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8 11:17:45  2267471
收入多靠宴会聚餐 不能堂食‧ 酒楼苦撑
大霹雳焦点


酒家多靠堂食和宴席,因此在行管期间,有的酒家干脆选择休息不开业。(档案照)
酒家多靠堂食和宴席,因此在行管期间,有的酒家干脆选择休息不开业。(档案照)


(怡保7日讯)纵使大部分经济领域允准复工,群聚、堂食仍不许开放,让以活动宴会、婚宴、聚餐、游客堂食等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酒家及酒楼撑得辛苦;有的开门做外卖和外带,希望至少获得些微帮补,有的有感即使营业也入不敷出,索性继续休息,直到政府进一步开放或允许堂食为止。

有的业者坦言,酒家酒楼尽管有散单客,但行管期大家“看着钱包”行事,用餐多是选择较为经济的经济饭档或餐厅;而且酒家散单客许多是家庭客,但行管期许多家庭宁可选择自己在家煮饭。

“这段期间,酒家、酒楼都过得非常辛苦,很多都是在观望,待政府开放堂食才恢复营业。”

陈金:开门顾客也不多

霹雳姑苏慎全行茶酒楼熟食公会会长陈金表示,虽然大部分经济领域获准复工,许多酒楼酒家依然没有开门,因为在堂食不允许开放下,即使开门也鲜少顾客光顾。

“酒楼多数是做堂食和酒席,现在这些都不允许进行,因此一些大间的酒楼干脆不开门。有的业者干脆休息到6月再看情况。”

他坦言,若说做普通餐点供外卖外带,酒楼的价格肯定比经济饭档或一般餐厅来得高,加上行管期,许多公众若有空宁愿自己在家煮食,因此做外卖外带,收入也不多;日后即使开放堂食,也得面对比方一张桌子限制食客人数、登记食客名字等标准作业程序的挑战。

杨家宝:生意影响70至80%

大同皇朝酒家经理杨家宝表示,行管期对酒家影响甚巨,以大同为例,该酒家主要做婚宴、活动酒席和点心早市,散单较少,因此行管期估计对该酒家生意的影响幅度达70至80%。

她指出,如今该酒家5、6月的酒席已全数改期至明年,9月之后的尚在观望;华人一般偏爱结婚才过年派红包,因此年尾原本就多婚宴订席,好日子也被订满,若到时仍未开放摆酒席,可能得全数展延至明年。

她说,婚宴可以改期,但有顾客在行管期间遇上大寿,原本订了的酒席唯有看行管期结束后是否再补回,不过到时已经过了正日,也没办法。

推出各种促销活动

她指出,大同从4月16日起做外卖外带生意,为了吸引更多顾客让酒家得以生存、维持生计,大同也努力推出各种促销活动,希望可以至少帮补一些,虽然撑得辛苦,还是要撑下去。

“新年时我们有送客人50令吉新年礼券,原本6月尾到期,因遇上行管期就延至12月尾,前来打包或堂食(行管期后)的客人,每消费200令吉或以上就可使用这张礼券。至于没有礼券的顾客,我们也有特别回扣,上门来打包或堂食(行管期后),只要消费超过50令吉就扣3令吉、100令吉扣10令吉、200令吉扣35令吉,如果是星期一至四,还会特别多扣5令吉。此促销会一直进行至另行通知为止。”

她指出,此举是感谢及慰劳亲自上门来打包的顾客,也让人人都有得扣,上门来打包的顾客,该酒家也会附送两盒糖水,若消费超过150令吉,另外附送一套大同集团自制的孖宝酱,这原本是母亲节推出的,但遇上行管期,就顺水推舟。

曾翠萍:做打包帮补不多

海都海鲜酒家经理曾翠萍表示,该酒楼在3月18日行管期开始就休息,没有开放做打包外卖,因为该酒家主要做活动宴席,即使做打包,相信也无法帮补太多。

“堂食对酒家来说非常重要,发薪、缴租等主要都靠宴席收入,但估计即使行管期结束,接下来酒家行情也会持续低迷,目前我们直至9月的酒席都已经展延。”

她个人估计,酒家要恢复元气,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视政府何时开放让酒楼酒家堂食和摆酒,否则业者会撑得非常辛苦。

程丽祯:安全起见没开工

怡保喜来登海鲜酒家经理程丽祯表示,该酒家有接酒席和散单,散单方面一般都是全家上门堂食的家庭客,因此若做外卖外带机会不大,加上也考量到外劳染病等问题,为了安全起见,行管期没开工。

她说,估计即使行管期结束,在大半年内大小型宴会也不允准举办,届时该酒家计划推出各种特价促销,以吸引散单顾客,但也要看政府设下的标准作业程序,希望接下来政府会陆续有好消息。

“比方若政府限制一张桌子只可以坐4个人,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因为我们有许多大桌,一般是给大家庭甚至可让多达15至16人坐满,如果限制坐4人,相信很多顾客宁愿打包或不光顾,省却麻烦。”

她说,至于已经订了的酒席,5月和6月肯定无法摆酒,7月的届时再看情况。

陈金
陈金
杨家宝
杨家宝
程丽祯
程丽祯
曾翠萍
曾翠萍
作者 : 麦肖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