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6 10:55:01  2266441
忧砂财务现危机 . 黄顺舸盼新财案 接地气
砂拉越

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针对砂拉越目前的财务状况进行深入的分析,呼吁砂政府必须把每一分钱用在刀口上。
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针对砂拉越目前的财务状况进行深入的分析,呼吁砂政府必须把每一分钱用在刀口上。

(古晋5日讯)前砂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黄顺舸希望砂首长祭出实际的新常态财政预算案。本月11日即将召开砂州议会会议,他语重心长写了一份财政报告见解,希望首长重新评估砂拉越当前的状况,并作出对砂拉越未来有益的调整。

曾担任15年的第二财政部长,并前后与3位首长共事,黄顺舸今天发文告指出,他对现任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理管理砂拉越财务的方式感到忧心,尤其是砂拉越的开支和收入已经不成正比。

黄顺舸说,如今全球经济都受冠病疫情击溃,砂拉越依赖的主要经济来源都受到极大影响。他特别整理整个砂拉越财务报告的见解和分析,希望砂拉越政府重新全盘评估预算案。

分析如下:

1.砂首长兼财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在2018年11月5日发表的2019年预算讲话中宣布,2019年将征收5%的石油及天然气产品销售税,预计将带来38亿9700万令吉,占2019年105亿1300万令吉总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当时,首长还自信满满的说:“这将是砂拉越首次有望实现超过100亿令吉的创纪录收入。”遗憾的是,砂拉越在2019年没有成功征收所谓的5%石油及天然气产品销售税,所以2019年的总收入仅为66亿1600万令吉,比预估的少了接近37%,即38亿9700万令吉。

2.2019年,首长宣布砂拉越依然会征收5%的石油及天然气产品销售税,预计2020年将为砂拉越带来28亿7800万令吉的收入。这说明2020年财政预算还是在重覆2019年错误的预算。首长是在2019年11月13日发表的2020财政预算案。到了今天,我们知道这笔5%的收入还没有兑现。2020年的砂拉越总收入仅为71亿8900万令吉,不是100亿6700万令吉。(少了预算案中的28%收入,即28亿7800万令吉)。 

■砂将迎来经济风暴

3.近期油价从宣布2020年预算时的每桶约50美金暴跌至2020年4月29日的每桶约16美金,这意味石油及天然气带来的实际收入将远低于2020年的预期。砂拉越要向国油征收的5%石油及天然气开采税从原本预计的28亿7800令吉,削减至以目前的汇率计算是9亿2100令吉。换言之,如果国油真的会还这笔钱,也会通过正常的法庭程序来进行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样,5%石油及天然气开采税的赔偿将会从18亿3900万令吉减至5亿8800令吉。

4.除了石油和天然气,砂拉越依靠棕榈油、木材及各财务利息等收入作为砂拉越每年的财务预算。但因为行动管制令,原油棕榈油,棕榈仁油的营业税预计将大幅下降。同样的,木材工业的使用费、溢价和关税也将大大减少。 由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下跌,我们主要来自天然气工厂股权的股息收入的17亿8400万令吉也大大降低。

5.综合以上,加上冠病疫情的爆发导致2020年面对全球经济大衰退,砂拉越同样难以抽身而出,将迎来经济风暴。

■财政赤字继续上升

6.尽管如此,首长在2020年3月29日在一项访谈节目中提到重新评估对人民的承诺,以便未来6个月经济能够恢复正常。这似乎与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和卫生专家的普遍看法背道而驰,因为专家表示全球经济衰退的破坏性影至少需要几年才能显现。

7.首长继续增加推行砂拉越大型的发展项目,导致2020年的财政预算的发展开销数额超过250亿令吉,比2019年预算的200亿令吉增加了50亿令吉。而且前州内依旧存在持续的预算赤字,冠病疫情使世界经济疲软,可想而知,财政赤字只会继续上升。

8.问题不仅是该如何解决问题,还变成州政府是否可以实际解决预算中巨大的资金缺口。这也引出一个问题,政府实际上是否有能力负担这些奢侈的大计划,特别是那些不适太重要且存有质疑的项目。

9.砂首长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承诺如下:

a.高达65亿9700或相等于67%充作发展用途。

b.130亿3570万令吉作为落实乡区及砂基本建设大型项目。

c.37亿4200万将在今年净水与电供的持续发展项目上,砂政府要在2025年达致全砂水供及电流供应100%覆盖的目标。

d.约14亿5千万令吉将充着电流供应发展。

e.11亿5000万令吉作为砂数码经济发展用途。

f.1亿3410万令吉作为砂博物院及其他博物馆的用途。

g.7亿9700万将用在推动农业计划。

h.2亿6500万令吉将用在农业设施发展基金计划。

i.10亿令吉作为偿还公共贷款用途,2019年的首批3亿5000万令吉和6亿5000万的余额降在2020年支付。

j.2亿2000万令吉将用在专业技能中心及其他领域上。(第60页)

10.如果砂州政府没有足够资金来用作发展,上述的预算案承诺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须重新评估庞大计划

11.砂首长也承诺不会动用到储备金在上述的发展项目,让人疑惑政府要从哪里掏出庞大的资金来支撑目前及未来的发展项目?到最后我们只看到政府每年所拨出庞大资金充作天方夜谭大型发展承诺的开端,但最终却看不到任何发展的结果。

12.砂首长相信也已意识到,砂州的收入将严重低于预期,然而,他还是继续宣布各种走入人群 (Walkabout Project) 计划,似乎有无数资金可以动用,在2019年的预算案中,共有282个耗资63亿令吉的走入人群计划已经获得批准。

13.砂拉越2019年及2020年的财政预算,实情是,还没笃定就预设会拿到手的预算不切实际,即使是冠病疫情还没来到之前,况且是现在造成的全球大流行,导致世界经济陷入残局。随着石油需求及价格跌入谷底,国油通过法庭挑战征收销售税的合理性,我们花费着可能根本都“没有入账的收入”。

14.当前至关重要的是,州政府必须立即重新评估庞大数目的计划,并加以遏制,避免砂拉越出现财务危机。

■财政预算超出负荷

15.今年3月23日,首长宣布总值11亿5千万令吉的“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配套”。紧接于4月10日,首长再宣布特别援助配套2.0,总值11亿令吉。期间,副首长拿督阿玛阿旺登雅也宣布拨款1千640万令吉,用以购买食品物资救济有需要的群体。

16.上述惠民计划总值22亿664万令吉。首长在宣布这一系列经济救助配套时提及,砂政府无需为已经宣布的援助计划提出额外的应急基金 (Contingency Fund),这是因为这些基金已经在州议会会议上提出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批准。

17.然而,2020年财政预算案并没有纳入任何应对突发状况的紧急基金,更不必说可支付22亿664万令吉的基金了。另外,我也质疑首长何以在未经州议会批准下,擅自宣布将发展基金用以其他项目上(无论这个项目有多崇高)。

18.由于砂拉越未收到5%石油和天然气销售税,2019年及2020年的财政预算已超出负荷。砂拉越的应急基金里根本不可能有资金,无论是用于发展或援助都是负数。

19.首长曾提及,砂政府将采用替代融资的模式,即是用砂拉越发展银行提供的基金来推动发展。由于该银行是由砂政府全资拥有,意味任何该银行所发行的债券都成为砂政府的责任。意味一旦银行无法支付债务,政府将承担所有责任。

■重新审核发展计划

20.如果将砂政府310亿令吉的储备金的一部分转移给砂拉越发展银行来让砂拉越的发展项目流动,基于该银行是隶属于砂政府而非私人银行,砂拉越的储备金将减少来支付该银行的支出。例如,如果将50亿令吉存放在马来亚银行,有需要随时可以取回。已经转移到砂拉越发展银行的50亿令吉储备金已用于推动项目,无法按需退还。实际上,砂政府把储备金放在砂拉越发展银行用于推动项目,等于动用并花费储备金。它仅仅是名义上的替代资金,而非形式上。

21.在联邦内阁,首相署部长(经济事务)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在2020年4月24日也建议,联邦政府必须重新审视第12大马经济计划 (2021至2025年)。政府需考虑这几个月的情况,为全盘计划作出重新的设想。

22.砂拉越也必须这么做。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遭受极大的打击,将继续对砂拉越经济带来毁灭性的影响。是时候重新审核、评估和研究砂拉越的所有发展计划。最重要的是重新排序,决定优先执行的项目,衡量哪些支出是至关重要的,哪些可以暂搁,哪些可以取消,以免让砂拉越的财政面对过度的负担。

23.解决财政赤字的方案必须实实在在,砂首长宣布了太庞大的高成本项目,在没有油气销售税作为砂拉越收入的前提下,以及没有油气、棕榈油、木材和股息的特许权,砂税收预料会骤降。因此,政府势必要检讨所宣布的计划,并搁置或取消非关键性的项目。

黄顺舸强调,在这严峻的时刻,政府花的每一分钱必须用在刀口上,包括复苏砂拉越经济和救助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对砂拉越经济影响深远的行业,包括油棕、木材、农业、造船业和渔业。如果砂拉越政府继续推行上述承诺,砂拉越将面对财务困难,这将影响下一代或子子孙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