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5 07:00:00  2270153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4】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华人严冬后见暖阳
专题


缅甸曾经被英国殖民统治,1948年独立。司雷宝塔附近有很多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建筑,跟新建的高楼大厦相映成辉。
缅甸曾经被英国殖民统治,1948年独立。司雷宝塔附近有很多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建筑,跟新建的高楼大厦相映成辉。



比起马来西亚华社,缅甸华社的命运相对坎坷许。当地华社在60年代经历过一段黑暗时期,不仅华文学校和华文媒体被迫关闭,而且还发生排华事件,许多华人商铺遭洗劫一空,还有人不幸丢了性命。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缅甸华人处处受到压制,以致很多人要不移居海外,不然就是接受同化。直到最近这二三十年,缅甸政府放宽过去的一些限制,当地华社才逐渐从沉寂中复苏过来。


缅甸跟马来西亚一样,都曾经受过英国殖民统治。走在仰光市区除了可以看见不少殖民时期留下的景观,还可以看见类似香港唐楼的旧建筑,而这些建筑多集中在市中心的唐人街。

仰光唐人街的主要大街叫作广东大道,是因为广东人早期多聚居于此。可是如今在这里生活的人,从样貌上已很难分辨到底是华人或缅族人,因为他们不管穿着或生活习惯都很相似,华人只会说缅语而不会华语的情况也相当普遍。

严格来说,仰光华人的情况不能反映全缅甸华人都是如此,这是因为缅甸华人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不同地区的人有着不一样的生活样貌,例如在缅北,由于其地理与中国接壤,当地华人的生活文化依然深受中国影响,不像城市地区的华人,生活上已经跟缅甸水乳交融。

由于缅北与中国邻接,两国人民很久以前就已有来往。而比较近代一波移民潮发生在19世纪英国殖民时期,这时期许多中国人经由海路过来,有的人先在马来亚和泰国上岸,之后一批则在缅甸上岸,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

关于缅甸的华裔人口,通常说法是3%,但实际人口有可能超越这数字。在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又称瓦城),华裔人口就占了3至4成。

宗亲会和同乡会团结互助

缅甸华人主要由福建人、广东人、云南人和客家人组成,这里有许多宗亲会和同乡会,例如缅甸福建同乡总会,旗下就有多达49个团体。

缅甸太原王氏家族会是其中一个坐落于仰光唐人街的宗亲会,会所外观看起来仍相当坚挺,但里面设施明显经过岁月磨砺。1967年缅甸发生排华事件时,这里的家具和一切陈设,甚至连保险柜和石碑均遭到破坏,4年后才完成修建。

王氏家族会110年前成立,当初创立的目的跟马来西亚众多华团一样,都是为了敦睦情谊和团结互助。至今每当会员有喜事或白事,只要有需要家族会就会伸出援手。每个星期天上午,会所里还都会有聚会,秘书王义盛说:“谁都可以进来谈天说地,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提出来要求家族会帮忙。”

关于1967年排华事件,老一辈缅甸华人大多都不愿多谈,但历史伤痕无法抹去,当时确有很多华人店铺遭到洗劫和破坏,许多人不幸被杀害,对华社造成极重的创伤。

那次事件平息之后,缅甸华人并没有因此而拨云见日。尔后1982年,缅甸通过公民法,将身分证分为红卡、蓝卡和绿卡3种,进一步影响了华人的权益。许多华人只能拿到蓝色和绿色身分证,这两种身分证与根正苗红的红卡相比,在许多方面均受到限制,例如上大学时无法修读医科、工程等热门科系。

华教断层逾20年

除此之外,缅甸华文教育也曾经受到严重打压,这要从1965年,缅甸政府颁布《私立学校国有化条例》说起。当时缅甸政府将所有私立中小学收为国有,全缅甸三百多所华文学校因此被政府接收,不再用华文授课。此后缅甸中文教育中断了二十多年,导致很多华人子弟不谙华文,甚至有的人连自己的华人姓氏也不知道。

直到1980年代后半期,缅甸政府放宽对华文教育的管制,仰光各地才陆续开办华文补习班。就在距离王氏家族会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作庆福宫的庙宇,庙里有个庆福华文学苑,是缅甸最早以寺庙形式创办的一所华文补习学校。这里的教室设备虽然简陋,但学生可以堂堂正正学华文,比起上一代毕竟还是幸运。


缅甸有许多历史悠久的宗亲会和同乡会,像缅甸太原王氏家族会,今年便迎来成立110周年。
缅甸有许多历史悠久的宗亲会和同乡会,像缅甸太原王氏家族会,今年便迎来成立110周年。



庆福华文学苑是以庙宇形式创办的一所华文补习学校,将曾经中断的华文教育传承下去。
庆福华文学苑是以庙宇形式创办的一所华文补习学校,将曾经中断的华文教育传承下去。





许多年轻人都称昂山舒吉为“素妈妈”。王丽仙认为:“有素妈妈在,缅甸还是有一定的希望。”
许多年轻人都称昂山舒吉为“素妈妈”。王丽仙认为:“有素妈妈在,缅甸还是有一定的希望。”



王丽仙:资讯开放,年轻人与外界接轨

缅甸许多华人家庭目前已来到第三和第四代。这一代年轻人刚出生时,昂山舒吉依然被软禁,但如今昂山舒吉已贵为缅甸的国务资政,年轻人现都亲切称呼她作“素妈妈”。

目前定居仰光的王丽仙(27岁)是家中的第三代,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而且会说云南方言。她小时候在掸邦首府东枝长大,身边人主要都说华语,直到她高中毕业移居仰光之后,才接触比较多缅族朋友。

曾经,缅甸是个资讯封闭的国家,但如今她可以随时透过脸书、谷歌和Instagram与世界连线。她认为资讯开放有好有坏,好处是大家能够接受的资讯比较多,坏处是多了很多键盘侠,仿佛谁都能轻易去评论他人。

对于政治,她说缅甸年轻人还是挺关心的,她本身也很敬仰昂山舒吉。即使昂山舒吉近年因为罗兴亚人课题而遭到国际舆论抨击,但是在她心中,“有素妈妈在,缅甸还是有一定的希望。”

像她这个年纪的缅甸年轻人,许多都向往出国见见世面,她本身也曾经在中国广州留学4年。问她有没有想过移居海外,她说目前没这个打算,“因为我始终觉得,在自己的国家不管工作或生活也好,还是会比较舒适一点。”



庆福华文学苑是以庙宇形式创办的一所华文补习学校,将曾经中断的华文教育传承下去。
庆福华文学苑是以庙宇形式创办的一所华文补习学校,将曾经中断的华文教育传承下去。



张翀说,缅甸报禁在2012年解除之前,《金凤凰报》出版前都必须送给政府审查。
张翀说,缅甸报禁在2012年解除之前,《金凤凰报》出版前都必须送给政府审查。





从华文媒体处境,看缅甸发展

目前在缅甸,《金凤凰》是唯一获得官方批准的华文报纸。这里有一点很特殊的是,报社的美工排版员都是缅族人,他们不谙华语也看不懂中文字,可却有本事把华文报的版面排出来。

虽然缅甸现时只有1家华文报纸,但其实在大约40年前,缅甸曾有过华文媒体非常兴盛的时期。根据金凤凰报社执行总裁张翀了解,“当时仰光报纸加起来有十来家,非常蓬勃。后来因为缅甸政治原因,所有华文媒体被收为国有或关闭,造成了后面大概三十多年左右时间没有华文报纸的尴尬局面。之后曾经出现一份叫《缅甸华报》的报纸,但也因为各种历史原因,包括政治原因,办了几年之后也停掉了。之后大概十年左右时间没有华文报纸。”

《金凤凰》2007年创刊,最初是月刊,后来改成半月刊和现在的周刊。张翀指出,在2012年缅甸媒体还没解禁之前,缅甸所有媒体包括《金凤凰》都得送审,审查合格之后才可以出版。解禁之后,媒体从送审变成了备案,只需要把大体的内容汇报给政府,而且无需等政府的审批就可以自行出版,若有问题那才事后追究。

报禁解除之后,许多媒体横空出世。根据他的印象,缅甸的报纸和刊物从2012年之前的11份,迅速扩张到最多的时候有五百多份,“而且这过程只用两年时间就做到。”

然而,截至去年中为止,缅甸所有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只剩200家。 “为何从500变回200?这大家都明白,谁都想抢占那市场,可是缅甸的市场一共就这么大——6千万人口。而且这两年缅甸经济其实发展速度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快,很多媒体没有办法靠广告或其他的营收去支撑,也就逼不得已停止经营了。”



政治、美元和素妈妈,报禁时不能谈的课题

以前有人说,缅甸华人不敢谈3件事:政治、美元和女人(这里的女人指的是昂山舒吉)。不过随着缅甸越来越开放,这些话题都不再是禁忌,包括有些华人直言不讳,自己其实并不喜欢昂山舒吉。

媒体方面,在报禁解除之前,确有一些课题不能随意报道,尤其政治类新闻基本上都必须参照官方消息。张翀说:“在这其中最明显的一点是,有一个人是绝对不能出现的,那就是昂山舒吉。曾经有媒体因为报道昂山舒吉的消息,然后被封停了几个月。 ”

当时缅甸报纸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有些报纸为了抢快,在政府审批还没通过之前就先拿去送印,赌政府不会不批,但结果还是经常出问题。因此,缅甸报纸会有开天窗的现象,甚至有时候因为报纸已经印刷好没办法重印,就只好把版面刷黑,覆盖掉之前的内容。张翀表示:“其他方面,其实政府的限制没有想像中那么多,只不过媒体大概知道哪些是政府的红线或底线,不去触碰就OK了。



仰光唐人街曾经在1967年排华事件中遭到重创,如今居住在这里的人不只有华裔,还包括缅甸其他民族。
仰光唐人街曾经在1967年排华事件中遭到重创,如今居住在这里的人不只有华裔,还包括缅甸其他民族。


罗兴亚人课题,外国人不懂的事

如今国际社会最关注的缅甸课题,莫过于罗兴亚人课题,昂山舒吉去年底才代表缅甸出席荷兰海牙国际法院举行的聆讯,为缅甸军方被指迫害罗兴亚穆斯林的指控辩护。

对于缅甸所受的舆论压力,张翀认为很多声讨是不合理的,批评者并没有真正看清缅甸若开邦的问题本质。他本身曾去过若开邦,以他观察而言,现实状况并非像西方媒体所报道的那样。他说:“我们也报道过很多这样的内容,报道出来的结果,谩骂声多于称赞声,因为他们(外国人)都先入为主认为我们站在非民主的这一侧,但我们真正在缅甸的人真认为不是这么一回事。”

即使缅甸经济在民盟政府领导下停滞不前,但是对于若开邦问题,张翀说没有哪个媒体会在这个时候唱反调,“毕竟她(昂山舒吉)是缅甸的精神象征,目前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她的地位。”


--------------------------

缅甸近代民主进程

1988年:缅甸发生一场争取民主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史称8888民主运动。当时正在仰光照顾母亲的昂山舒吉就在这时决定投入缅甸的民主运动。

2010年:昂山舒吉断断续续被军政府软禁逾15年,终在2010年获释。

2012年:昂山舒吉当选议员,首次进入国会。

2015年:昂山舒吉领导的民盟(NLD)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顺利上台执政。


--------------------------


延伸阅读: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1】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大马帮最团结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2】大马华人在缅甸:创业难,不难!

【东盟专题 · 体验缅甸/03】大马华人在缅甸:发展快机会多



作者 : 梁慧颖(副刊记者)、摄影:苏思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