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30 07:00:00  2261807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2】大马人在越南.在越南成家立业 育儿教导勿忘原乡根
专题

他们在人生最有冲劲的年华前往越南打拼。人生地不熟?无妨,语言、饮食、工作的习惯和文化最终都一一克服和适应了。事业渐上轨道,爱情也降临,他们在异国结识生命中的伴侣。

一段跨国恋情,家庭、国情、文化背景各异,很多细节待两人慢慢磨合,一起跨越。没关系,爱情万岁。这是他们的马越爱情故事……

●报道:白慧琪
●摄影:黄冰冰
●影音:彭愉雯

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刘彬辉和工程顾问公司TW-Asia林仅强后来都在越南成家,当上越南女婿。他们都是在工作中结识太太,谱出跨国恋曲,结婚生子组织家庭。

林仅强的太太范阮美蓉是建筑师,两人在做项目时认识,于2012年结婚,2014年生下儿子林敬原。林敬原从小接受三语教育,爸爸和他说华语,妈妈和他说越语,在国际学校则讲英语。林仅强是独中生,有深刻的马来西亚华人认同感,因此非常重视华文华语,也请家教教导儿子。虽然在越南生活,他希望儿子的认同感是马来西亚人。

每个月,他都会带妻儿回柔佛古来父母的住家。范阮美蓉觉得,马来西亚跟越南很接近,她很快就适应。而儿子敬原虽然年纪小小,却懂得越南、马来西亚两处家的地理位置。

“一开始,我的母亲并不能接受外国女婿,见了面后她很喜欢,才接受他。”范阮美蓉对林仅强赞赏有加,夸他很有礼貌、温柔顾家、有责任感。虽然平日工作到很晚,周末他都会把时间留给家人,带儿子去学跆拳道、上儿童健身房,或去附近城镇游玩。

林仅强透过和太太家人相处发现,越南家庭的凝聚力很强,重视长幼尊卑。和华人一样,越南人也庆祝农历新年、端午节、中秋节等。范阮美蓉的家乡在越南中部,还保有祖先祠堂,每年祖先忌日成了家族聚会。

越南重视妇女,除了3月8日的国际妇女节,还庆祝10月20日越南妇女节。“岳父每次都会提醒我,有几次在乡下,跟岳父一起选花,他们(越南人)有这个习惯。”林仅强才用华语分享,范阮美蓉就以英语投诉,“这些节日他都没有买花给我,除了生日,还有唯一一次在家乡,我爸爸买花送妈妈,他就跟着买了。”

哈,还是别谈这个话题了!

范阮美蓉对林仅强赞赏有加,夸他很有礼貌、温柔顾家、有责任感。    
范阮美蓉对林仅强赞赏有加,夸他很有礼貌、温柔顾家、有责任感。



林仅强都会把周末时间留给家人,陪儿子运动、弹琴。    
林仅强都会把周末时间留给家人,陪儿子运动、弹琴。



林敬原(左)从小接受三语教育,林仅强和他说华语,妈妈和他说越语,在国际学校则讲英语。    
林敬原(左)从小接受三语教育,林仅强和他说华语,妈妈和他说越语,在国际学校则讲英语。





尴尬的身分认同感

刘彬辉和太太武氏明原是同事,两人交往1年半后结婚,育有女儿刘欣宁和儿子刘智斌。同样的,在马越跨国家庭里,小孩和妈妈说越语,跟爸爸说华语,在国际学校讲英语。刘彬辉同样重视华语,请了中国老师当家教。此外,他也亲自教导子女简单的马来文,“毕竟是马来西亚人,他们回去可能会用到。”

刘彬辉是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    
刘彬辉是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



胡志明市立博物馆展示越南传统婚礼。    
胡志明市立博物馆展示越南传统婚礼。





他一直灌输子女是马来西亚人,比如学校举行文化节,他会替孩子准备马来服装,展示马来西亚特色。他也常常带他们回马探望爷爷奶奶,但毕竟孩子长期在越南生活,认同感有点尴尬。举个例子,越南人疯迷足球,就在2018年12月的铃木杯东南亚足球赛决赛,越南对垒马来西亚,刘彬辉当然支持大马,但是女儿跟随妈妈支持越南队。“其实孩子觉得自己很特别,结合了两国不同特色,等他们长大再自行选择国籍。”

谈起夫妻俩的跨国恋情,刘彬辉坦言太太的家庭非常传统,一开始对外国女婿有点抗拒,见了面几次,也邀请岳父岳母到马来西亚了解家庭情况,才慢慢接受。“第一次见家长时我很紧张,因为他们担心女儿,他们家真的有亲戚被骗去中国。”

米簿在不在?

越南有句话“你的米簿不见了啊?”,意思是“为什么不开心”。越南战争时期实施粮食配给制,如果米簿不见了就等于没饭吃。马来西亚人觉得战争是很久远以前的事,越南于1955年至1975年经历20年的越战,后又面临1979年与中国的中越战争,进入和平才40年。


越南是东盟中经济发展强劲的国家。    
越南是东盟中经济发展强劲的国家。



越南人喜欢在五脚基坐矮凳品尝咖啡。    
越南人喜欢在五脚基坐矮凳品尝咖啡。



因此,刘彬辉与武氏明虽然年纪相仿,但成长背景相差很大。武氏明属于战后一代,父母特别重视教育,觉得只有受教育才能改变生活。她非常节俭,生活上一些小细节会特别严厉,例如离开房间就一定得关灯。“她小时候的生活跟我父亲很像,家里养猪,时常不够粮食;我出世时就有彩色照片,太太没有,我小时候的生活就像现在我孩子的,常常外出吃饭。”


刘彬辉说,现在越南国家领袖都介于40至50岁,是经历过战争或战后一代,非常积极要脱贫。他相信,再过一代,越南人就能过着很富裕的生活。


延伸阅读: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1】大马人在越南.一步一脚印 陪着越南经济起飞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3】大马人在越南.留连难舍 越南人情味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4】今日越南华人.百年古庙 见证华人南迁脚踪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3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