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8 20:00:00  2274058
林瑞源.马来人大团结是政治宿命?
风起波生

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指出,行动党绝对无法摧毁马来人,但马来人会因为选择盗贼担任领袖而被摧毁。他此时发表这样的言论,别有深意。


巫统和伊斯兰党已经掌控大多数马来票,因为在509大选过后,他们成功挑起马来人对行动党的恐惧,甘榜马来人也相信行动党控制了希盟政府,因此巫伊阵营在过去几场补选中大胜,它们的“全民共识”号召在马来选区几乎是无坚不摧的。


其实,在509大选之前,巫伊就渲染若行动党执政将削弱马来人特权的论述,只是当时没有人相信希盟和行动党能够赢得政权。在行动党成为政府的一分子之后,恐惧的情绪开始发酵和蔓延。


恐惧的情绪造成希盟的支持率直线下滑,以致一些土团党领袖认为继续与行动党结盟,将在第15届大选输掉政权。


马哈迪揭露,慕尤丁曾经尝试说服他摆脱行动党和退出希盟。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也声称,他在农历新年后发现慕尤丁的观点改变了,对慕尤丁来说,如果希盟不改变,土团党将在下届大选中惨败。


“离弃行动党,成立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成为一种强大感染力的论述,连慕尤丁及阿兹敏也受到影响。没有人会去深究这种论述的对错,因为保住权位对政治人物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喜来登政变行动”也被视为理所当然。


在土团党联合巫伊组成国盟政府后,消除了马来人的不安。当然巫伊加入政府后,势必会延续这种论述,以防止“行动党重返权力中心”来打击政敌,并且强化“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更能够捍卫民族权益”的概念,从而巩固基本盘。


因此,虽然土团党、国阵、伊党、砂拉越政党联盟、沙巴团结党及沙巴立新党草拟了国民联盟谅解备忘录,表明将不分宗教及种族保障人民的福祉及利益,但是巫伊已经成为国盟内部的“党中党”,相信巫伊集团将会左右国盟政府的政策,土团党作为马来政党,也不可能否决它们的主张。


巫伊将以“全民共识”机制参与彭亨珍尼州议席补选,珍尼州议席隶属北根国会议席,北根是纳吉的堡垒,估计补选的大胜,将进一步强化“马来人大团结”的正当性。


事实上,在国盟从希盟的手中夺取柔佛、马六甲、霹雳及吉打州政权后,巫伊的势力将逐渐壮大。巫统夺得柔佛大臣及马六甲首长职,伊党得偿所愿执掌吉打,加上东海岸3州及玻璃市,巫伊的势力范畴几乎覆盖整个大马半岛。


伊党将会等待时机,利用这些州政府平台,宣扬其宗教理念。同时,在“马来人政府”思维下,马六甲和霹雳行政议会没有非马来人代表,这形同否决了国阵执政60年来的各族共享政权理念。


“马来人大团结”论述将激化种族政治及一言堂氛围,任何言论冒犯这种论述都是动辄得咎,只能保持沉默。


而且,这类论述很容易走向右翼民粹主义,如同欧美的右翼政党,鼓吹排外思维、加强保护主义、抗拒社会融合。


虽然希盟表明,不会放弃夺回执政权,但是若无法通过国会推翻国盟政府,就只能在下届大选见真章。在保守氛围下,希盟很难再创造奇迹。


希盟,包括马哈迪派系,在马来票流向巫伊的情况下,就只能依靠行动党争取华裔选票,走中间路线的希盟很自然的就成为“马来人大团结”论述的敌人。不幸的是,公正党的分裂削弱多元种族阵营的力量,一些退党者加入了马来政党。


希盟只能寄望国盟在争夺政治资源的过程中发生内讧,特别是对马来选区竞选权的相持不下。


此外,希盟也必须进行更广泛的政治教育,只有民众醒觉,招收更多马来党员,打造强大民间网络,才能与巫伊抗衡。


国家政治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也面临向下沉沦的危机。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