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8 22:00:00  2262236
周本兴.人权是个好东西?
本报特约

隔离,人权没了,

不隔离,人全没了。

英文也是一绝:

Quarantine, No Human Rights,

No Quarantine, No Human Left.

这一句话,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在网络流传开了,在疫情肆虐当儿,当然这是至理名言。

生命的可贵,相比个人的自由,当然是不言而喻。没有生命,何论自由?

根据国安会行管期间的民调显示,人民最渴望自由行动权,接下来是行使宗教如膜拜礼拜的权利,以及生计的权利等等,这些在疫情期间全被政府“褫夺”,城市仿佛一座座死城,也好像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在指定时间必须回家,要不然就会换来囚衣,到时真的没有自由了。

在病毒面前,人类是多么无知,也微不足道。人类有限的知识,对未知的病毒,无助恐惧迷茫,唯有出此下策,有限的自由,时间的限制,一米的距离,居家限制令来控制疫情,降至最低。这无可奈何,也无可厚非。

疫情肆虐之前,希盟内忧外患,最终慕尤丁上位成相,本来净选盟计划号召人民再次上街反抗“后门政府”,可是偏偏生不逢时,遇上了疫情的恶化,两者之间,当然生命要紧,这示威也得作罢。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远走地球的另一边,美国强国,从一开始对病毒抱着信心十足的高姿态,特朗普也是特离谱,对病毒喊话,美国人不怕。之后,病毒扩散,美国成了世界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高居不下,他才知道后果严重,也无知地说消毒液喝下肚消毒,令人啼笑皆非,如今各州实行居家限制令来杜绝病毒,可谓亡羊补牢,是否太迟,还是未知数。

但是对美国人而言,居家限制仿佛是要了他们的命根子,一些人民无惧病毒,成千上万群聚街头,如此的肌肤之亲,小生怕怕,病毒有机可趁,不在话下。一些美国人高喊自由,这是宪法的基本权利和基本需求(freedom is my constitution right and essential), 是愚蠢还是聪明?

在次序颠倒是非不分的时代,一些美国人堪称绝代最佳代言人。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写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句话真的是如此吗?

没有生命,要自由来干嘛?没有生命,何来爱情?

写这句话的诗人已经死了百多年,如今还是有人重蹈覆辙,以自由之名,来换取别人的不自由。哎。

作者 : 周本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