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3 09:05:00  2268382
免费线上开放授课:无私教育,独中做到了
教育专题


行动管制令期间,对许多学校来说,线上教学已经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应该如何扩大进行。

董总这段期间也没闲着,自上个月办起了独中课程线上公开课,每堂课起码有过千的浏览量。

虽然这是为了应对当下停课潮所做的努力,但长远来看,这种线上公开课有没有可能创造一种新的气象,为独中教育带来“破坏式的创新”?


董总YouTube频道最近因为线上公开课的关系而热闹了起来。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w8tWDM1C1aDpOdgwiJOqQ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董总在YouTube上有一个频道。这个频道在疫情未暴发前只有一百多位订阅者,但最近这两个星期以来,订阅人数已上升至一千多位,总浏览量也急速增加。

这个情况跟董总最近推出线上公开课大有关系。董总4月初在官网架设了一个新的栏目,名字叫作“疫”起行动,里头收集了各种各样的线上教学资源。最初这栏目的内容主要是针对老师,例如介绍有哪些软件可以使用以及一些线上教学要注意的事情。一直到4月21日,第一堂面向学生的公开课终于在线上开播,截至5月6日为止总共办了8堂课。

董总执行长梁胜义透露,董总起初在邀请独中开办公开课时,很多学校都措手不及,因为学校本身还在适应着线上教学。直到情况逐渐稳定以后,开始有老师响应董总的号召,甚至有学校鼓励老师想对外开课就开课,无需事先征询校方的同意。

直播或预录由老师决定

所谓线上公开课,即授课老师除了给自己班上学生上课以外,也把线上教室的权限开放给其他班级甚至其他学校的学生。若老师不想让其他学生跟自己的学生混在一起上课,那他们可以选择另外开一门课公开给所有人。这种公开课可以是直播也可以预录,端看授课老师本身意愿。

截至上星期为止,董总这几场公开课的内容都是围绕独中课程,但因为权限开放,所以非独中生其实也可以观看,同时其他学校的老师亦可借此机会观摩其他人怎么教学,说不定能从中得到灵感或启发。

梁胜义说,线上公开课的意义可以分为短期和长期。短期意义是尽可能帮助偏乡弱势或没有条件进行线上教学的学校及学生解决燃眉之急;长远来说则是有没有可能把这种教育实验层层扩展,形成所谓的“破坏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


梁胜义认为破坏式创新其实是把教学场域和时空做延伸。(本报档案照片)
梁胜义认为破坏式创新其实是把教学场域和时空做延伸。(本报档案照片)


讓學習隨時隨地都能進行

早前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比)负责人安德列·史莱贺(Andreas Schleicher)曾经表示,这次停学挑战就是一种“破坏式创新”,即使疫情过去,整个教育界也将改变,甚至再也回不去了。

“破坏式创新”这名词虽然听起来好像很激进,但梁胜义解释,破坏式创新的意思并不是要完全取代现有的模式。打个比方,手机刚面世的时候并没有马上把电话给淘汰掉,电话当时还是主流,直到后来手机功能越来越多人们才改用手机,但即便如此,至今还是有不少人使用电话。

回到教育,他认为破坏式创新其实是把教学场域和时空做延伸。譬如说,学生以往会在固定时间到固定地点上课,但事实上有些学生未必能跟得上班上的学习进度,而老师也没办法照顾好每一个学生。时空延伸的意思,即是学生回到家以后可以运用线上资源继续学习,例如听其他老师的讲解和重复观看影片,由自己掌控学习的节奏。

4概念需要注意

他认为,破坏式创新可能会导致两个方向,一个是松动原有的教育集权化或学校化,让学习在任何场域和任何时间都能进行;另一个是教育民主化,或更仔细一些的说法是个性化。

早前在人间烟火文创交流平台的分享会上,他提到学校教育如果能跟线上教育做搭配,那么有4个概念很重要:

一、平等——资源共享和机会均等,“我们可以让城乡之间的落差或者阶级之间的落差得到调整和平衡,也就是弱势家庭的学生,他们不会因为上不起贵族学校、上不起好的学校而无法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这是‘平等’可以拉近的部分。”

二、自主——学生的选择更多元,不一定只能在特定时间听特定老师的讲解,学生可以掌控自己的学习节奏。

三、参与——学生若是能在上课前一天先上网预习内容,那么第二天到学校上课时就能争取时间发问和参与课堂讨论,会比传统课堂的一言堂多了一份参与感。

四、包容——“当大家的参与度都高的时候,你会听到各种不同的见解和意见,这时候就是学习接纳多元声音的一个契机。”



線上教學 vs.數碼鴻溝

行动管制令期间,线上教学虽然可以缓解学校停课的困境,但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数码鸿沟问题,最简单例子就是弱势家庭的孩子怎么办?这些孩子若是没有电脑和网络可以使用,他们谈何线上学习?

梁胜义坦言确实有数码鸿沟问题,但这问题本来就存在,只不过现今当大家都进行线上教学时就更凸显了这问题。不过话说回来,“难道因为这样,我们就要否定线上教学的好处吗?”

根据教育部在行管令期间的调查,全国有37%学生没有电子设备而无法在家线上学习,由此可见数码鸿沟确实存在。不过梁胜义认为,如果将范围缩小至华社和独中来看,他相信数码鸿沟不至于这么大。

部分独中出席率近90%

在学校停课的这段期间,他一直都有关心各独中的线上教学情况。据他了解,虽然有些独中起初并未获得学生热烈响应,但经过一段日子的宣导以后,部分独中线上课堂的学生出席人数已逐渐攀升至80%至90%,甚至有独中创下100%线上课堂出席率。而独中的线上教学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反应,他相信这是因为华人有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观念,所以家长无论如何都会尽可能满足孩子对配备的需求,不希望孩子耽误学习。

至于困扰很多人的网络数据用量问题,他说,杨忠礼基金会早前将公益项目的受惠群体扩大至独中生,独中生家长如今也可免费申请40GB网络数据的YES 4G SIM卡,这帮助减轻了许多家长的负担,学生无需再担心数据用量的问题。但不管怎样,他认为政府始终必须重视线上教学所面对的各种问题,并提出长远的解决方案。


線上教學遍地開花

严格来说,董总并不是唯一安排独中老师在线上公开授课的单位。像砂拉越古晋中华第三中学,老师们原本给自己班上学生讲课的视频会被上载到学校的脸书,意味着其他班级和其他学校的学生,甚至任何人都能观看这些视频。尽管这些老师可能本来只是想给自己的学生讲课,但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种做法其实也算是线上公开课。

疫情过后,独中的线上公开课还办不办得下去,这问题恐怕目前没人有答案。眼下董总需要做的,就是先帮助偏乡和弱势的孩子,在学校停课的这段期间不至于荒废学习。



作者 : 本刊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