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8 09:40:00  2270048
颜振利/流动之人七:共情
速写本子

3620SWY202051212672806612.jpg


正当冠状病毒病疫情给了社会一个机会,检讨资本与劳力的分配比例,及贫富资源差距的问题时,也给了大家一道人道难题。

移工、非法移工、已注册难民、非法入境难民……在经济遭受重击时,社会该如何处理身分各异却可能重叠的他者,人们过去几周在各方平台都给出了明确态度,加上政府处理移工宿舍感染群时极为引人诟病的初始立场,只能说我们社会在命运共同体的认知上,有待进步。

过去二十几年来,给予我们经济与劳力最大支撑的,便是这个流动于社会边陲的弱势群体。许多网民在灾难当前选择诬蔑另一个遭受压榨的底层族群给社会带来麻烦,并恫言     要把这些人送回原来的地方,便显示了缺乏同理能力的胸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个群体不好受之际,相对安好的另一个群体,不可能独善其身。尽己可能来支援他人,其实就是支援自己。

再不然,再回想当初自己的先辈来南洋的辛酸史,小心检视自己,是否已不小心成为了那个先辈口中欺压自己权益、不管自己生死的权力雇主。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