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7 07:00:00  2269427
AKASHA助学习者放下家庭伤害,与父母和解自我救赎
家庭生活

AKASHA举办读书成长工作坊,结合读书会模式,透过工作坊实地操练、老师引导、团体分享和小组讨论来达致学员自我成长。
AKASHA举办读书成长工作坊,结合读书会模式,透过工作坊实地操练、老师引导、团体分享和小组讨论来达致学员自我成长。

双亲节又到了,大家纷纷在社媒用“爱心大餐照片、空中大喊我爱您”洗版,但是这些流于表面的“孝顺”真的是发自内心吗?

还有不少人因为道德枷锁,从不敢承认自己对父亲或母亲是怀恨的;更有的是与家人关系撕裂,无法修补。与其下半生继续与怨恨纠缠,不如学习放下,给自己开启新生命的机会。

起来看看AKASHA学习型社群的学习者如何理解生命的问题,重塑一个全新的自己。

AKASHA学习型社群创办人林润崧,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9年。
AKASHA学习型社群创办人林润崧,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9年。

林润崧:生命问题,要理解不是解决

林润崧本身来自一个破碎家庭,15岁那年因父亲有外遇,导致父母离婚,过程带给他羞辱与伤害,形成了他出社会后的一种性格,包括会利用别人,对人不信任、逃避问题、诸多借口,不管他去到哪里这样的个性都跟着他,成了人生里的绊脚石。

“我在台湾大学时遇到的人事冲突,同样延续到了工作领域里。加上921大地震,让我体会到了无常的滋味,当时的生活信念一夜间被摧毁。我因此变得封闭、忧郁、出现工作倦怠的状况。”

当时他透过台湾的刘仁州老师,初识了生命成长课程。同年,他回马高中母校做辅导老师,但他发现学校的系统跟资源只限于知识教学,无法帮助学生改善家庭问题,特别是跟他拥有相似经历的学生。于是,他再次回台,以1年8个月的时间向老师学习。

“刘仁州老师是‘道德重整’的全职志工,他发起一系列的生命成长课程。我跟他在台湾、印度跑了17个月的活动,透过不同的生命学习。学习如何陪伴和探索,如何去找寻答案,如何跟生命的难题做和解。生活问题可以解决,但生命问题是要来理解,不是要来解决的。”

他将课程完全掌握,回马后在地化并投入实践,2005年创办AKASHA学习型社群至今已15年。

“我回马后也开始了我和父母和解的历程,像是生命的一场淬炼。母亲很快便理解,并已原谅父亲,但我和父亲间的和解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年都会办一场生命成长大会,每年邀请他都没来。

“11年后他出现了,我便借着机会在大会上跟他道谢,谢谢他给我生命;道歉,心里曾有过不想当他儿子的念头;道爱,我可以不接受他的行为,但他是我的父亲;跟他道别,不再以孩子的态度跟他互动,而是以成人孩子的态度来跟他互动。"

“2018年我的父亲因癌症去世,即使他已离开,和解的关系还要继续做,因为结束的是他的生命,不是我跟他的关系。当想起他带给我的伤害时,我选择原谅,这份爱足以让我们建立成熟的父子关系。”

透过学习重塑人生

生命的发展面貌因人而异,AKASHA学习型社群鼓励人们向自己的生命故事学习,生命的种种挑战、课题以及它的罪与痛,均可透过学习而来的一种能力,跨越消融,找回绽放的人生,越活越精彩。

AKASHA学习型社群提倡社会和成人教育,以“生命课题”为学习方向。生命课题涵盖生老病死,社会上相当多组织在做老、病与死的课题,但“生”的课题却为数不多。

社群执行长林润崧表示,有人因疾病之苦去寻死,家庭、婚姻问题、对社会愤恨、人生活得没价值、生涯没有规划,都归类为‘生’的课题。

“事情的发生其实有迹可寻,只是社会的教育强调机制、技术、科学等,对于‘心’的部分少之又少。AKASHA针对现实生活上遇到的生命课题给予协助,提供平台、陪伴和解决方案,让人们看见继续走下去的路。”

AKASHA介于心灵辅导与生心灵成长之间,提供个别谈话和资源的鹰架。“所谓的鹰架主要是‘陪伴’,当遇到问题的时候,不能期待一天内便可解决,它需要一个学习理解的成长历程。AKASHA提供面对问题的方式相当多,让有需要的人在感觉安全、有尊严的情况下,向自己的生命学习,从中找到面对和解决问题的力量。”

他表示,每一个想要透过学习,改变生命的人的案例都是独特的。AKASHA旨在探讨原生家庭对个人的影响,为曾经被家庭伤害的心,进行疗愈重新认识自己、建立自信,透过和内在小孩的沟通,寻找真我,与过去的事件和解,不再影响现在的生活。


AKASHA老师助理蔡慧燕,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2年。
AKASHA老师助理蔡慧燕,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2年。

蔡慧燕:學會向命運臣服

今年53岁的蔡慧燕,来自父母离异的家庭。没有父母的日子她被婆婆带大,直至16岁婆婆离世以后,妈妈才来接她。她一直很渴望得到妈妈的爱,但妈妈染上赌瘾,对家置之不理,她的期望因而落空,爆发冲突。18岁以后,她便离家到外工作,长达7年没回家过年,以为可以逃离原生家庭带来的问题。但即便结婚了,婚姻还是出状况,常想离婚。

“碰上AKASHA,以《家庭会伤人》这本书开始,开启了我12年的生命学习历程。这些年的收获包括‘与自己和解’,过去的我面对事情都以‘愤怒’来应对,掌控欲很强,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完美,人际关系因而也出了问题。当我读到《拥抱内心的小孩》一书时,才发现原来是我内心的小孩长期被忽略导致。学习后,我的情绪不但平稳了,也可以很坦然开敞地跟人相处。”

“与父母和解”是她的另一个收获。她父亲外遇离家22年,中风后母亲宽容地允许父亲回来。但她对父亲很陌生,种种的内心纠结,也让她产生愧疚感。

“我觉得我需要尝试和父母做和解,过程中我对爸爸的陌生和愧疚感会比较快消失,但与母亲之间很难。其实我和女儿的关系也很糟糕,学习后我清楚知道若没有与父母和解,很难跟子女进入亲密关系。”

此外,她也患有家族遗传性肾多囊症,5年前开始洗肾。“过去我常问为什么是我?学习后我听见一把声音说‘为什么不是我?’,这句话很有力量,让我学会向命运臣服。我最终穿越了内心最大恐惧,即使需要洗肾,我的内心是平静的,不再为病发愁。”

AKASHA老师助理骆顺玲,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0年。
AKASHA老师助理骆顺玲,生命成长学习资历10年。

骆顺玲:没有人天生就会当父母

因害怕面对死亡,骆顺玲没有陪伴父亲去洗肾,父亲在洗肾台离世那天,她和母亲都不在,导致她感到懊悔,对母亲也产生怨恨,从此与母亲的关系变得恶劣、恶言相对。有次吵架,她对妈妈说:“你去死吧!”当天晚上妈妈离世了,让她因此陷入自责边漩涡里。当年她42岁,开始效仿生前的父亲,以酗酒来麻醉自己。

喝醉后,她会动手打女儿,打得她伤痕累累。“我不快乐,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有次我跟先生吵架,要女儿做选择,还以离家出走作威胁,但女儿叫我走!让我想起32岁那年,妈妈好赌,我也说过同一句话,要她走!”

她开始意识到,同样的问题发生在自己和女儿身上。“有朋友因而介绍亲子课程给我,但因没有清除内心的垃圾,我的问题并没有真正的改善。有次听到‘家庭会伤人’的课程,我就知道我很需要。”

她在感觉很有安全感的环境里学习了十多年生命成长课程。今年51岁的她透露:“透过课程,我从中看到父母酗酒赌博的问题,了解到没有父母一出生就会当人爸妈,以及我为何会变成一个怪物,过后在课程里学习陪伴及治疗自己。我喜欢的一点是,由自己开始做改变,若连自己都改变不了,我还能怪谁呢?”

今年她女儿已14岁,会主动告诉她说,过去因父母吵架导致她很自卑,不想要这样的家。她很庆幸自己的学习和成长,才没有把女儿复制成自己可怕的模样。

 AKASHA芙蓉志工团团长陆禀豪,生命成长资历6年。
AKASHA芙蓉志工团团长陆禀豪,生命成长资历6年。

陆禀豪:感受到爱的流动

小时候非常乖巧的陆禀豪,是家中唯一的孩子。23岁那年的他与19岁的前妻,因觉得父母控制太多,而双双离家出走,把家长急得登报寻人。

离家后他们的生活过得并不好,27岁那年母亲因癌症去世,同年他决定与太太离婚。过后他渐渐染上了严重的烟、酒和毒瘾,借此麻醉自己。

29岁那年,他父亲在无预兆之下离世,虽与父亲不亲,但当下他领会到家只剩下自己一人,整个人变得空洞孤寂,最后想跳楼寻死,幸好内心一个声音要他自救,拉了他一把。

“30岁 那年我约了AKASHA  老师面谈,老师一针见血的说出问题。那时我性情暴躁,个性很扭曲。老师让我需要的时候去散散步,持续一年,一星期面谈一次,我的情绪稳定了许多,过后开始上‘家庭会伤人’的课。持续6年的学习,老师给我的协助,就像把洋葱切开般,哪里坏就挑出来。过程很痛,但一个要寻死的人,为了自救,我豁出去了。

“在父母死亡的课题上,我领悟到过去我是个妈宝,他们去世是要我成为有担当的人。学习后我才明白,当初父母做的,是他们当时唯一可以做且最好的选择。年轻时我不了解,才会跟他们对抗。我内心接受了父母以后,便感受到了‘爱’的流动。”

今年37岁的他,找回了做人的自信、尊严,还有为社会服务的能力,目前是芙蓉区的志工团团长。

Akasha学习型社群的联络方式:

询问电话:016-3318763  (可以Whatsapp) / 办公室电话: 03-89596877(恕目前只接电话,暂不接受到访。)

电邮: [email protected]

官网:www.myakasha.org

脸书官页 :facebook.com/myakasha.org

作者 : 本报 谭宝婷,摄影:本报 黄安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