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4 08:10:00  2259421
郑丁贤.Cheng Hu 搞砸了,怎么办?
非常常识

长堤对岸,连续几天冠病确诊人数都过千人,累计破了万人,在东南亚排名第一。

新加坡怎么回事了?它是全球管理最有效率,公共卫生领先世界,被认为是最安全的国家。

但是,这一次的冠病,却重重摔了一跤。不能说这是新加坡神话的破灭,但是,至少是神话出现缺口;如果不好好修补,神话就很难持续下去。

容我说明这3个缺口。

1. 自信过高,却不接地气的精英政府──

到了3月,全球已经风雨飘摇,新加坡却是好整以暇。政府一面让人民继续上班、上学、搭地铁、出国旅行,一面告诉人民无须担心,也不必戴口罩。

从2月中旬开始,该国已经每天都是双位数的新确诊,3月则是每天3位数确诊,新加坡政府依然佛系防疫,表明不需要戴口罩,也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冠病检测,以免“浪费资源”。

自信是一个优点,但是,过度自信是失败的起点。

大马实施行动管制之后3个星期,新加坡才意识到情况恶化,展开它的circuit breaker行动。

我在电视上看到几个部长正襟危坐的宣布circuit breaker,用的是精英阶层的语言,刻板而生硬,好像在发表政策演讲。

尽管新加坡人民的知识水平不俗,英语很棒,但是,我相信很多市井人民不知道circuit breaker是什么?即使知道它是电气学上指的“断路器”,一时也很难意会它和冠病有什么关系。

当地的中文媒体,也挣扎了一阵,才勉强找到“阻断措施”作为译名。

重大的政府政策,首要目的就是用最简单易懂易记的方式,传达给人民,这是传播学的第一堂课。

中国政府告诉人民“封城”,十几亿人口即刻了解严重性,不敢不听;大马用“行动管制”,也是一目了然;其它国家用“封锁”或是“居家令”,人民清楚不过。

而一个circuit breaker,说明精英政府和社会大众脱节的程度。新加坡政府领导人都是从社会上层精挑细选,出类拔萃的人物,都很杰出;但是,也不接地气,因为他们是从天上掉下来,不是土地长出来的人物。

过度自信和不接地气,也让新加坡政府忽略了那100万生活在同一个岛上的客工。

而这些客工并不是突然集体感染冠病。早在2月初,一名孟加拉客工已经患病,他两次到诊所和医院看病,却被草草打发,没有将他隔离治疗。

客工居住的环境,拥挤非常,一间房住了10几人,最容易感染;非政府组织曾经要政府关注,但没有下文。

不接地气,怎知道真正的社会问题!

2.太过依赖Cheng Hu的人民──

问一问新加坡人,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

很多人会回答,cheng hu讲的就可以相信,cheng hu没有讲的,就不要相信。

新加坡人民信任的程度,应该是世界之最。政府说的都是对的,政府没说的,不当一回事。

cheng hu讲不要担心,大家就照常过日子;cheng hu说不用戴口罩,新加坡网民不戴之外,还在网上讥笑台湾人和香港人傻傻的戴口罩。

万一cheng hu错了,怎么办?

新加坡人回答:“cheng hu ma na e cho ge”(政府哪里会错的)。

只懂得服从,缺乏独立思考和自主判断能力,像是坐上自动导航驾驶的飞机,一般状况下很安全,万一有变故,危矣!

3.习惯安逸,缺乏危机意识的社会──

作为全球GDP最高的国家,新加坡社会享受了富裕和安全,以为理所当然,逐渐失去了危机意识。

当全球笼罩在冠病阴影之下,新加坡社会以为这是其它国家的事。

于是,岛上车照跑,舞照跳;大家一样挤地铁,上馆子;禁止外国人入境,但新加坡人还是出国度假。

Circuit Breaker落实前一晚,岛上的夜店,纷纷延长营业,众人狂欢,彷佛庆祝节庆;第二阶段加强版circuit breaker推行前,人们排队买奶茶,满足口腹之欲更重要。

于是乎,东南亚许多国家疫情缓和之际,新加坡却还深不见底。

我不是唱衰对岸,只是,一个cheng hu多么有能,也会有盲点;一个国家多么成功,也有失败之处;往往,过度自信和成功就是前路的陷阱。

我相信新加坡一定可以战胜冠病,但是,它也应该从这一次经验,认识自己的问题。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