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1 10:00:00  2269309
曾舒晴 /没有所谓善恶,只有荒谬
读者投稿

若有一天我们犯了罪,昔日所做过的事和生活中的表现,会不会成为用来审判我们的罪证呢?我想,这是《局外人》这部小说里最想表达的中心思想了吧。小说的规模甚小,篇幅不大,却是阿贝尔·加缪的小说成名作和代表作之一,堪称20世纪整个西方文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小说之一。小说采用了对刑事案件与监狱生活的描写,而这个方面现实的状态与问题,是广大社会层面上的人们都有所关注和认识的。

小说主人公默尔索以第一人称“我”开始了整个故事。默尔索是一家公司的平凡小职员,他没有世人所谓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世故考虑。平常生活就不咸不淡地过着,直到认识了仓库保管员雷蒙。雷蒙因为桃色纠纷而被几个阿拉伯人盯上,在一次的海滩行中,主人公默尔索用雷蒙的手枪枪毙了他在海滩上偶遇的雷蒙仇家,那位阿拉伯人。

“我意识到我打破了这一天的平衡,打破了海滩上不寻常的寂静,在这种平衡与寂静中,我原本是幸福自在的。”

被逮捕后,默尔索非常干脆地承认罪行,在他看来这是一单简单不过的案件。不过很快的,默尔索发现,在整个审讯过程中,人们对他所犯命案的来龙去脉并不感兴趣,而是用他日常生活中的细节表现来审判他:把母亲送进养老院、在母亲丧礼上表现冷漠、丧礼后第二天看了场搞笑电影等行为小节,都成了严厉审查的项目。这些细节在法律上成为“毫无人性”等判语的根据,而这些判语导致法庭最终判了默尔索死刑。

我是个“局外人”

在整个案件中,人们是在把默尔索撇开的情况下处理这桩案子。默尔索的命运由他们决定,而这命运并不取决于那件命案的客观事实本身,而是取决于他身边的人们如何看待他这个人。在审讯进行时,检察官对于证人们的提问也一直围绕着默尔索的日常生活。他平常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成了人们,不,甚至是法律,来衡量他是不是“有罪”的标准。

加缪对于默尔索的人物描述也是独特的,比起其他小说里的主人公般有着执着与上进的性格,默尔索的性格内向和情态平淡与他们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更大程度地引起读者的共鸣,没有任何夸张的修饰,描述了一起悲剧的经过。

当意识形态渗入了法律领域,决定了司法人员的态度和立场,那么法律是否还存在公正性?这或许是加缪在这小说里最想带出的意思,或许我们都应该思考,现在我们所信任的法律,是否真的是以一个客观形式运作着。又或许,在不知不觉中,有不少的人们,在这我们认为完善的法律制度中,成了和默索尔一样的祭品呢?


作者 : 曾舒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