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0 08:10:00  2268649
郑丁贤.5月18日会发生什么事?
星期天拿铁

问:5月18日国会会对慕尤丁投不信任票吗?

答:必须清楚的是,议长接受马哈迪的动议,不代表这项动议会进行辩论和表决。

接受动议,只是接受它排入国会议程;由于它是私人动议,还是会排在议程的后面来处理。

而国会之前已经宣布,5月18日国会会期只有一天,先是国家元首开幕,然后是提呈政府法案;没有辩论,也不设问答时间,之后休会。

马哈迪的动议排在政府法案之后,在程序上很难有出头天。

问:但是,会不会有意外或破例,而进行表决?

答:有的。如果把政府法案搁置,私人动议就有机会“扒头”,从后头超车上来。

但是,这必须是政府,即是首相的意愿和决定。

问题是,慕尤丁会让国会表决,对他进行不信任表决吗?

可能性不高,但是,不代表完全不可能。

如果慕尤丁有高度信心挫败不信任动议,他可以借这个机会接受表决,来反证明他的首相位子获得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从而加强他担任首相的公信力,稳固接下来3年的地位。

3年之内,他也可以不必再面对反对者对他出任首相继续置疑和挑战。如此,也给马哈迪一记回马枪。

当然,他必须很有把握,确保不会翻船。

问:为何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接受马哈迪提呈不信任首相的动议?

答:站在公平推定的原则,我们必须假设阿里夫是中立的议长;他接受不信任动议,不代表他倾向任何一方。

尽管他是希盟政府时期推荐的议长,也有诚信党的背景(他曾经担任诚信党专家顾问理事会的成员,也是纪律委员会的主席,但在受委议长前辞职),但作为现任议长,他必须维护议长的专业操守。

因此,接受马哈迪和刘伟强的相关动议,应该是出自专业的考量,而不是政治立场使然。

要记得,议长不仅必须要公正,而且必须被视为公正。阿里夫是法官出身,深知这层道理,以树立本身的历史地位。

问:如果5月18日没有对不信任动议进行表决,之后又如何?

这项动议会留在本届国会的议程,下一次的国会会议(7月13日)还是在议事程序表内;但是,它依然排在政府法案之后。

不过,对慕尤丁而言,虽然没有遭到直接威胁,却是芒刺在背,会很不舒服。

问:万一不信任动议有表决的机会,会有什么结果?

这是一个假设的问题,当然,凡事也都有万一。如果进行表决,从目前台面上的情况,对慕尤丁有利。

不信任动议必须获得国会过半数(112或以上)的支持,而估计挺慕的国会议员掌握半数以上,约有114到115人。

不支持慕尤丁者,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倒慕,要慕尤丁下台;另一类是观望,到时可能参与倒慕,也可能弃权。

倒慕的是马哈迪和他的亲信,以及沙巴民兴党,两者控制的国会议员,分别是马派土团4人,以及民兴党9人,加起来是13人。

而马哈迪的行动,并不在希盟的计划之中,甚至没有预先照会希盟,以致希盟总秘书赛夫丁表示,希盟巨头必须召开紧急会议讨论。

希盟有本身的考量。第一,在目前的条件下,倒慕的胜算有多高?第二,如果真的慕尤丁被推翻了,谁来出任首相(马哈迪不会是它的优先选择)?第三,如果慕尤丁寻求元首解散国会,希盟是否准备在此时面对选举?

而马哈迪自己也表示,要通过不信任动议很难,因为慕尤丁已经掌握了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

问:既然如此,为什么马哈迪又要提呈不信任动议?

答:这可能是马哈迪的性格使然,一旦他视为主要的敌人,就难逃他的纠缠;既便胜算不高,自己也没有得到好处,马哈迪依然会确保对手没有舒服的日子。

况且,此时不追击,以后还有多少时间和机会?

另外,这也可能是为土团6月30日的改选,先对慕尤丁施加压力;如果党员感觉马哈迪影响力仍在,而慕尤丁地位不稳,就可能倒向马哈迪这一边。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