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5 07:30:00  2259983
黄婉玮.负值时代:产油国的石油危机
旁敲侧击

4月初时,美国的惠廷石油公司成为第一家因面临石油价格战破产的页岩油生产商。美国与中东国家一直在竞争着石油市场的份额,石油价格的不稳定往往是这些国家为了争夺市场而增加日产量造成供应量下降或上升而使然。

世界上的6大产油国有中东、委内瑞拉、加拿大、俄罗斯、美国、中国。中东国家与美国、加拿大为主的西方国家在石油市场是对立的,因此,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地阿拉伯和委内瑞拉于1960年在巴格达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OPEC,旨在于对抗西方国家长期垄断的原油供应市场。如今的OPEC成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一些主要石油生产国的国际性石油组织,控制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油源,也因此操控了油价的上升与下跌,造成了与非OPEC国家之间矛盾日益深化。

石油是国家迈向先进经济体系需要依赖的要素,没有国家愿意受到另一个国家用石油价格操控他们的命运,于是从石油价格竞争到美国发动中东地区战争也未曾停止,战争总是掀起石油价格暴涨,而生产商又可从中捞一笔利润。

回顾世界所面临的三次石油危机,每一次都是由石油疯狂上涨带来全球经济放缓的状态,更对依靠工业发展转型经济的国家带来严重的滞缓,致使非产油国也一直都在找寻减少依靠石油的方案,摆脱这些石油大国对他们命运的主宰。

这次是因为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放缓,让争夺的石油产国终于踢到了跌板,一场病毒的战争打击了石油的价格。

事实上,病毒也不是导致油价呈现负值的罪魁祸首。早在2014年就开始有石油产量过剩的问题。OPEC的成员国家一直努力减产以解决问题,甚至在2016年发展出OPEC+的机制,将产油的俄罗斯也拉进减产大队,却让生产页岩油的美国趁机增加了产量,获得更多的利益。

OPEC+的减产协议一直不稳定,不只是俄罗斯的问题,沙地阿拉伯在去年也曾撕毁关于上半年日产量减少80万桶的协议。总体而言,OPEC国家不愿见到自己减产后,还让西方国家捡到便宜,于是,减产的重点也不自觉放在市场份额重划的盘算,故此在全球经济已经衰退的3月份,各国根本还不想放弃市场份额的争夺战。

这一次主要是产油商面临的危机,对整条的石油产业链有好有坏。从好的方面看,世界各地的中小型制造商和运输业者可以减少大笔的运输成本。对于一般民众而言,在疫情冲击下的生活开始拮据起来,虽然成品油的价格也随着产量过剩而下降不少,总归对生活的影响不太大,最多体现的是在出行方面。

但大多数的分析者都指出这一次是基于库存饱和而导致原油交割价下跌,说不定到了6月份或者9月过后,库存问题解决了就可以恢复预估为20美元的正常交割价。换句话说,所谓的负值时代只是暂时的。然而,库存饱和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全球的需求量减少,而今多个国家处在停工状态,负值时代的结束应该就是尽快的启动复工计划吧。难怪美国的特朗普对复工计划信心满满,为了挽救负值的油价,应该不太多人阻止在疫情面前冒险复工吧。

作者 : 黄婉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