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4 14:31:00  2265185
油气业愁眉不展(第二篇)
焦点策划
(图:123RF)
(图:123RF)

全球市场疲弱之际,沙地及俄罗斯引爆油价崩跌危机,对大马经济及油市可说是“雪上加霜”,冲击大马经济及马股油气股,这时油价是否已经见底,该如何做出新部署,才能避凶趋吉以求灾难财?

供应过剩‧钱景不乐观

今次沙地阿拉伯及俄罗斯石油价危机解套,分析员认为,对大马油气业来说,这仍难全面抵销供应过剩的局面,加上国家石油也将减产,相应减少资本开销降低油气活动,使本地油气业及相关行业前景,仍不敢过于乐观。

短期内分析员看好这项限制石油供应解套的新发展,特别是比市场预期还来得早,惟全球对石油需求仍是市场担心关键问题,对大马整体油气领域保持“减码”评级。

面对新工程合约缩减危险

艾芬黄氏研究就预测,国家石油料将相应地减少资本开销,减少油气业领域活动。这意味着本地油气股于石油危机解决的“好消息”后,仍然面对新工程合约缩减的危险,甚至目前手握的合约价值也可能重新检讨削减,使盈利赚幅及盈利表现不容乐观。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于今年4月7日发表的数字显示,若是没有新的石油减产配套,预料全球石油市场于2020年首季及第二季的产量过剩,分别每日达到570万及1140万桶,比较其不包括冠状病毒病疫情因素在内的3月时的预测,则是每日仅为过剩150万至190万桶之间。

马银行研究油气分析员指出,在目前全球市场的非常时期,石油减产是符合逻辑及在所难免。

若不采取行动,全球石油储存量将在今年中达到饱和,即原本预期今年第二季的产量过剩将达到每日1470万桶,使全球储存量将达到13亿桶。由于石油储存已到顶限,减产是必要行动。

石油贸易商托克估计,受到疫情冲击,全球石油需求可能每天减少3000万桶或下降37%,而油盟+(OPEC+)仅减产1000万桶,不足以防止油价回落至每桶30美元以下压力。

大马投行指出,今年以来布兰特油价平均为每桶49美元,目前在30美元左右水平徘徊,再度走下坡,因此将2020年油价预测从40至45美元,下调到35至40美元。

大马研究认为,除了储油业者,大马大部分油气业者将受到负面冲击。上游业者如VELESTO能源、沙布拉能源及阿玛达等,将受到油价下跌的重击。接下来为装配业者和岸外支援供应商,服务供应商如戴乐集团(DIALOG,7277,主板能源组)则将从储油终站需求升高中受惠。

在可预见未来,油价和企业盈利将比之前的危机时期更糟糕,本地油气公司的财务将紧缩。

减产无法全面抵销供应过剩达证券对最新进展持中和看法。正面的是,减产可部分纾解目前供应过剩的局面,同时石油生产国再次合作也是一大胜利。但负面的是,隐忧仍在,疫情继续打击需求,库存升高,减产仍然无法全面抵销供应过剩的局面。该行保持预测油价为40美元和对该领域的“中和”评级。

大马石油收入料跌至300亿

大众研究预测,随着国际原油市场需求及油价下跌,大马政府2020年的石油收入将下跌至300亿令吉,2019年为400亿令吉。该行预测2020年布兰特石油每桶介于35至39美元之间,国行预测介于25至35美元。惟若是马币汇率走稳,将有助增加大马政府的石油收入。

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按年下跌21%,至每日8000万桶,主要是全球最大石油消耗国如中国、美国、欧元区及印度的经济放缓,这些国家占全球经济成长约55%比重。有鉴于此,大马甚至国际油气业的前景仍是挑战重重,严重程度则有待观察。

减产不够多‧油价反弹无力

今年4月10日的视频会议中,油盟+同意5及6月起每天减产1000万桶,接着7至12月每日减少800万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每日减少600万桶。

分析员认为,若与今年3月会议比较起来,这可说是相当成功及取得良好成果的会议,特别是3月会议不欢而散引起石油价格危机,油价崩跌至18年新低。

肯纳格研究油气股分析员史堤文指出,虽然油盟+取得辉煌成果,可是为什么国际原油价格没有止跌回扬?其实,还是回归市场供应与需求问题,即市场还是见觉得减得不够多,不足以弥补需求萎缩幅度。

全球石油供应每天过剩1000万桶

“每日减产1000万桶,不过来势汹汹的冠病扩散全球,使2020年第二季(4至6月)每日石油需求大幅度地减少1500万至3500万桶,与减产额还是很大差距,怪不得宣布减1000万桶仍然激不起油市兴致。”

根据美国的能源信息署资料显示,今年3月的全球石油供应每天就过剩创记录的1000万桶,预料未来数月的过剩情况将变本加厉。所以,每日的石油产量仍需要再减1500万桶,而这需要其他产油国加入减产行动,包括美国、加拿大及墨西哥等,不然石油价格料仍硬不起来。

史堤文指出,油盟+减产行动聊胜于无,至少暂时石油价不会再次崩跌,惟却肯定不足以让国际石油价格重返至每桶50至65美元之间的“正常水平”。

“油盟+至少需要每日减产2000万桶,才能使石油市场供需达到较为平衡水平。肯纳格研究将2020年布兰特石油平均价预测保持在每桶40美元(今年至今为49美元),特别是第二季的市场需求仍然低迷。”

该行对油气股的投资策略,采取谨慎的中和评级,必须要选拥有良好记录的稳健石油股,例如戴乐集团、云升控股、世霸动力及国际船务。若要短线交易或投机的油气股,可考虑股价已经在石油危机中崩跌的股项,例如阿玛达、达洋企业、乌兹玛及沙布拉能源等。

(图:123RF)
(图:123RF)

G20没结果‧市场大失所望

市场原本深切期望非油盟产油国如美国、加拿大及墨西哥等领先减产,配合油盟+每日减产1000万桶,将石油每日减产1500万桶。惟在20国集团的石油部长会议,这些产油大卡却没有任何具体表示,市场大失所望,油价无力回扬。

较早时,沙地为首的油盟+与俄罗斯针对减产托价的洽商行动破局后,沙地大肆增产至每日逾1200万桶的历史新高,从而削低油价以争取更大的石油市场份额,也是近期石油价格崩跌。

全球低估疫情蒙受
前所未有需求损失

分析员指出,随着沙地大肆增产抛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测2020上半年的石油库存将增加至最高水平,首季以每日570万桶速度增长,第二季则每日增加1140万桶,因石油市场需求大幅度减少所致。

目前疫情已不再是中国为中心健康危机,已转化为全球大流行。虽然中国采取有力措施应对疫情爆发,惟目前世界各地情况却在恶化,病例已遍布全球逾200个国家/地区,使全球蒙受前所未有需求损失。

大众研究油气业分析员鲁苏莱卡向《投资致富》指出,若与之前的沙斯比较,今年初爆发的冠病大流行,在国际上产生了更大冲击与影响深远,特别是疫情的影响力及感染力被低估了。

世界3大石油机构——国际能源署、美国能源信息机构和油盟皆强调,疫情不确定性对全球石油需求影响深远,当时表示仅限轻微影响的估计实是低估了。

油盟之前将石油需求影响程度预测,仅是每日减少约40万桶,国际能源署和美国能源信息机构则分别将第一季全球石油需求预测下调了每天43万5000桶及90万桶。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机构的最新数据,估计今年第一季石由需求每日减少560万桶、第二季则每日下跌1220万桶。由于疫情对全球经济活动的重大破坏及减少全球旅行,这与以前类似情况成为鲜明对比,严重得多。

锁国封城‧重击石油需求

近期的国际布兰特原油价格从今年高峰崩跌68%,至每桶23美元的2002年以来最低水平。这主要是中国于1月23日宣布爆发冠病疫情,接着扩散至全球其他逾200个国家,这些国家为了遏止疫情而进行锁国或行动管制令措施(禁止旅游及工作),从而严重打击全球经济活动及市场对原油市场的需求所致。

今年3月6日爆发国际油价危机,更使大马油气业“雪上加霜”,被打入严寒期。

鲁苏莱卡指出,除了疫情,两大石油生产国——俄罗斯及沙地阿拉伯的3年结盟减产到期重新谈判,因意见分岐谈不拢而引发石油战,当时沙地不但不减产,反而大肆增产以图抢占市场,使原油价格重挫,加剧本已大幅度走低的国际原油价格。

随着市场预期世界3大石油生产国——美国、俄罗斯及沙地等主导,于本月9/10日协商减产,以支持油价会议中取得皆大欢喜结果,而使国际油价从近期谷底水平反弹46%。

全球市场的原油供应过剩冲击价格的危机有望获得某程上的解决或纾缓,惟鲁苏莱卡还是认为,要在短期内全面解决石油价格危机几率不高,特别是疫情的复苏期可能需要比市场预期更长的时间,特别是延长锁国封城之举,肯定将重击全球对石油的需求。

谈到本地的油气股,鲁苏莱卡将国内油气业维持“中和”评级,不过个别油气股的盈利预测将会相应做出调整,特别是行管令再延至5月12日,纵然是主要石油生产商尚未调整工程订单规模。

该行也将会重新调整油气股的估值方式,以更好地反映目前的营运环境。

国油减产‧国内为重

国油加入油盟+行列,相应减产约10%,这对国内油气业者不是好消息,惟分析员认为,预料国油将保护国内业者,维持国内资本开销不变,将减少海外市场的投资开销抵销劣势。

料维持资本开销
减少海外投资

国油料将重新评估其计划和预算。分析员认为,虽然目前没有迹象显示,石油专业人士的工作秩序被调整至较低水平,惟据了解,国油仍在评估在石油价格暴跌后,对发展计划和财政预算的冲击程度。

根据大众研究与一些油气业者进行检查后获悉,目前国油正在讨论及评估及削减成本的主要重点,包括内部和整体行业情况发展领域。

话虽如此,分析员认为,国油将继续国内推行业务活动计划并不感到惊讶,尽管油价走低,在石油价格条件相对相似情况下,国油在国内市场的资本开销将仍保持在260亿至280亿令吉之间。

2016及2017年,国油在海外投资或资本开销则分别削减66.1%和25%,同时国内部分则增长更多,增加幅度连续两年超过80%。国油还打算维持其2018年股息,以向政府支付了240亿令吉。在在显示国油的任何减产、资本开销等皆以国内市场为主。

相信国油今次也不会例外,先行照顾“自家人”,不但不减国内资本开销,可能还是有增无减,本地油气公司可不必服食“惊风散”,因为国油将会派发“定心丸”。

油价走势牵制马股汇

国际原油价格走势,与大马经济特别是马币及股市走势具有着举足轻重影响;即过去马股大跌及马币走低,往往原油价格走势为个中主要关键。

今次石油价格崩跌危机的影响与过去情况有不同,特别是马币汇率还是保持稳定,而对马股影响则主要落在油气股,因油价下跌料使国油或其他产油商减少资本开销,从而冲击油气股的业务发展与前景。过去记录显示,布兰特原油价格走势,实与马股起落表现其中重要影响指标。

BIMB研究分析员指出,过去记录显示,马币向来都是与布兰特原油价格走势相当一致。2008至2009年及2014至2016年,当布兰特原油价格下跌,马币也跟着走贬。

分析员指出,马股2008年及2016年皆超过20%的跌幅,布兰特原油价格则是下跌了近70%,马币兑美元汇率则贬跌了至少15%。今年至今,布兰特原油价格下跌了近50%,马币兑美元汇率仅是走跌7%。

他指出,其实国际油价自2018年杪逐渐下跌,主要是石油输出国组织通过减产合约的人为因素所造成,所以今次石油危机油价崩跌约50%,反而马币并没有随着大跌。同时,马币也获得大马经常账盈余的支持,特别是比一些新兴货币来得强、美国利率及10年美国国库债券回酬率跌至低于1%水平等因素的支持。

作者 : 李文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