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2 19:05:00  2270206
【如意安详】惊蓬/何国忠
星云

故事这么开始。一个在晚唐813年出生的孩子,自小聪明,生活无风无浪,5岁背诵儒家典籍,不料父亲在他9岁时过世。他是长子,被迫辍学务农,母亲谨守家庭遗训,叮嘱他工作之余随同族叔父学习。后来他找到一份抄写员的工作,庆幸之余更加不敢离开诗书。16岁那年,他遇贵人,那人供他读书,帮他规划未来事业,他视那人为良师。837年他考中进士,同一年老师过世。他找到幕僚工作,受上司欣赏,将女儿许配予他。婚后二人感情融洽,他留下不少专为夫人写的诗。

 这篇文章的主角是李商隐。故事到这儿若告一段落,皆大欢喜,他以后不至于眉头紧锁。我为李商隐做笔记,脑海中尽是陶渊明说的“人生实难”。

李商隐才华横溢,但是霉运也和他同在。生命中有贵人是好事,坏就坏在二位影响他前程最大的人属于不同阵营。李商隐被扯进延续近40年的牛李党争。老师令狐楚属牛僧孺派,岳父王茂元为李德裕派。

李商隐投奔王茂元是令狐楚837年去世以后的事,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认为情理不容,李商隐跳不开被误解的纠葛中。他感恩令狐楚,不断找机会向情同手足的令狐绹陈情,后者无动于衷。令狐绹在850年当了宰相,李商隐以为事过多时,关系或有转机,他写信推荐自己,令狐绹的反应一样不屑。

《旧唐书》、《新唐书》、《唐才子传》,虽然都认可李商隐诗歌成就,但对李商隐个人操守完全持负面评价,“俱无持操” , “诡薄无行” ,“忘家恩,放利偷合”,又说李商隐的行径是当时人所不齿的。

王茂元是李商隐的岳父,身为边疆大吏,声名显赫,但是李商隐除了短期担任过其幕僚之外,并没有因为婚姻得利。842年李商隐母亲去世,他离职回家丁忧3年,李德裕此时受武宗重用,走向辉煌。846年武宗去世,宣宗继位,李德裕集团失势,李商隐回到朝廷当官的机会更加渺茫。

傅锡壬的《牛李党争与唐代文学》说李商隐对政治的意识非常薄弱,“他与令狐绹之间的恩怨,原可视为‘家族事件’,但却被牛党中的杨嗣复李宗闵等大肆渲染,以利用为攻击李党的工具。因为蔑视李义山就是贬抑王茂元。”

李商隐当然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是他的行为却被正史编撰者放大。叶嘉莹同情李商隐,她认为李商隐有正义感,对事不对人。他派系色彩不够浓厚,两边的人都觉得他不识时务,他的岳父也基于此没有提拔他。李商隐有不少委屈,他和王茂元、令狐父子的关系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李商隐心中的怨恨很难直接地写出来,用叶嘉莹在《说中晚唐诗》里的话,他的“头脑中有伦理,修养的观念。”另外,他所处的正是大唐走向没落的时代,共换6个皇帝,当时出现3个弊端:宦官当权、藩镇跋扈以及朝廷党争,李商隐大部分时间都在幕府之中,从事文书工作,无权无势,动辄得咎。李商隐不少诗晦涩难懂,并非标新立异,实乃心事无从发泄。

“路绕函关东复东,身骑征马逐惊蓬。天池辽阔谁相待,日日虚乘九万风。”

这是李商隐的〈东下三旬苦于风土马上戏作〉,李商隐绕过函谷关向东不停地走,一路都是黄土,他骑在马上迷茫往前,追逐漂泊无依的蓬草。几乎没有一处可以安身立命,没有一处可以期待,每天都在可以转到九万里高空的风中无依地漂泊。

那是849年冬天,他自长安东赴徐州卢弘止幕,途中有感而发。诗题说他走了30天,尘土飞扬,苦不堪言,虽言戏作,诗却悲凉。“征”有远行之意,“蓬”草无根,那是诗眼。“惊”风指突然出现的大风,“天池”典故来自庄子〈逍遥游〉,说的是遥远的南海,目的地虽被形容为乐土,可惜相知的人却无一个。李商隐用“虚”字点出空无的悲哀,他乘风而行,可惜风选错对象,白送他了。

不少人一边批评李商隐人品,一边又说他的诗为晚唐文学制造另一个高峰。我确实不易理解否定一人的同时,如何心平气和欣赏其作?我庆幸自己在阅读的过程中,经师长引领,对待作者及作品始终坚守宽广和谅解的心态。当叶嘉莹说“李商隐的一生是很不幸的”,又说他的作品“给人一种孤独感”。检视过往冷暖,觉得这些富有温情的话最适合我的口味。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