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4 07:00:00  2270152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3】大马华人在缅甸:发展快机会多
专题



 相对于东南亚很多国家,缅甸的改革来得比较晚,至今在仰光市区仍可见到纯朴的生活样貌。
相对于东南亚很多国家,缅甸的改革来得比较晚,至今在仰光市区仍可见到纯朴的生活样貌。



科技公司高层李福强和黄金水:当地人愿学习,很快跟上发展步伐 

马来西亚人在缅甸涉及很多不同行业,包括资讯科技这些走在时代前沿的行业。像Mastech这家由马来西亚人创立的公司,在缅甸已有二十多年历史,仰光一些标志性建筑的系统都属于这家公司的项目。

李福强(36岁)是在2013年左右来到缅甸工作,当时缅甸科技还很落后,但很快就追上了。他说:“举个例子,马来西亚的电讯公司通常是从2G、3G再过渡到4G,可是缅甸这里很特别,他们直接迈向4G,不需要经历科技变革,这是为什么缅甸能够很快迎头赶上。”

Mastech最初创立是一家资讯科技公司,直到近年业务变得更多元化,提供包括闭路电视、防火设备和通讯设备在内的特低电压系统。

去年,Mastech大概有120个员工,当中只有5个马来西亚人,其余都是缅甸人。虽然缅甸改革开放是最近几年的事,可是李福强说,这里员工胜在很乐意学习,所以能够很快跟上科技的发展脚步。

接送服务是求职要求

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黄金水(43岁),9年前就已经来到缅甸,前年才加入Mastech。他认为,缅甸以前之所以落后是因为国家的因素,但缅甸人其实很聪明。“市场开放后,他们很乐意去接受新的资讯和科技,在学习方面是蛮强的。而且他们会活学活用,所以这个国家真的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Mastech门口停了几辆像泰国嘟嘟车的载人货车,原来这跟缅甸人的工作文化有关系,他们求职时通常会询问公司有没有提供接送服务,因为对他们而言,接送服务是他们考虑要不要应聘的关键因素。

尽管缅甸的工作环境跟马来西亚不太一样,可是说到会不会鼓励大马人来这边工作时,李福强坚定说当然会,“因为这里有的是机会。”

李福强(左)和黄金水(右)任职的Mastech公司是由马来西亚人创办,仰光有好几个标志性建筑的系统都属于他们公司的项目。
李福强(左)和黄金水(右)任职的Mastech公司是由马来西亚人创办,仰光有好几个标志性建筑的系统都属于他们公司的项目。



李福强和黄金水皆表示,缅甸人胜在乐意学习新知,所以他们能跟上科技的发展脚步。
李福强和黄金水皆表示,缅甸人胜在乐意学习新知,所以他们能跟上科技的发展脚步。






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前主席拿督梁景文:开放太快,地价物价飙升

许多目前在缅甸当老板的马来西亚人,都是从1990年代就过来创业,拿督梁景文(54岁)是其中一人。

1992年,梁景文在新加坡一家船务公司工作,开始跟缅甸有了接触,当时只带了3条裤子和几件衣服就来到这里。7年后他娶了缅甸太太,从此在这边创业,包括代理台湾渔船及涉足建筑业。

当初刚来缅甸的时候,他觉得生意不难做,“因为这里当时还很封闭,而且这边的人始终还是很讲信用。”他说,越早进来越能抢占先机,这跟买房子的道理一样,在房价还没有飙涨之前最好先把房子买下来。

然而他说,缅甸的商业结构在2011年后起了变化,开始有一些不良文化出现,例如做生意被赖账。大环境的改变对他不无影响,譬如这几年建筑业竞争很激烈,他决定结束生意。

有一点他很感恩的是,他的岳父是缅甸的退伍军人,因为这层关系,让他当初得以少走许多冤枉路。他表示:“坦白说,我很尊敬我的岳父,他是清官,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靠他以前一些下属的关系,指导怎样做生意,我们才慢慢做起来。”

缅甸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吸引了很多外资,可是地价和物价也跟着飙升。他举例:“在吉隆坡,一个月薪水以2000令吉来说的话,吃个鸡饭可能要8块钱。可是这边的人,赚大概四五百令吉,去吃个鸡饭也要8块钱。”与此同时,缅甸人开始意识抬头,从以前服从性很高,“变得现在会顶嘴、会反抗了。”

他认同没有一个国家应该永远封闭,“但开放要有节奏,缅甸开放太快了。”

缅甸刚开始改革的时候,梁景文曾经担任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主席,拥有广大人脉。他说,1990年代刚过来的时候很少遇到马来西亚同乡,“但现在多了很多,近两年进来了很多我们不认识的年轻人。”

去年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因为中风而在缅甸北部接受传统治疗,情况恢复得不错。因为这场大病的缘故,他的人生观有很大改变,认为健康才是最大财富。

回大马像回娘家

问他有没有考虑回来马来西亚发展事业,他坦言其实很想,“但他们欢不欢迎我?”虽然马来西亚也换了政府,可是他觉得很多事情其实跟缅甸一样是换汤不换药。

如今每当有人问起他是哪里人,他会说:“我是马来西亚华人,长期住在缅甸。”他笑称马来西亚在他心中就像娘家一样的存在,“回马来西亚像是回娘家。”


梁景文1990年代刚到缅甸的时候很少遇到马来西亚同乡,但他说近两年这里来了很多马来西亚年轻人。
梁景文1990年代刚到缅甸的时候很少遇到马来西亚同乡,但他说近两年这里来了很多马来西亚年轻人。




电影院业者叶敏儿:戏票贵仍爱看电影,最喜欢恐怖片

好莱坞电影《复仇者联盟4》去年上映时,仰光每家电影院几乎天天都爆满。但是时间如果拉回六七年前,能够在缅甸上映的外国电影其实不多,而且当时缅甸的电影院也没现在这么多。

如今,缅甸各大购物商场几乎都有电影院,其中一家叫作Mega Ace的连锁电影院,其实是马来西亚公司在这里的投资,其首席执行员叶敏儿也是来自马来西亚。

叶敏儿说,公司早年来缅甸考察市场时,这里电影院并不多,而且电影院通常只播映本土电影,很少外国电影。她的公司2013年正式进军缅甸市场,当时第一部发行的电影是《钢铁人3》,甫上映就票房大卖。

有鉴于外国电影很受缅甸人欢迎,加上这里人口是马来西亚的双倍多,因此她的公司看好缅甸的电影市场潜力,在2015年开设了第一家自己的电影院,至去年底为止总共在缅甸设立了10家电影院。

这些年来,她的公司为缅甸引进了许多外国卖座电影,包括成龙和甄子丹的电影。以票房来说的话,她透露《安娜贝尔》、《厉阴宅2》是历年来其中几部票房最高的电影,“因为缅甸人喜欢看恐怖片。”

据她了解,缅甸电影市场在1970年代其实非常蓬勃,当时有两百多个放映厅,可是后来因种种因素,电影院越来越少,直到近年缅甸改革开放后,电影院数量才又增加。

目前在缅甸,2D电影的票价大概是3.5美元,3D电影则介于4至4.5美元,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不算是低廉的消费。不过缅甸近年依然生产很多本土电影,当地人也都很支持本地作品。

如今虽然有越来越多英文电影在缅甸上映,可是英文电影还是受到一些不明文的限制,例如只能有英文字幕,不能有缅文字幕。另外,这里也有电检局负责审查电影,不过叶敏儿说,只要不是意识太大胆的画面基本上都能过关,包括亲吻镜头也没问题。

近年线上串流平台大举攻占世界各地的影音市场,但对缅甸电影院暂时没造成影响。叶敏儿说,到电影院看电影对缅甸人而言毕竟还是有新鲜感,何况她公司引进的不只是电影,还包括先进的音效和影像技术,为观众提供一流的观影体验。

她提到这里有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每当有印度电影上映,观众的反应往往都很热烈,例如他们会一边观赏一边拍手跳舞,甚至对着海报膜拜。她说:“他们很感恩电影院播放这电影给他们看,”这一点是在马来西亚看不到的。

亲身见证蜕变过程

叶敏儿从2013年就到缅甸帮公司开疆辟土,每个月会在这里待上两三个星期。她记得当年刚来缅甸的时候,缅甸还没完全开放,很多事情是在之后短短几年来个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些改变虽然马来西亚也曾经历过,可是缅甸的蜕变过程还是让她觉得很有趣。

她说:“每一次过来,每一次都看到不同的进步、不同的changes。对我而言,每次来都好像第一次到缅甸。”


叶敏儿经常往返仰光和吉隆坡,她每一次过来都看到缅甸有不同的进步。
叶敏儿经常往返仰光和吉隆坡,她每一次过来都看到缅甸有不同的进步。




叶敏儿的马来西亚公司于2013年进军缅甸市场,至去年底为止在当地设立了10家电影院。
叶敏儿的马来西亚公司于2013年进军缅甸市场,至去年底为止在当地设立了10家电影院。



延伸阅读: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1】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大马帮最团结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2】大马华人在缅甸:创业难,不难!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4】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华人严冬后见暖阳



作者 : 梁慧颖(副刊记者)、摄影:苏思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