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0 10:00:00  2268449
工程+人体 生物医学工程挑战大
教育导航



在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的当儿,为社会大众尽心尽力服务的除了有站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其实还有一群在背后默默付出的生物医学工程师和生物医学科学家。

或许他们并不如医护人员般显眼,但要是医疗体系缺少了这群幕后守护者,也许医疗设备就无法顺利运行,医护人员也无法第一时间得知病患的检测结果,给予适当的治疗。


●报道:本报 郭慧筠 

●图:本报资料室、受访者/相关单位提供

马来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主任祖利亚纳博士表示,生物医学工程系(Biomedical Engineering)顾名思义就是生物医学和工程的结合,课程内容包括电机工程,如电路、医用电子等;机械相关科目像生物力学、流体力学、人体运动、静动力等以及生物相关科目,如组织工程、生物材料、生物化学及分析等。

“当然在第一学年,学生少不了要学习解剖学与生理学,因为生物医学工程是一门应用工程知识到医药及医疗领域的科系,所以学生需在进一步了解人类和机械之间的相互作用前,先理解人体系统的运作。”

除此之外,随着工业4.0到来,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也被纳入课程内,学生可从中学习利用大数据来预测疫情的发展趋势,并研习智慧医院的系统互用性等等。

她说,生物医学工程是具有挑战的科系,需要依靠热忱来一一克服过程中所遭遇的关卡,“生物医学工程不只有工程,还包括人体系统,而人体复杂且多变,所以要完全清楚人类和医学设备间的相互作用其实是一大挑战。”

马来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高级讲师马斯莎西达雅娜博士补充,生物医学工程是具备应用性的学科,需要把学习到的基本知识应用到现实生活中,这也是学生面对的挑战之一,尤其当面临突如其来的疫情大流行,更要懂得学以致用。

她举例,就像要如何在短时间内,改建博览中心成为冠病隔离与治疗中心,就是生物医学工程师需要应对的挑战,“不过要是对这领域充满热忱,并且想对社会作出贡献,生物医学工程的确是学生可以考虑的领域。”

而生物医学工程师如同其他领域的工程师一样,毕业生需向马来西亚工程师委员会(Board Of Engineers Malaysia)注册方能执业,还要拥有至少3年工作经验,再经过专业考核后,才能获得专业工程师(IR)资格。

至于生物医学工程系跟生物医学科学系(Biomedical Science)的分别在于,前者属于工程系,后者隶属医学系,“生物医学科学并不涉及工程知识,主要是关于生理、药理及病理,而且会在实验室内做测试或试验。”

生物医学工程科系出路广

祖利亚纳说,生物医学工程师是精专的职业,随着医疗领域发展蓬勃,加上科技不停演变,毕业生的就业前景看俏,不必担忧缺乏机会。

“生物医学工程涉及的领域广泛,毕业后不只能投身医疗行业,基于学生同时拥有机械及电机工程背景,他们也能投入电机工程或机械工程行业,主要视乎他们的热忱所在,但多数毕业生都会进入生物医学领域,为医院、开发及供应医疗设备的企业,或研发部门服务。”

祖利亚纳说,生物医学工程是具有挑战的科系,需要依靠热忱来一一克服过程中所遭遇的关卡。
祖利亚纳说,生物医学工程是具有挑战的科系,需要依靠热忱来一一克服过程中所遭遇的关卡。





生物医学工程师其中一项工作范畴就是协助医院规划及维护医疗设备,除了在购买医疗器材上给予恰当的建议,以确保医疗设备符合当前需求,当医院购入新医疗设备或系统,生物医学工程师也要知道安装的程序、合适的安装地点等。

由于部分医疗设施有特定的使用期限,因此如何规划设备的寿命亦是生物医学工程师的职责之一。除此,身为生物医学工程师,也需熟悉医院建筑的标准,懂得设计新医院或改造现有的医院。

生物医学工程师同样可投身研发领域,发明或革新医疗器材协助病患复原,以及确保医疗设备材料与人体兼容,并不会给人类带来危害。

康复工程属生物医学工程系范围

“康复工程是生物医学工程系的其中一部分,当中涉及义肢和矫形器,所以创造医疗器材帮助病患复原亦是生物医学工程师的任务之一,就像改善义肢的性能,好让失去腿的病患还有机会跑步和爬山,而人工器官和手术机器人也在生物医学工程师贡献的范围内。”

马斯莎西达雅娜说,想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学生,生物医学工程的确是可以考虑的科系。
马斯莎西达雅娜说,想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学生,生物医学工程的确是可以考虑的科系。





马斯莎西达雅娜透露,在冠状病毒病疫情来袭之际,学术界也有进行了不少研究,如怎样过滤病毒,以加强个人防护设备的防护功能,甚至可重复使用、替代实时聚合酶链反应(RT-PCR)的检测方式等,旨在改进当前的医疗状况,并协助前线医护人员抗疫。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生物医学工程师依然如常工作,还要24小时候命,以确保所有的医疗仪器正常运作,包括用以检测病毒的相关仪器,以免检测结果出现偏差。

“也有投身在医疗或实验室设备制造领域的毕业生,目前正努力供应需求量高的呼吸器,还有的毕业生在疫情时期,负责规划临时病房的器材事宜,大家都在医疗领域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生物医学工程师其实是默默付出的幕后英雄。”

祖利亚纳和马斯莎西达雅娜同样为能够成为生物医学工程领域的一分子感到自豪,“生物医学工程师的确能为社会作出贡献,尽管我们不像前线医护人员被人们看见,但我们的工作一样在挽救着生命。”


作者 : 郭慧筠(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