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7 07:00:00  2260553

【宅经济/1】宅经济火红崛起

周刊专题




2020年3月18日,我国正式开启行动管制模式,除了超市、药店、有盖固定巴刹等提供日常必需品的场所,许多公共场所一律关闭,餐饮业不许堂食只许外卖,以尽量减少感染人群。

经济活动近乎停摆,许多人面临手停口停的困境坐困愁城。然而以外卖为主的“宅经济”却蓬勃发展,传统实体商家纷纷转战网络,为自己开辟一条生路。

“呜~~呜~~呜~~”

上午11时沙亚南巴刹上空响起了警报声,提醒还在营业的小贩该准备收摊,中午12时以前清理干净并离开巴刹。

实际上,这样的警报声从3月18日起,每日早上6时开始,每隔一小时便会响一次,巴刹的小贩已经习以为常。

由于实施行动管制,大部分家庭成员待在家中,以致粮食消耗的速度倍增,除了超市,巴刹也成了民众购买食材、囤货的地方,因此这时候的沙亚南巴刹小贩竟是比平时还要忙碌。为了避免人群拥挤,出现人潮的摊位有辅警在一旁维持秩序,每一个摊子不允许超过5个员工。

“简直比过年还要忙碌。”他们如是说,几乎每个小贩脸上都挂着遮掩不住的倦色。

人们蜂拥前来,顾不上保持1公尺的社交距离,眼前看到什么就买什么,赶紧付钱了事。

偶尔还能听到一些主妇抱怨说:“上周买的菜,基本坚持不了多久。孩子都在家里,我感觉(我)骨头都要被他们吃掉了(客家话,意即要被吃穷了)。”有者更形容这场景像极了513戒严的时候。



疫情对于许多依赖上门消费的业者来说非常艰难。
疫情对于许多依赖上门消费的业者来说非常艰难。



从实体扩展到网络,生意额翻倍

11时45分,售卖火锅冷冻食品的丹尼(化名)收完了摊子,但这不意味着他的工作已经结束,因为接下来他还要给前一天在网上下单的客户送货。

在实施行动管制前两天,他和太太妮可已经准备在网上接收订单,提供送货上门服务。起初只是小范围地在朋友圈里接单,随后脸书上出现大量的外送专页,他们加入其中一个地区的外送专页发贴文后,反应非常热烈,瞬间接获约400宗订单。

“有时我太太抄写订单会抄到半夜3点。”

妮可这里刚睡下,那里丹尼就得起床。他一大早给小超市送完货,6时前到巴刹准备开档,如此忙碌到中午12时,丹尼回到家,往往午饭都顾不上吃,就开着车一家家去送货,下午4时还得等着父亲补货后,再挑拣货物装袋,又继续出门送货,一直到晚上8时,才有机会稍事休息坐下吃饭。

“从18日开始,一直忙到现在,大概3个星期以来都没有休息过。”他说。

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在网络经营生意,将实体业务扩展到网上,以免在行动管制期间,巴刹必须关闭,导致收入全无坐吃山崩。

幸运的是,沙亚南巴刹是固定的有盖摊位,不在关闭的范围之内,但是网络业务既然已经开头且订单量大,也唯有持续经营以增加收入。

“单单是甲洞一带,我已经送不及。”



这场战争到底还要打多久,我们不知,商家只能见机行事,利用科技来续命。
这场战争到底还要打多久,我们不知,商家只能见机行事,利用科技来续命。




“外卖”经济在行动管制期限崛起。
“外卖”经济在行动管制期限崛起。



鸡鸭鱼肉海鲜网上卖

随手点开其中一个地区的外卖专页,我们会发现丹尼不是唯一一个将业务转向网络的人。局势逼迫停留在原地的人们往前迈进,将线下转到了线上。

“新鲜猪肉外送,50令吉以上免运费”、“甲洞某茶室猪肠粉,今天下单明天自取”、“烧卖、叉烧包、豆沙包等点心,30令吉以上接单”、“桂花桃胶龙眼、豆腐龙眼、豆腐花、豆浆,今天下单明天送”,诸如此类的帖子满满当当。

平日里我们在巴刹、街边可见的商品,比如蛋糕、油条、豆腐花、菜粿、沙爹,甚至是鸡鸭鱼肉都能在专页上找到,人们可以通过WhatsApp下单,由店主送货上门,仿佛成了虚拟巴刹或夜市。

这一方面解决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另一方面让商贩在这艰难时刻赚钱维生,这也是温思娥和她的团队创办VTapau的原因。



这群年轻人在短短14天内创立小贩和小商家的生计平台VTapau,希望与大家携手共度时艰。
这群年轻人在短短14天内创立小贩和小商家的生计平台VTapau,希望与大家携手共度时艰。




温思娥笑说,近期在VTapau的热门商品是蛋糕。不知是否大家想要在苦中找点甜呢?
温思娥笑说,近期在VTapau的热门商品是蛋糕。不知是否大家想要在苦中找点甜呢?



为了留住大马文化

VTapau是一个为小贩、商家创立的免费平台,业者可以将自己的商品上传到该网站,然后消费者能通过该网站搜寻自己想吃的、想买的物品,直接联系业者下单。

这听起来,好像与市面上常见的数个外卖App没什么区别,但是使用这个平台的业者,实际上就是上述传统市场的小商家。

“很多外卖平台是要抽取佣金的,我们更多的是考虑到无法支付佣金的业者。”VTapau创办人兼营运总监温思娥解释道。

温思娥另一身分是我国民宿连锁品牌Victoria Home的创办人兼首席营运长。她坦言这次疫情对他们经营的民宿造成很大的影响,入住率几乎为零。

“我们一直有一个愿景,是想要将衣食住行贯穿在一起,只是之前一直专注做‘住’这方面。当行动管制刚开始,我们很痛苦,不知道要怎么做,看到这样会感到害怕。”

疫情带来打击,但同时也将他们带到另一个转折点,一个卖板面的安娣成了启发他们的缪斯女神。

“有一天我和搭档回到公司附近,突然想吃板面,就顺便跟那个卖板面的安娣聊了一下,我们发现到这些小型的餐厅或小贩,他们跟我们一样惨的。之前我们一直在做‘住’的平台,所以我们想到小贩也有需求,他们也需要帮助。”

“试想想,如果疫情之下,所有肉骨茶、炒粿条、板面的小贩没有收入,都倒闭了,疫情过后的马来西亚,就已经不是马来西亚。因为马来西亚文化消失了。”


14天创立外卖平台,帮助小贩卖吃

出于抢救大马美食文化以及帮助小贩度过难关的心情,她和搭档们在行动管制启动前几天开始着手筹备建立VTapau,从策划到平台上线,全程只用了14天。

但是,当初宣布行动管制时,期限实际上也只有14天,难道他们不担心平台上线时,行动管制已经结束,派不上用场吗?

“我们相信就算行动管制令结束之后,大家还是会恐惧外出和人接触。有业者告诉我们,即使是疫情过去了,要恢复到之前的销售量还需要一段时间。”

她坦承,目前这个平台的功能处于很基础的阶段,希望能一边运营一边修正,目前已经有一千七百多名商贩的信息上载到网上,而用户亦达到两万多人。

“我们明白这是一场跟时间赛跑的战争,所以有些小贩是我们在网上看到他们的外卖信息后,就先把他们的资料上传到平台,之后再打电话联系他们。因此有些小贩在成功卖出食品后,特意联络我们致谢。”

在行动管制令开始启动时,部分小贩每日销售额少于5宗,但是当他们的信息在VTapau刊载之后,平均每日销售额可以达到30至50宗,虽然只有部分与该平台配合度最高的小贩可取得如此大增幅,却无形中透露出网络销售的可行。

另外,除了雪兰莪、吉隆坡、马六甲、槟城、柔佛,他们也将目光放到其他市镇的小贩和居民,希望能照顾到这些“外卖沙漠”地带的人们。

“好像吉兰丹、玻璃市、山打根等等这些地区,我们亦有提供服务。因为他们也很需要找吃。现在是雪隆区小贩人数入驻最多,其他地区在逐步跟上。”



疫情的骤然来袭,杀得传统零售业者一个措手不及,经过短暂的停摆,当中许多人纷纷将业务转移到网上。
疫情的骤然来袭,杀得传统零售业者一个措手不及,经过短暂的停摆,当中许多人纷纷将业务转移到网上。




如今鸡鸭鱼肉已经能在网上买到,并送货上门,疫情迫使传统的小贩转变营业模式。
如今鸡鸭鱼肉已经能在网上买到,并送货上门,疫情迫使传统的小贩转变营业模式。

延伸阅读:

【宅经济/2】外卖服务商机夯

【宅经济/3】一场疫情带来的改变:网购外卖进驻生活



作者 : 叶洢颖、摄影:林毅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