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8 19:10:02 
【独家】兄弟狮城工作 母逝回国隔离·长子获准穿隔离衣奔丧
即时国内
“妈,您一路慢慢走啊”!身穿隔离衣的童明善(中)在母亲灵前跪拜,右一为童金豹,左一身穿隔离衣者为民防队员。
“妈,您一路慢慢走啊”!身穿隔离衣的童明善(中)在母亲灵前跪拜,右一为童金豹,左一身穿隔离衣者为民防队员。


童明善双手合十,站在母亲棺木数米之外参与祭拜仪式,右为负责监督的民防部队队员。
童明善双手合十,站在母亲棺木数米之外参与祭拜仪式,右为负责监督的民防部队队员。

(昔加末28日讯)母亲不幸离世,在新加坡工作的两兄弟在当天回国后,依照规定在新山酒店准备隔离14天时,为兄者在隔离的第3天获得当局通融,在民防部队护送下,身穿著隔离衣一路从新山赶回昔加末的老家,在封棺前赡仰母亲遗容并行跪拜礼后,再返回新山酒店继续隔离。

来自巫罗加什诗笛花园的死者周玉真(70岁)的丈夫童金豹,对《星洲日报》表示,他和太太共育有2名儿子和2名女儿。

他表示,太太于前天(26日)早上去世,在新加坡工作长子和次子火速办理回国手续,并于当天中午约12时30分,被安排入住新山的一家酒店,准备隔离14天。

童明善(右)向家人挥手致意后,就随著民防部队队员(左)登上车子,准备回返新山的隔离酒店。
童明善(右)向家人挥手致意后,就随著民防部队队员(左)登上车子,准备回返新山的隔离酒店。

他对《星洲日报》说,后来,2名儿子向当局申请暂离隔离中心,以便回到昔加末奔丧尽孝,在当局通融下其长子童明善(43岁),获准于今天在母亲的举殡日返家奔丧,而次子则继续在酒店隔离。

民防部队载送

他说,其长子是在民防部队载送下,于今早7时许离开隔离中心,约早上10时回到巫罗加什的住家。

他表示,一名身穿隔离衣的民防部队员先下车,向大家说明规则,这包括:由于获准返乡者仍在隔离期,所以请大家不要靠近。

于是,家人隔著数公尺的距离,用喊话和比手势的方式,与明善进行简单的沟通,例如女儿就叫明善对母亲说:“妈,我回家了”,“妈,您一路慢慢走啊”等。

童金豹︰感谢当局通融让其子返家奔丧,赡仰母亲遗容和跪拜尽孝。
童金豹︰感谢当局通融让其子返家奔丧,赡仰母亲遗容和跪拜尽孝。

他表示,家人和至亲都依据指示,和长子保持距离,而民防部队员则全程监督,以防有人不经意地靠近了。

他说,身穿脸罩、口罩、发罩、鞋罩和整套隔离衣的长子,约10时15分在民防部队员监督中下车,在桌上签下一份意愿书后,就走到灵前给母亲行跪拜礼,和赡仰遗容。

童明善和母亲独处数分钟后走到灵堂外,以参加出殡前的最后仪式。完成致祭仪式后,他再度跪拜在母亲棺木前,起身向家人挥手致意后,就随著民防部队员,约10时40分左右,登上车子,准备回返新山的隔离酒店。

童金豹表示,长媳和孙子因为行管令关系,只能继续留在新加坡而无法回国,幸女儿、次媳和女婿及孙子们都能奔丧。

无论如何,他感谢当局给予通融,让其子能返家奔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