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7 07:00:00  2260554
【宅经济/3】一场疫情带来的改变:网购外卖进驻生活
周刊专题




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不只改变了商业经济模式,转向网络寻觅商机走出困境,也改变了人民的生活与消费习惯。

在这个不能随便出门的大环境下,也有人被逼跟上科技的潮流,投进外卖服务、网购、网上转账的蓝海里。

虽然网络的兴起和随之而来的便利,让人们开始使用网络来购物或订餐,足不出户就能搞定所有生活需求,但是在马来西亚,还是会有更多人喜欢亲自到商场购买商品,或到餐厅堂食。

只是经过这次漫长的行动管制,用户的使用习惯是否能趁机培养起来呢?业者吴士湘和温思娥都认为:可以 。

吴士湘认为,外卖行业至今还算是崭新的领域,尽管我们可以看到相关行业在世界各地所增长,但马来西亚则是刚刚起步,而行动管制促使更多此前从未用过外卖服务的人开始使用。

“因为这行业对大家来说还是非常新的领域,以致于人们还在探索它的便利性,我相信在行动管制期限结束后,人们会继续使用外卖服务。”

温思娥则表示,政府推出不少鼓励人民无现金交易以及网络购物的政策,比如前朝政府派发30令吉的电子钱包红包,现任政府推行行动管制令期间网络免费使用等等,所以她觉得马来西亚人将会慢慢地接纳无现金以及外卖模式。

“包括小贩也会越来越接受无现金交易。他们现在也很害怕收现金,担心病毒附在钞票上。”

部分小贩也跟她反映,即便行动管制期限结束,相信人们对病毒仍心有余悸,而不愿出门,因此他们门店的生意额在短期内很难恢复,于是会考虑继续网上接订单、外卖的模式。

那消费者又是怎么想的呢?



虽然很多实体店拥护者表示他们更喜欢上门消费,但是经此一役后已经学会如何使用外卖程序。
虽然很多实体店拥护者表示他们更喜欢上门消费,但是经此一役后已经学会如何使用外卖程序。



从抗拒变外卖“达人”

自从政府宣布从3月18日起实施行动管制,祖儿(化名)就成为居家办公大军的一员。

在行动管制之前,她对网购、外卖服务一窍不通且不热衷。比起在网上面对海量的选择、在家坐等货物送上门的便利,她更喜欢亲自开车去商场或门店逛街,触摸一件件商品,感受商品的质感。

“我以前是那种很抗拒用网购、网上转账等网络业务的人。现在会用网上转账,一旦学会了网上转账,也跟着学会网购了。”

从前的手机页面干干净净,没有太多app的图标,现在手机装好多如麦当劳、肯德基等多家商店外卖或网购的app。

怎么不用外卖平台的app呢?不但节省空间,无需安装多个app,还有除了这些餐厅之外的更多选择,这不是懒人的福音吗?又何必单独安装那么多的app?我好奇问道。

“我没有通过外卖平台下单。如果你直接在品牌餐厅的app订餐,消费超过某个数额,运费就可以免掉,所以若我想要预定快餐,我肯定会直接在快餐店的app下单。平时我周一到周五都是自己煮饭,周六周日时孩子会想吃快餐,我才会叫外卖。”

唯一能让她使用外卖平台下单的,只有珍珠奶茶。

“我很爱喝珍珠奶茶,现在没法出门去买,只好用外卖平台。最近在朋友的推荐下我又加入了一个脸书外卖群组,上面有很多卖吃的,我就在那里下单买了福建面外卖。”

是啊,在这个时候,之前随处可见随时能吃到的炒粿条、福建面、广府鸳鸯、滑蛋河、亚叁叻沙、咖哩面等茶室餐点,现在是想吃也吃不到的稀罕物,着实叫人魂萦梦牵。

明明人就在马来西亚,现在活成了异国他乡的游子,好不容易在脸书专页上看到可供外卖的商家,祖儿毫不犹豫地在外卖的道路上往前又迈了一步。

“他们(炒面档主)现在也能送货上门,但是运费比较贵,要8令吉。现在行动管制没有办法,因为真的煮到怕,像我点的福建面水准一般,可是也没有办法。我跟家人说,这种时候不能嫌。”

在全程访问中,“没有办法”是出现频率最高的4个字,满满的无奈和将就。



祖儿认为,即使外卖很方便,但是依然觉得比堂食逊色。
祖儿认为,即使外卖很方便,但是依然觉得比堂食逊色。



网购踩过雷,经验惨痛

除了点外卖,“实体店拥护者”的祖儿这次亦破例尝试在购物平台购买了一款三百多令吉的烘焙炉,不过她心中仍有些忐忑。

“我的朋友之前就是很喜欢网购,我很好奇问你这样真的可以吗?连鞋子、榴梿都可以在网上买,我是不行的。但现在我买个烘焙炉只能去网站买,功能不了解,好不好用都不知道。”

让祖儿对网购如此忐忑的原因,是由于过去尝试淘宝网购衣服踩过雷,货不对板的经验给她留下了阴影。

“试过几次收到的衣服是款式好看,可是质量不好,所以我很少买了。”

相信这种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巨大反差感,是很多网购的人或多或少碰到过,被伤害过的感情和信任如何能短期内修复呢?于是对于她为何抵触网购也不是有多么难以理解。

最近又一次被网购伤害感情的经验是在体验某大型超市的送货上门服务,“讲到这个超市网购,我就生气。”她余怒未消地说。

行动管制令开始后,在丈夫的建议下,她使用大型超市的订货app购买家庭必需品。结果她耗费了一小时终于将所有需要的商品都点选完毕,准备付款时才发现送货的时段已经爆满。

“我用了一个多小时,按了一大堆东西之后,才显示到4月底都没有可送货的时段。假到死!最后还得让我丈夫自己出去买。”这种惨痛经验,是何等熟悉。

一般上民众都愿意遵循政府的指示,想要乖乖待在家为国家贡献,奈何大型超市的物流服务跟不上市场需求。



疫情之后,你还会选择点外卖吗?
疫情之后,你还会选择点外卖吗?



依然喜欢到店购物

尽管在这段时间,祖儿对于某外卖平台给予不错的评价,只是她坦承行动管制期限结束后,她可能会减少网上购物或叫外卖。

“因为外卖送过来的东西,再怎么样,口感还是会有差。”

此外,就算是连锁的珍珠奶茶店,每一家店的制作水平也有所不同。祖儿偏爱的珍奶口味,就不在外卖范围之内。

“外卖送过来的是A地区分店,珍珠口感比较硬;我个人喜欢B地区的分店。所以行动管制期结束后,我还是会坚持上门购物。现在是没办法,逼不得已。现在出去买要排队,运费再贵也只能给了,自己又想吃,不然怎样?”

她悠悠地抱怨道,她从前都是到银行的ATM转账,现在学会用网络转账,就因为网络转账太方便,每天如此摁一摁手机,银行账户的余额也越来越少。

“以前你想要买点什么,就要特地跑到银行去转账,会觉得麻烦,自然就少买东西。现在太方便了。”

如此看来,用户习惯并非在一朝一夕地养成。

可是当她开始如数家珍地告诉我,在哪个app订购外卖比较便宜、买什么的运费比较高,不到一个月时间让一个原本抗拒网络购物和网络转账,并对此毫无概念的人,迅速学会了相关技能,却又充分显示出“为势所逼”这4个字的巨大能量和人类的“潜能”。



平时随意随时可吃到街边美食,如今可望不可及。
平时随意随时可吃到街边美食,如今可望不可及。



后记:结合实体与虚拟,开拓出更大商机

截稿前,我国进入第三阶段的行动管制,原本正常营业的沙亚南巴刹,如今已被拉上封条,进出口各留下一个。从早上7点左右,警察便开始站岗控制进入巴刹采购的人流量,除却60岁以上的老人,基本每个人得排队至少30分钟才能入内。

当处处都大排长龙时,会不会有更多人转而采用网购和外卖的方式,并且从此习以为常呢?我们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学会”在网上销售商品的业者,以及网购、外卖的消费者会越来越多,却不妨碍他们同时也是实体店的拥护者,由此可见两者可以共生共存,甚至是互相助力。

急促短暂的行动管制期让业者学会转战网络市场,而如何将实体店和虚拟商店结合,发挥出更大的能量。开辟新的天地抑或止步于此,就看业者对于未来的规划和展望。希望更多中小型企业的业者,可以顺利渡过这次滔天巨浪,疫情过后,我们能再次相见。



消费者在进入巴刹前需要量体温和消毒。
消费者在进入巴刹前需要量体温和消毒。


图:受访者提供


延伸阅读:

【宅经济/1】宅经济火红崛起

【宅经济/2】外卖服务商机夯

作者 : 叶洢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