉松懈,所以我们这几天一直看到一些相当匪夷所思的情况。比方说,城市的交通越来越拥挤、有些业者开始在没准证的情况下擅自营业,就连因违反行管令而被逮捕的人数也持续高攀,而且累积人数还是新冠确诊累积人数的近两倍。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只是民间的专利,一些政府部长,也看似不将其同僚的呼吁放在心上。

比方说,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的“聚餐官访”、乡村发展部第一副部长拿督阿都拉曼的“庆生聚会”。无论这些举动是否无心过失,只要公然违反行管令的,就有必要因为自己的行为过失负上一定的法律和道德责任。另外,政府部长当中还有一些反应看起来不够敏感,也缺乏谨言慎行的自觉,比方说,卫生部长阿汉巴巴的频频口误,以及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只要人民配合行管令或将缩短”的谈话。

我们姑且不谈民间违令者越来越多的情况、卫长的口误,而两位副部长的举动,执法单位也自有其裁量的法则,但防长的谈话是当前更值得讨论的。当然,我理解这或许是防长希望借此告诉民众,只要守法就会获得“缩短行管令”的奖励。然而,现阶段做出这种宣布其实并不太明智,因为当下距离第三阶段行管令的解除也仅剩一周,人们基本上已适应这个环境,所以大部分人对行管令能否提早解除基本无感,但防长的说法在另一方面却有可能传递一些错误讯息。

什么讯息?就是疫情已经进入尾声的讯息。这个讯息将令更多人放下戒备,并因而对抗疫感到松懈,渐渐地不再把当局的叮咛、呼吁放在心上,冥顽不灵者也将拒绝继续配合。你或会问,真有这么严重?君不见踏入4月首周,即是确诊病例逐渐下降之时,因为违反行管令而被逮捕的人数在迅速飙升?在这之前,单日被逮捕人数只有数百人,但如今被军警逮捕的人数每日都是上千人。显然,乐观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也造成不听话的人,越来越多。

但目前的实情是什么?尽管每日确诊病例至今已大幅下跌,一些地区已多日没有病例,有机会从红转绿,但国内仍有些红区还在持续扩大,被强制封锁的区域数量也在增加中,这意味着我们的抗疫行动并未进入尾声。更何况,目前已有研究显示,在没疫苗的情况下人们需保持社交距离至少4至7周才能阻断冠病传播链。显然,我们目前仅是成功控制疫情,而冠病的危机仍在,所以政府当下绝对不能缩短行管令,当然,若有意将缩短视为“奖励”则更是荒谬。

卫生部总监诺希山在周一(20日)表明该部将探讨时长逾半年的“退场策略”,就是意味着当第三阶段的行管令结束后,政府依然需要推行另一个阶段的行管令,相较过去三个阶段的行管令,因为疫情的缓和,最新版本必定会较为温和,但其仍然必须限制人流移动和人群聚集,因此政府的执法理应是越来越严厉、语气也应该是越来越强烈,而且一旦查实有副部长违反行管令则必须果断惩罚,以儆效尤。

因为当我们到了这个阶段,随着一些限制的解除,人们的自律将变得更为重要,我们不能因为大意松懈后而导致疫情再度爆发,所以防长在现阶段提出提早解除行管令的可能性并不明智,它会令人们产生政府放宽管制、民众可以松懈的误解。另外,防长也必须了解到,部分国民在行管令的不顺从、不配合,不是因为行管令的时间长短,而是他们对行管令、政府态度、执法意志的误解,以及不觉得冠病可怕的无知,所以政府接下来的对策,是更严厉的无差别执法。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