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1 07:00:00  2268115
【有机就是生机/01】疫境有机──有机蔬果成抢手货
周刊专题



在这一波的冠状病毒病疫情,行动管制令的实施,食材供应出现一个非常两极化的情景,消费人因为运输及其他方面的限制,面临市场上的蔬菜水果供应减少与价格上涨的情况。

另一个极端现象就是巴刹、食肆没有营业,蔬菜需求量大减,加上运输受限制等因素,很多农民被迫毁菜或把菜捐给慈善团体,总好过看着收成白白毁坏。

在这个变则通的时代,一些农民也通过亲人、朋友的帮助,做起邮购菜箱的生意,薄利多销也好,成本价也好,尽可能把菜果销出。

菜箱网购概念或营销方法,是小众的有机蔬果很早之前采用的方法,因为市场不大,也有固定的顾客群或销货点,不依靠大型运输工具,以小而专的方式经营他们的有机农地。

然而在这次疫情中,有机菜农却出现大逆转的局面,不但销路没有受影响,反而出现市场供不应求的旺市,分销商唯有从新调整各区的配额或把送货期延后,以应付突增的订单。

这样的情况,行动限制令是其中一个因素,人们减少出门,网购菜箱是一个有菜可吃,也可以减低感染风险的管道。

而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市场蔬果价格上涨,与有机蔬果的价格拉近,人们愿意多付一点钱来买有机菜,说吃得健康也好,说省麻烦也好,有机蔬果增加了不少新客源。


本地有机蔬果属于小众市场,但因为行管令,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有机蔬果。
本地有机蔬果属于小众市场,但因为行管令,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有机蔬果。


石油耗尽,为粮食带来什么危机?

除了从消费层面上看到惯性农耕与有机农耕营销方面的差异,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农药与化肥。在长达1个月的行动限制令后,政府开放让农业肥料与农药行有限制的恢复营业,因为惯性农业需要肥料与农药耕种,若再没有得到供应,未来可能影响国内蔬果的收成与供应。

但有机或友善农耕法却不依赖农药与肥料,相对的可以继续播种与耕种,产量不受影响。

这次疫情,是个别地域性限制造成的影响,但农友过度依赖农药与化肥,当发生全球供应危机时,农友得不到肥料及农药的供应,食物供应链就会受影响。而可能会出现的这个全球危机条件,就是石油供应。

不少专家都提出警告,地球上的原油耗尽是未来很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人类对石油消耗的需求量越来越高,肥料就是其中一种需要石油才能生成的产品。

或许大部分人对石油的认知是用在燃料上,其实石油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有机化合物,人类衣食住行都与石油有关,其中一样从石油提炼而成的就是农药与化肥。

对惯性农耕的农民来说,农药与化肥是必需的工具之一,一旦石油危机出现,进而影响肥料与化肥供应,可以预测到农业会遭受多大影响,这值得农友去深思,如何从现在做起逐步减少依赖农药及化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危机,也为人类提供更健康的食材。

有机蔬果的需求在行动限制令期间需求量大增。
有机蔬果的需求在行动限制令期间需求量大增。


价格平稳,有机菜销量增

位于金马仑的Merryganic农场园主陈德强表示,在行管令期间,有机蔬菜没有面对滞销问题,反而订单大增。

“可能在抗疫期间,大家都想吃得健康些,而且又不方便出门,所以菜箱订单多了很多。但我们无法从无变有,种出来的菜就是这么多,即使订单多了,我们也无法完全供应。”

大部分有机菜农都是以“年订单”作业的,也就是订户或分销商预先下订全年的订单,农民就可以根据订单来播种收成,所以有机农场在非常时期能够多产的量是非常有限。

陈德强坦言,这次行管令对惯性农民打击很大,很多食肆、巴刹都没有营业,惯性农民的需求量大减。而如他们这些小规模作业的有机农场,平时都有固定的有机点、超市及固定客户,销量还是维持,还增加了很多新顾客。

不过,他也不敢说这些新顾客以后会不会成为固定顾客,毕竟消费人现在的心态是过渡还是醒觉无从确定。

“现在多人吃有机菜,可能因为有机菜与普通菜的价格差距拉近了,但以后市场恢复正常,会不会继续吃有机菜,就要再观察。”

虽然销路不受影响,但他却说,限制面对的问题是包装袋不足,因为行管令一再延长,原本固定的包装袋需求量因为订单增加,加上供应商因为厂家没有营业而无法供货,一些必须包装的蔬菜如豆苗会难以处理。

郭青悦说,有机菜都是根据市场需求在不同时间播种,所以即使需求突然增加,也无法拔苗助长来应付市场需求。
郭青悦说,有机菜都是根据市场需求在不同时间播种,所以即使需求突然增加,也无法拔苗助长来应付市场需求。


受限农地小,无法增产量

Go Green有机农场兼有机店老板娘郭青悦也表示,这期间的订单与店面销量是增加了,但有机菜不是大量生产的农作物,突然间需求增加,她也无法应付。

她的农地并不大,除了做菜箱,也开了一间有机店售卖自家农作物。由于农地小,但种类要多元化,所以有机农地不能如惯性农地般一幅地同一时间种单一农作物,收成时也是大批收成,小农地必须分开播种,确保供应一直都有。

她说,惯性农场的做法是农民之间没有沟通,大家可能同时间都种相同的蔬菜,收成时量多就会影响价格。有机市场不大,客户都是固定的,为了确保长年都能供货,会在不同时间播种不同蔬菜,所以即使需求量大也无法马上收成。

再者,除了自己卖,她也有批发给Baba分销商,因为Baba向不同菜农收购不同的蔬菜种类,所以也是农民之间的协调者,避免农民都播种相同的农作物,也会告知市场对哪一类菜的需求比较高。

郭青悦表示,这个月的销量增加了约80%,无论是蔬菜或瓜果、豆类。但她明白这是行管令开始时消费人的恐慌心态,所以她都会劝告顾客不要买太多,以免造成浪费之余,其他人也买不到。

“不过,我说的80%,从数字上看好像很多,但其实不然,因为我都说有机蔬果是小众市场,销量不多,平时可能每天买1公斤,增加80%的话也只是多800克而已,不是大型菜园的那种大规模数量。”

郭青悦的有机耕地种植蔬菜与水果。
郭青悦的有机耕地种植蔬菜与水果。



林春卫把父母留下的橡胶园改耕有机香蕉。
林春卫把父母留下的橡胶园改耕有机香蕉。



运输受阻,影响有机香蕉销路

在柔佛种植有机香蕉的林春卫则说,水果不如蔬菜是主要粮食,加上现在很多人没有工作,收入受影响,罗里运输也少了,所以香蕉销量没有大增。

他投入有机香蕉种植只有短短两年,前两年都是养地,去年才开始收成,所以产量并不多,只是供应新加坡、柔佛及吉隆坡。

“疫情爆发之前,我有出口到新加坡,但现在新加坡也不让入口了。吉隆坡市场是有需求的,但因为以往都是罗里载货下来,再载有机香蕉交给吉隆坡分销商,而现在南下的罗里少了,所以我们销到吉隆坡的量也减少。”

他表示,有机水果的需求不如有机蔬菜多,加上香蕉是本地水果,国人都觉得入口水果比较吃香,加上有机香蕉价格比较贵,所以需求量不是很高,销售网都是自己开发的,交给有机店或一些固定顾客。

“我现在都是批发给附近的分销点,太远的因为路检也很难送去,希望疫情赶快过去,让大家的作息都恢复正常。”



由于运输受限制,所以原本运销至新加坡及吉隆坡的有机香蕉销量。
由于运输受限制,所以原本运销至新加坡及吉隆坡的有机香蕉销量。




林春卫的园地原是父母的胶地,接管之后他往有机耕种发展,种植有机香蕉,花了一年时间才把地养好,继而开始有收成。
林春卫的园地原是父母的胶地,接管之后他往有机耕种发展,种植有机香蕉,花了一年时间才把地养好,继而开始有收成。



宅配菜箱大增,送货送不及

园艺用品生产商Baba致力推动国内有机种植,同时也为有机农友打开通路,帮助农友销售有机产品。他们向已经取得认证的有机农友收购作物,经过包装再分销到有机市场,包括有机店及超级市场,解决了农友的通路问题。

不过,由于该公司设在槟城,运输设备不够发达,所以现在只限于供应北马区。

该公司农业主管(农产品物流)莎妮斯直言,行管令期间,菜箱宅配到家的订单增加了60%,有机店及超市的有机专柜销量都增加了20%。

过往物流组都是定点定时把有机蔬果送到固定的销售点,但因为销量及订单大增,莎妮斯与工人也应接不暇,必须重新调整配货量或送货日期,物流工作重新安排。

“好比增加的菜箱宅配,我们无法马上供应,必须把所有订单的送货日期都延迟到一周。我们需要重新计算市场订货量,然后根据需求重新发货。”

她表示,菜箱宅配因为人们现在行动受限制,所以选择网购宅配。超市与有机店的顾客也突然多了,有的是因为巴刹没有营业,就直接去有机店买菜,而超市的有机菜也成为抢手货,所以出乎意料的,有机菜在这段期间销量大增。



行管期间的菜箱需求大增,无论是有机农友或有机菜分销商都必须重新调整送货时间及配货量。
行管期间的菜箱需求大增,无论是有机农友或有机菜分销商都必须重新调整送货时间及配货量。


照片:受访者提供

作者 : 张露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