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2 07:00:00  2268237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1】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大马帮最团结
专题

缅甸近年经济有放缓的趋势,老百姓的生活依然相当纯朴。
缅甸近年经济有放缓的趋势,老百姓的生活依然相当纯朴。



2010年,被软禁多时的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舒吉获得释放,缅甸自此逐渐摆脱军政府统治,展开一系列政治、经济等领域的改革。当时很多人都看好缅甸,包括许多马来西亚人趁着那时的大好势头前进这里,希望赶上发展列车。

更早以前,在昂山舒吉还被软禁的1990年代,其实已有不少马来西亚华人来缅甸做生意,甚至在这里结婚生子、以缅甸为家。他们笑称自己是3M——Malaysian Married Myanmar,一路走来不但见证缅甸的民主发展,也参与了缅甸的经济大跃进。

然而,缅甸近几年的经济发展开始放缓,以致于能够站稳脚步的马来西亚人并不多,更多的人其实是黯然离开。那些至今还留在缅甸的马来西亚人,要不是因为在这里扎了根,不然就是对缅甸依然有着美好的向往。


叶敏儿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往返仰光和吉隆坡,她说每次来到仰光都感觉像是第一次来到缅甸,因为这里的发展实在是一日千里。
叶敏儿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往返仰光和吉隆坡,她说每次来到仰光都感觉像是第一次来到缅甸,因为这里的发展实在是一日千里。


发展一日千里,西方文化影响

从缅甸仰光国际机场到市区唐人街,距离虽然只有十多公里,可是路程依然需要耗上将近1个小时。这里的交通拥堵情况跟吉隆坡没两样,车与车还挨得非常靠近,不过有趣的是,这里的车有的是左驾,有的是右驾,大家行驶在同一条路上仍能相安无事。

许多在仰光居住超过10年的马来西亚人都说,10年前的仰光并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路上车辆还不多,不像现在到处车水马龙,用Grab召车也很方便。

缅甸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事物正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剧烈变化着。以小小一个手机SIM卡来说,七八年前它要价200美元,许多人根本负担不起,但如今只需要1美元就能买到,即便是清道夫也有能力拥有手机。

除了基础建设,缅甸民风这几年也有很大改变。几乎每个受访的马来西亚人都说,他们当年刚过来仰光的时候,这里男生通常都是穿像纱笼的传统笼基(Longyi),可是如今越来越多男生爱穿西裤和牛仔裤,女生也开始穿短裙,有些还越穿越短。

在缅甸经营电影院的叶敏儿,过去7年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往返仰光和吉隆坡,而每次来到仰光她都感觉像是第一次来到缅甸,只因这里实在进步太快。她说,虽然马来西亚也有过相似的发展经历,可是缅甸的变化处处充满惊喜,“每一次来都看到不同的进步。”


刘丽银说,很多到缅甸创业的马来西亚人,最后都铩羽而归,“因为在这边做生意毕竟不是那么容易。”
刘丽银说,很多到缅甸创业的马来西亚人,最后都铩羽而归,“因为在这边做生意毕竟不是那么容易。”


分Hokkien及Angmo两派,各行業皆可見蹤影 

目前在缅甸谋生的马来西亚华人,大多都聚集在仰光这一城市和周边地区。这里主要有两个马来西亚人组织:一个是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另一个是马来西亚缅甸商会。

早在1990年代缅甸还未大举开放时,已经有好些马来西亚华人过来这边创业。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前主席刘丽银说,这些早期过来的人也许教育程度没有很高,但他们很勤奋,属于白手起家类型;另外也有一些英文很流利的马来西亚华人来这边开拓事业,发展得也蛮不错。大致上来说,“我们这边马来西亚人有两种——我们说Hokkien派(福建派)和Angmo派(西洋派)。早期来的多数是Hokkien派,后期来的都是Angmo派。”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舒吉从软禁中获得释放,缅甸自此走向改革开放之路。这个时期,又有一波马来西亚人看准机会来到缅甸,当中许多人是被企业外派前来工作,不像早期的马来西亚人是来这边创业。

无论打工或创业,缅甸许多行业都有马来西亚人的身影,包括有人在这里种猫山王、有人在这里搞IT,也有人从这里出口海产到西方国家。在仰光大型商场里头,有好些连锁服装店、甜品店和电影院其实也都由马来西亚人经营。

如此看来,马来西亚人在缅甸只要肯拼搏,似乎就不怕没机会。然而事实是最近这几年,缅甸的外资竞争非常激烈,加上缅甸有些事情积习难改,以致许多马来西亚人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

“很多人都回去,因为在这边做生意毕竟不是那么容易……需学会这边culture才可以在这边生存下去。”刘丽银说,虽然成功生存下来的人也有不少,可是失败的例子终究比成功的例子更多。

谢永发从1990年代就到缅甸创业,他说那时候创业可以说是最难也是最容易的,“谁先parking谁赢”。
谢永发从1990年代就到缅甸创业,他说那时候创业可以说是最难也是最容易的,“谁先parking谁赢”。


90年代创业既难又易,谁先parking谁赢

若要数成功例子,谢永发算是代表人物。他于1990年代来到缅甸创业,“当时创业可以说最难,也是最容易的。”难,是因为缅甸当时还很封闭,资金流动非常不方便;而容易是因为没有竞争,“谁先parking谁赢。”

跟许多1990年代就落脚缅甸的马来西亚华裔一样,谢永发的太太是缅甸人,孩子也都在缅甸长大。他们开玩笑说自己是3M——Malaysian Married Myanmar,心里其实已把缅甸视作自己的家园。

缅甸许多发展项目是由日本支援或投资,就连仰光环线所使用的火车车厢,也是日本铁道公司的旧车厢。
缅甸许多发展项目是由日本支援或投资,就连仰光环线所使用的火车车厢,也是日本铁道公司的旧车厢。


不少马来西亚人像朱晓山(左)那样,自1990年代到缅甸做生意,并且娶了缅甸太太在那里组织家庭。
不少马来西亚人像朱晓山(左)那样,自1990年代到缅甸做生意,并且娶了缅甸太太在那里组织家庭。

落力协助当地慈善

仰光的马来西亚人圈子说大不大,多数人都彼此认识或至少听过对方的名字,关系算是相当密切。刘丽银说,早前东南亚其他国家的马来西亚商会前来缅甸交流,他们都认为这么多东南亚国家当中,“缅甸的马来西亚人是最团结的。”

马来西亚人在缅甸除了安分守己过生活之外,对缅甸社会其实也有很多贡献。例如,2008年缅甸遭受特强气旋纳吉斯肆虐,留下许多遗孤,马来西亚人二话不说便捐了不少钱兴建收容所。另外,马来西亚人在缅甸乡下也办过很多次义诊和捐过多辆救护车,像这样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

尽管人在他乡,这里的马来西亚人毕竟还是心系祖国。像前年马来西亚509全国大选,很多人特地回国投票,没回国的人则聚集在仰光一间由马来西亚人经营的餐厅,一起收看直播等候选举开票。

因罗兴亚课题生意受影响

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但对身在缅甸的大马人来说却是点滴在心头。譬如三四年前当罗兴亚课题引起全球关注,我国前首相纳吉公开声援罗兴亚人而令缅甸觉得被冒犯,指责马来西亚干涉内政。当时一度有马来西亚人在仰光的生意受到群众抗议影响,所幸事情最终平息下来。

除了罗兴亚难民课题,缅甸目前其实还有很多内忧尚待解决。即使昂山舒吉领导的民盟在2015年上了台当政府,可是很多事情并不如大家所期望的会变更好。

不管缅甸接下来会怎样,很多在这里谋生的大马人还是会愿意留下,尤其是那些已经在这里住了二三十年的3M。

在仰光郊区拥有果园的朱晓山,自嘲当年是误上贼船来到缅甸,早年也有碰壁经验。问他有没有想过回马来西亚重新开始,他反问他回来马来西亚的话能做什么?“基本上回去的机会真的不大。”

即使哪天在缅甸真的待不下去,他说他也不太可能回来马来西亚重新开始,而是宁愿去与缅甸接壤的中国。


缅甸人口以佛教徒占绝大多数,佛教文化早已是缅甸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缅甸人口以佛教徒占绝大多数,佛教文化早已是缅甸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大金寺是佛教的神圣场所,也是仰光最著名的地标。缅甸1988年发生8888民主运动时,昂山舒吉于塔前向数十万人发表演说。
大金寺是佛教的神圣场所,也是仰光最著名的地标。缅甸1988年发生8888民主运动时,昂山舒吉于塔前向数十万人发表演说。




延伸阅读: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2】大马华人在缅甸:创业难,不难!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3】大马华人在缅甸:发展快机会多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4】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华人严冬后见暖阳



作者 : 梁慧颖(副刊记者)、摄影:苏思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