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8 16:38:28  2261909
6年深耕1英亩·废田变成桃花园
沙巴特写

报道/王丽萍

■部分照片由苏温翔提供

许多来到婆罗洲生态之家(Borneo Eco-House)的访客都会感到难以置信,绿意盎然的1英亩面积土地住着一家六口,有池塘、养燕、养蜂、有迷你水族馆、生态水草馆、种植鲍鱼菇,还养了许多动物,而在约6年前,这里只不过是一片荒废的稻田。

绿意盎然的婆罗洲生态之家原本是一片荒置的稻田。
绿意盎然的婆罗洲生态之家原本是一片荒置的稻田。

小绿地成保护网

近年来,渐渐吸引访客到访的婆罗洲生态之家今年3月也配合防堵冠病疫情扩张而实行的行动管制令而暂停开放,但创办人苏温翔每天在脸书专页上载位于担波罗里郊区的日常,采集鲍鱼菇、清理土地种菜、种水草、打理生态鱼缸等,不必出门,这里的一切可让他们一家维持生活一段时间,6年来努力经营的小绿地织成了一张保护网。

时间回到2014年,这里还是一片荒废的稻田地。来自吉隆坡,并曾在外国任职酒店高层也是一名大自然爱好者的苏温翔,在征得太太的同意后,毅然决然放弃在亚庇的生活和城市的便利与舒适,来到担波罗里的双溪达密村(Kampung Sungai Damit),把荒田填了,实验打造自然小天地。

婆罗洲生态之家创办人苏温翔视所有动物为生态之家的一份子。
婆罗洲生态之家创办人苏温翔视所有动物为生态之家的一份子。

很多人认为城市生活比较好,但苏温翔经常有个疑问,即人类可以破坏大自然,而大自然是否能被修复?他想做这样的一个实验,即使不知道答案,也不知会不会成功,而这场“实验”在很多朋友眼里形如豪赌,失败的机率比较高。

面对一块空地,他和太太开始不断种很多的树,但面对很多挑战;由于以前是湿地,雨季时淹水,把他们所种的植物淹死,旱季时,植物则都枯死。他们边做边从错误中学习,比如在不同环境条件或季节时如可做和做什么,比如喜水的植物种植有水的地方,渐渐的空地变得充满绿意,空气也变得更凉爽。

婆罗洲生态之家从2015年开放予民众参观至今5年,有追踪其脸书专页的人不难发现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变化,以至近年来至行管令实行之前,经常有人登门造访参观,以及参与所主办的活动与工作坊。

在生态之家处处可见的生态鱼缸。
在生态之家处处可见的生态鱼缸。

“这几年来,有很多人来,对我们在只有1英亩的土地上,可以做那么多事,如燕屋、养蜂、鸡羊、兔子、种菇,还有几个池塘等,觉得不可思议,因为1英亩的地一般上人可能只做一样东西或单一作物。”

也有访客看到他们做到了,觉得好像很容易和很轻松,但苏温翔知道看起来容易的却是经过了很多的错误,“有很多人的地比我们的更大更好,却空置着,婆罗洲生态之家希望能提供他们参考,有的来到这里获得启发,开始想要在自己的土地做一些事。”

他表示,很多人一面对问题就要用药去解决,但他会告诉他们还有其他办法,因为大自然本来就是不必用药的,否则只会对大自然造成伤害,而生态之家可说是一个研究,当人们面对问题时,可以来参考,并善加利用他们的土地。

小生态鱼缸为到访者增加信心。
小生态鱼缸为到访者增加信心。

大自然需要水草存在

也是一名水草达人的苏温翔表示,沙巴有很多大自然,很多人却对大自然感到陌生,不知道整个生态的保护,以及保护来做什么,而在生态之家就是向大自然学习。

他几年前在宾苏洛(Binsuluk)的路边发现一个正在开发的油棕园旁边有一片尚未受干扰的湿地,长有各种不同种类的水草,约300平方公尺的湿地水质清澈干净,有鱼有水草,可见不受干扰的大自然是很漂亮的,“如果我从来没有看到宾苏洛的画面,就不会知道大自然是那么美。”

后来该美丽的湿地因棕油园而受破坏和改变,那个画面让他经常想到是否可以把大自然重新建回来,因此,在生态之家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生态鱼缸,里面有石头、木头、泥土、水草和鱼,就和宾苏洛路旁所看到的画面一样。

因冠病疫情而实行行动管制令期间,苏温翔所种植的苞鱼菇正好提供一家的食物需求。
因冠病疫情而实行行动管制令期间,苏温翔所种植的苞鱼菇正好提供一家的食物需求。

苏温翔表示,自然生态鱼缸不用电动泵和过滤器,原理就像大自然的河,即需要4个元素,金、木、水、火、土,分别代表石头、木和水草、太阳及泥土,并让这些元素达到平衡,水就会清澈、完美,鱼与水草也可存活。

“很多人不知如何做生态鱼缸,买了鱼缸回家结果几乎都一样,最后都是放进储存室,生态之家做了很多自然生态鱼缸,就是让访客有信心,其实不管大小,每个生态鱼缸都可以回复或形成自然状态。”

苏温翔表示,人们喜欢把认为不漂亮的草拔掉,其实那跟树一样,有时树是保护整个生态的最重要支柱,一旦把树砍掉,整个生态就会跨掉,对于水里的生态也一样,如果把不漂亮的水草拔掉,可能将击垮整个生态。

生态之家的菏花池。
生态之家的菏花池。

“大自然不需要人类,而是人类却需要大自然。有时大自然会有一个阶段是不漂亮的。如果去干扰它,就会被破坏。它自己会有办法改变和取得平衡,从不漂亮到漂亮,这是我们这一路来学到的。”

他也表示,很多人在保护其他东西,而在生态之家保护的是水草,只要去到任何地方,看到水草都会收集种植,“以前很多人认为我们在浪费时间,但其实不然,现在去河或哪个地还可以看到这些水草?因为不珍惜,这些东西渐渐不见了,如今才有人开始认同我们的做法。”

他指出,大自然需要很多水草的存在,因水草有净化水的作用,但水草却一直受忽略,以致水草受到大肆破坏也越来越少。

生态之家有许多水缸、水池,也提供协助处理蚊子问题的蜻蜓栖息空间。
生态之家有许多水缸、水池,也提供协助处理蚊子问题的蜻蜓栖息空间。

边做边学越是谦卑

从2014至今2020年共6年,他们边做边学,如今虽在许多人眼里他们是成功了,但他和太太并不觉得自己变专家了,反而越来越谦卑,因为一边学习就会越发现自己很多东西都不懂,也发现在大自然之中人类何其渺小。

“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懂,因为我们离开大自然太久、太远了。人类生活到一个程度已不理大自然,认为大自然或动植物要怎样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类想要怎样。”

苏温翔表示生态之家建立的过程花费许多金钱、时间和精力,也走了很多冤枉路,因此,他希望这里将成为自然教育中心,通过开放参观、举办活动、课程和工作坊,让更多人懂及了解关于大自然,并与大自然和谐共处。

“若不分享给更多人知道,单单是我们是保护不到大自然,希望分享给大家以便更有力量,当人们说爱护大自然,如何保护和了解大自然时,他们是懂得真正的意义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