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9 08:00:00  2268048
何俐萍.自求多福吧!
绵里藏心

这几天上班所经过之处,用“车水马龙”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无预期宣布的有条件行管令也预示了这是为512解封而提前铺路。反对的声浪再高,再如何高度质疑第四阶段行管令已形同虚设,我们不能否定的是,在面包与生命的抉择之间,许多人已不能忍受当下得勒紧腰带过苦日子的煎熬,以疫情已渐缓和来自我安慰并各自解套,表面上虽有犹豫,但内心早已渴望努力回到过去。

未来的社会新常态不仅是包括戴口罩、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等,也包括我们必须接受这波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是经济的受重创,在景气冷嗖嗖的大环境下,要如何保住各自的饭碗,让生计得以维持,咬紧牙根撑过这难关。能不能回到过去,把这56天当成是一场梦魇?但梦醒后未必是船过水无痕。

这也是政府不得不有条件开放的考量,联邦如此,各个州属也亦然。除了经济层面的安排,政治上的掣肘亦是让首相慕尤丁必须有所退让的主因。对政权还处在微弱根基的国盟政府,恐怕是对保住政权的紧张程度更甚于对大马经济前景的忧心。经济崩坏的影响虽是深入各个层面,但政盟内部的权争相斗和倾辄才更让慕尤丁寝食难安,当两者都各自汇成巨大的冲击,慕尤丁会不会是大马史上在位最短的首相?难说呀!沙巴首长沙菲益向国会提呈“信任马哈迪动议”虽不被批,前首相马哈迪的派系也磨刀霍霍,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

联邦在控制疫情的努力上,没有待第四阶段行管令结束就迫不及放松管制,原本有一丁点好转的形象又立马打回原形,而放宽放松后会不会反倒使疫情加剧,也是危险的放手一搏。原极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这一波疫情也为砂拉越政局添加变数。虽说截至5月7日砂拉越有29个县区是绿区、9个黄区,但唯二的两个红区就在首府古晋和毗邻的三马拉汉,而堪称为医疗中心点的砂拉越中央医院却爆发感染群,至今有超过60名医护人员感染冠病,而必须扩大为所有医护人员检测,以设法阻断感染链。

再者是砂拉越政府在这次联邦实施有条件行管,从没有第一时间大声说“不”,到近日又语焉不详的“不是不跟而是要有砂拉越本身SOP的论调”,即予人态度不明确,立场不稳的负面印象。此外,为了应对这波疫情对砂子民带来的冲击,也凸显对砂人的特别照顾而推出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配套”,涉及的金额达11亿5000万令吉,也被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公开质疑:钱从哪里来?

黄顺舸领导的砂团党从最早期的亲国阵到后期砂盟(GPS)与它划清界线,即摆出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立场,更频频对准砂盟开炮。而近日黄顺舸以近三千字的长文剖析他对砂拉越财务状况的担忧,获得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的开腔附合,立即引起臆测曾经在政治上对立甚至多次隔空开战的二人,此次将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缘故而暂时把臂当盟友。而目前是自由身但又暖昧表明认同砂团党理念的前砂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以及被公正党逐出门户的施志豪(峇都林当州议员)一票人,会否和砂团党和砂希盟连成一气挑战砂盟,也不无可能。

但政坛此刻的污烟瘴气,在人民当下已自顾不暇,眼看政客还伺机筹备另一出的夺权戏码,而疫情又未到松懈时,人民也只能自求多福。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