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4 16:04:07  2271562
巴生食肆:虽做足防疫·战战兢兢开放堂食
都市动态

昌和咖啡店在正常时段为人山人海,周三首日复业,只摆放了5桌堂食,每桌限坐2人,做到的生意很有限。
昌和咖啡店在正常时段为人山人海,周三首日复业,只摆放了5桌堂食,每桌限坐2人,做到的生意很有限。

(巴生14日讯)冠病疫情仍未完全消除,巴生区的少数食肆与茶室业者,昨日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开放堂食;但大多数业者仍持观望态度,加上顾客也习惯了打包模式,因此有待疫情进一步明朗后,才自行决定让食客堂食用餐。

从3月18日行管令起,便直接休业迄今近两个月的昌和咖啡店,昨日首日开业把店里空间腾出摆上了5桌供堂食,每桌只限坐最多2人。

张子杰:堂食反应不热烈

业者张子杰(38岁)向《大都会》社区报记者坦言,基于疫情还在,所以开业会感到战战兢兢,以前看到有顾客来会很开心;现在则是有些保留和担心,但毕竟不能拒绝顾客,所以都会依足防疫规定,如顾客需戴口罩、量体温和留下联络资料等。

张子杰
张子杰

他说,目前堂食的反应没有太好,虽然人潮看似不断,但一天下来做到的生意量其实很有限,店内的9个档口只有5个开档。

他透露,堂食顾客有80%是熟客,喝咖啡和吃东西都有。由于食客过去都习惯围坐喝咖啡聊天,疫情新常态不容许这么做,所以就算开放堂食,许多顾客还是感到格格不入。

他表示,由于秉持在能力范围内协助阻断疫情的想法,所以从踏入行管令以来,便决定让咖啡店直接休业,档主们亦需配合,直到州政府昨日宣布开放堂食后,咖啡店才重返正轨运作。

“在疫情期间,有一些顾客是向我们购买咖啡粉,回家自行冲泡。”

陈永量:须考量受感染风险

巴生市区中路168茶室负责人陈永量(28岁)担心,万一在开放堂食后有顾客确诊感染冠病,则会牵连甚广,业者亦需承担责任,所以在考量到风险因素后,决定继续维持打包模式,不开放堂食。

陈永量
陈永量

他表示,会视本身与合伙人的商讨意见后,才决定要在何时开放堂食。现阶段虽有一些顾客要求堂食,但经解释堂食牵连的层面太广后,顾客都能接受。

巴生市区中路168茶室不开放堂食,继续维持打包模式。
巴生市区中路168茶室不开放堂食,继续维持打包模式。

廖春发:靠打包和得来速

巴生港口御善阁大酒家董事经理廖春发透露,首日堂食的情况不甚理想,截至昨日下午4时只做到5桌生意,主要还得靠打包和得来速。

御善阁酒家在经历了冠病疫情寒冬后,迎来了开放堂食的“初春”,但截至周三下午时分,也只做到了5桌生意。
御善阁酒家在经历了冠病疫情寒冬后,迎来了开放堂食的“初春”,但截至周三下午时分,也只做到了5桌生意。

梁德志:仅20%业者开放堂食

巴生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表示,巴生南区开放堂食的餐饮业者,约只占15至20%,许多业者都还在观望,只做打包生意。

他指出,观察到选区内的一家食肆桌子坐满了6人,马上提醒业者需确保食客遵守社交距离规定,否则可被执法当局吊销营业执照,到时得不偿失。

梁德志(中)劝诫食肆业者王振光需确保顾客遵从社交距离,否则可被执法当局对付,后者答应会马上进行纠正。左为班达马兰新村管委会主席柯金胜。
梁德志(中)劝诫食肆业者王振光需确保顾客遵从社交距离,否则可被执法当局对付,后者答应会马上进行纠正。左为班达马兰新村管委会主席柯金胜。

“如果业者不明白规定,可以向我了解,而不能向执法员给出‘顾客不愿意配合’这样的理由。”

1589GHL20205141417242840823.JPG

王振光(52岁,班村大街食肆业者):生意尚未恢复

“我之前只提供打包服务,如今州政府宣布放宽后,就决定开放堂食,生意确实马上增加约30%。不过比较于行管令之前,现在的生意还尚未全面恢复。

首日开放堂食,我在标准作业程序上做得有些不足,不过经过州议员梁德志提醒后,我做出了改进。

我希望顾客接下来都能配合标准作业程序,做足防疫措施。”

雪州恢复堂食,食客迫不及待坐在食肆内大快朵颐,用餐体验和打包大不同。
雪州恢复堂食,食客迫不及待坐在食肆内大快朵颐,用餐体验和打包大不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