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2 20:00:00  2270428
刘惟诚.不信任动议仅是烟幕
纯粹诚见

自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在3月杪宣布国会将在5月18日召开会议后,国内的政治人物就在摩拳擦掌,其政治动作也因而越见频繁,但这些零星的动作所诱发的冲击力都相当有限,直至前首相敦马哈迪向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提呈并获准列入下周国会议程的“不信任动议”之后,才令大马政坛掀起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角力,乱局在近日甚至还从中央,一路延伸到了吉打和马六甲等州议会。

然而,相比吉打和甲州议会的纷乱,我还是对敦马所提呈的不信任动议比较有兴趣,尽管这事已发生了好几天,但此议题很有想象空间。首先,在西敏寺体制里,议员提呈不信任动议一般会先观察议长倾向,因为后者拥有批准议题入列和影响提案的权力,而我国下议院现时的议长来自诚信党。敦马作为自家盟友,其所提呈的不信任动议获准排入议程,按理来说是毫无疑问的,但阿里夫却同时拦下了另一位盟友,即沙州首长沙菲益阿达提呈的“信任敦马动议”。

这是阿里夫在展现议会平衡吗?看起来是,但也不完全是。台面上,他曾经是法官,在西敏寺体制,信任动议一般只针对当届首相,但敦马眼下已非首相,此刻若启动信任敦马动议有背法理,所以他必须按章行事。至于台面下,自然是更多的政治考量。这我们可以回想13天前,前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所提呈的4个紧急动议。其中两项,即确认首相慕尤丁和马哈迪的议员支持率被驳回,但阿里夫却批准了另两项动议,即国会不受行管令约束和延长会议8天。

对于一般非政府事务(private members business)的私人动议,达基尤丁能够透过议会常规第15(1)条进行阻挠,以辩论政府议案优先的理由让其永无登台之日,比如伊党的355法令修正案就一度面对如此情况。然而,在紧急动议方面,却是议长说了算,比如2012年3月22日行动党时任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曾就红泥山稀土污染一事在国会提呈紧急动议,尽管遭到国阵议员反对,但时任议长班迪卡阿敏根据议会常规第18(2)条批准这项紧急动议。

当然,根据议会常规第18(5)条,国会每天只能提呈一项能够绕过政府事务的紧急动议,所以在刘伟强提呈并获批的两项紧急动议中,其实在“一日国会”里只能提呈一项。这当中的疑问就是,明知议程只有一天,阿里夫何以批准两项紧急动议?论议题对在野阵营的重要性,延长会议显然是重中之重,因为只有延长会议在野的私人动议才会机会出台,所以18日当天阿里夫应该会选择辩论此事,尽管不知能否通过,但最起码阿里夫制造了一个机会给希盟赌。

要赌,自然需要筹集赌本。在这种情况下,在野议员就必须团结,或者更确切的说,你必须确保希盟和亲敦马土团议员的支持不会流失,尽管按照惯例,紧急动议不能投票,但辩论时的声势依然成为致胜关键,所以公正党主席安华没有选择,他必须与敦马重新合作、缔约新盟。综上所述,我有理由相信,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其实仅是烟雾,在野阵营真正的目标其实是通过延长议会的紧急动议,而非舆论当下聚焦的不信任动议,因为时间才是在野阵营的真正赌本。

再者,敦马已有言在先,自己并没信心通过不信任动议,当时,他台面上的理由是想引起选民关注,实质上却是项庄舞剑,刻意配合刘伟强的紧急动议。当然,这还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敦马在提呈不信任动议后成功引领舆论将焦点放在自己的不信任动议,这样的舆论氛围将让其重掌“新盟约”的主导权,并将一切还原至希盟以敦马马首是瞻的初始模式。你或许会问,首相和国盟难道看不到?或许已经观察到,但动静并不明显。

国盟目前能够捣破在野盘算的方式,就是撤换议长。根据议会常规第4(1)条,任何议员有意提名新议长都必须在会议召开前14天通知国会秘书处,但执政党在5月4日前有否提呈撤换议长的动议,还不得而知,就连阿里夫本身在4月中旬被媒体问及时也拒绝回应,不过敦马在提呈不信任动议时也顺带提呈了保留阿里夫为议长的动议,但后者已被阿里夫驳回,这是否意味着,18日的政府事务议程中已有撤换议长的动议?一切就有待5天后揭晓。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