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5 07:50:00  2271814
郭秋香.马来西亚政治的“新常态”
香谈秋事

迈入第五阶段的行动管制令,国人在努力的适应半解封后的新常态生活,因为冠病疫情而沉寂了1个多月的政坛也开始继续他们未完成的厮杀,正式掀开“喜来登行动”后,马来西亚政治的“新常态”。

在这个政治新常态下,我们真真切切体会了什么叫大开眼界。换政府不需要经过大选,当然308和505大选后,政治人物已经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跳槽和变天,区区几个人的变节就会导致州政权垮台。2008年安华策划了“916变天计划”,企图拉拢国阵议员跳槽,夺取联邦政权,最终胎死腹中,所以选民暂时无法“见识”这样的权谋新法。

不过喜来登行动后,大马人就亲眼目睹了这场不流血政变,执政的联邦政府在没有经过大选下垮台。政变过程中立场反复的政治人物,给马来西亚人真真切切见识了,什么叫罔顾民意。在大选中明明以某个党旗帜上阵而获得选民委托的议员,可以不畏惧选民的质问责骂,理直气壮打着爱国为民的口号跳槽,这是马来西亚政治的新常态。

因为疫情肆虐,政府制定了行动管制令,一开始在疫情风声鹤唳下,5月18日的一日国会会议,虽然选民无法认同,但也因为顾及人命安全而无奈接受。然而,一个月多以来,马来西亚的疫情明显已经缓解,每日确诊病患从3位数降到2位数,大部分行业也已经有条件复工。经历如此惊涛骇浪变天后的第一次国会,竟然继续以国内的疫情尚未全面缓和为由,维持召开一天的决定,甚至缩短至只有国家元首的开幕仪式而已,没有辩论、没有国会议员发言。作为马来西亚最高立法机构与民主殿堂,这样的运作,难道也是我们被逼要接受的新常态吗?

希盟政府垮台后,多个州属也变天。但是相比联邦政权易手时的惊呆,州政权的易手,对老百姓已经是小儿科,见怪不怪了。如今马六甲和霹雳州都上演了野蛮撤换议长的戏码,这应该也是我们需要接受的政治新常态。

轰动全球的一马发展公司弊案,这么多的证据、传召了这么多的证人上法庭,追踪一马发展公司资金行动后美国4度一共归还了马来西亚约6亿2000万美元,还有新加坡归还马来西亚和一马发展公司有关的资金等,还要全球追缉被指是幕后主脑刘特佐,这种情况,如果最后的最后还是没有人被定罪为这起洗钱案负起法律责任,这会不会也变成马来西亚另一个新常态?

不流血政变的发生,也为马来西亚的政坛掀起更多的不确定与可能性,未来的大选就算一个联盟获得选民的委托,落败的一方,也可以依样画葫芦,用喜来登行动的伎俩推翻民选的政府。如果的如果,因为这样上台的一方,又在国会中,被之前被推翻的一方,因为收买了足够的议员而被不信任动议拉下马,这样大选选票失去意义的走后门换政府戏码,就会没完没了的上演,那也会是马来西亚即将可能发生的政治新常态。

不过他们都说,我们是为国为民。

冠病一日没有疫苗,我们就无法回到从前,只能小心翼翼的接受新常态下的生活。回到公司上班、出外买东西,老百姓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谨慎的和身边的人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我们不能再好好和没有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家人朋友握手拥抱、感受彼此身上的温度。

老百姓被迫接受生活的新常态是为了活命,政治人物没有征求老百姓下上演的政治新常态,选民可以怎么拒绝?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