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9 12:00:00  2262275
社工不是奇蹟创造者,但以人为本,能协助改善社会问题
教育导航





社会中涵盖着各种族群、性别及信仰,加上现代社会步伐快速且讲求高效率,难免引起种种社会问题,而社工的存在就是为了协助弱势群体或边缘人士应对困境,以免遭社会遗弃。

要成为社工并不能只拥有热于助人的心,除了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同时也要具备耐心、聆听、接受差异和多元,以及保持学习的正面特质。

●报道:本报 郭慧
●图:本报资料室

马来西亚社工协会(Malaysian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委员李碧娘表示,社工是协助个人、家庭、团体、组织等提升社会功能、应对生活挑战及提高幸福感的专业。

随现代生活越趋复杂,进而衍生出种种社会问题,因此强烈需要社工的专业知识、价值观和道德、技能及介入手法,来帮助人们克服生活挑战,从中改善社会问题或给社会带来转变。

她说,有不少人,甚至是专业人士和政治人物,都基于社工是义工或慈善家的观念,而误以为谁都可成为社工,但要成为专业社工,只有热于助人的心并不足够,还需要具备专业知识、价值观、技能以及正面特质,如耐心、聆听、接受差异和多元及保持学习。

其实社工所涉及的专业知识广泛,其中包括心理学、社会学及社工理论,社工都是依据存在已久,并由心理学、精神病学、社会学及社工专家所撰写的理论来学习和实践。

除此之外,执行任务时,社工也需秉持特定的价值观,就像相信和尊重个人,不因族群、语言、行为、文化或信仰的差异,而有所区别。

尊重所有人,不区別对待

“当有人寻求协助,我们要尊重对方,不能有区别待遇或偏见。这并不表示我们认为所有人都是好人,而是就算他们的行为或许不对,但他们依然是人,有缺点的同时,也拥有优点。我们要专注于优点,不能因他们犯错而一味地批评,贬低他们。”

至于技能方面,基于要跟不同的群体,包括个人、家庭、孩童、吸毒者、社群等交涉,因此除了要学习语言上的沟通技巧,也需要练习用身体语言表达关心,还有学习访问手法,以从寻求协助者身上获取准确的资讯。当然少不了辅导技能,当中包含聆听、帮当事人整合和厘清想法、协助当事人面对伤痛等。

她透露,目前我国有6所本地公立大学提供社工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其中有理科大学(USM)、北方大学(UUM)、国立大学(UKM)、砂拉越大学(UNIMAS)、沙巴大学(UMS)和苏丹再纳阿比丁大学(UniSZA)。

其余两所有提供社工相关联课程的本地公立大学包括马来亚大学(UM)的社会管理学士课程,以及博特拉大学(UPM)的人类发展学士课程。

而吉隆坡卫理学院是本地唯一提供社工文凭课程的学府,录取资格为在SPM中至少考获3科优等(Credit)。完成学业后,毕业生还有机会申请到公立大学或国外大学,继续攻读学士学位。

李碧娘说,要成为专业社工,只有热于助人的心并不足够,还需要具备专业知识、价值观、技能,以及正面特质。
李碧娘说,要成为专业社工,只有热于助人的心并不足够,还需要具备专业知识、价值观、技能,以及正面特质。





社工是指引者,助人解决问题

李碧娘解释,社工的工作不仅仅是提供金钱上的支援和心理上的支持,更多的是指引寻求协助者解决问题的方式,好让他们变得更强大和独立。

“人们陷入悲伤时,思想容易混淆,我们就要尝试协助他们整理思绪,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就像面临财务困难,问题根源可能出在财务管理不善、无法长时间从事一份工作等,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财务困境。”

同时,社工也会帮忙寻求协助者学习理财技能、寻找工作,甚至是上一些训练课程提升本身技能,以找到收入更好的工作,过上正常的生活。

然而,社工只能给予建议,不能强迫他们接受解决问题的方案,“每个人成长于不同的生活背景,我们尊重他们的价值观,但也会给他们知道解决问题的其他方法。最终决定还是在他们身上,要是他们一意孤行,我们也无能为力,社工并不是奇迹创造者,有时我们也必须承认无法帮助某些人。”

她补充,除非是精神病患,不然每个人的行为和思想背后都有一定的原因,所以社工的其中一项责任是要深入了解当中缘由,这样才能以尊重和关爱的方式给予寻求协助者援助。

“社工的主要角色就是提升个人、家庭、团体或社群的社会功能,进而改善社会问题,要是家庭系统运作良好,社会的氛围也会维持得好,人们亦会保持正面的交流,但只要有一个群体产生问题,就会导致整个社区被不安的感觉包围,进一步影响人们的行为。”

社工是一门专业,须保持终生学习

李碧娘透露,社工能服务的单位包括公立或私立社会服务机构、医院社会工作局、非政府组织等,涉及的领域包括孩童及家庭福利、青少年犯罪、残障、家暴、毒瘾等。拥有硕士资格的社工也能选择加入教育领域,抑或从事社会研究工作。

“学校是社工尚未能进入的领域,尽管学校里有辅导老师,但他们仅限于学校体制内跟学生交集,而社工其实可以被安置在县级教育机构里,拥有更大的空间处理学生问题。”

她认为,要是学生发生任何状况,不能只跟学生交谈,也应该要跟他们的家人见面,深入了解他们的家庭背景,以更清楚知道学生的问题所在,并在家人的支持之下,一起解决学生的问题。

基于社会存在着种种问题,她说,全世界的社工都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挑战,其中包括生命受威胁,“几年前,在英国曾有社工被有暴力倾向的服务对象杀害。我本身也试过在寻求协助者决定离开家暴她的丈夫后,她的丈夫找上门来恐吓我。”

因此对社工而言,拥有支持很重要,并不会让社工独自工作,“我们需要有人可以分享内心的恐惧,还有讨论处理个案的合适方法,所以我们坚持要有资深社工从旁督导和聆听,同时也能从中学习及提升自我。”

她提醒,社工如同其他专业,必须保持终生学习,比如出席研讨会,接触最新的知识和研究,或者是参加相关训练课程,建立自身专业水平。

另一个难题是,本地社工领域缺乏工作机会,导致许多毕业生因找不到工作,而到国外发展,抑或选择从事其他领域工作。

“社工目前在我国仍未有专业资格认证,只要有帮助别人,就算没经过训练,也可称为社工,所以我们希望社工专业法案能尽快通过,这样才能设立全国社工协会来监督社工的操作,确保只有拥有相关知识、价值观和技能的符合资格者,方能注册成为社工。”


作者 : 郭慧筠(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