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3 07:00:00  2275065
【东盟专题·扫描印尼/03】大马华人在印尼:从初来乍到开设分公司 到营收不输总公司
专题

28年前,来自槟城大山脚的朱贤明接受了总公司的献议,只身从马来西亚飞赴印尼泗水,成为最早一批在泗水“开荒”的马来西亚人;28年后的今天,已成为罐头包装厂总经理的他对当年的选择没有感到后悔,54岁的他非但有机会在不同文化与风俗的环境中成长,更见证了泗水的巨大蜕变。

如果印尼的迁都计划顺利完成,雅加达未来可继续保持商业中心的地位。
如果印尼的迁都计划顺利完成,雅加达未来可继续保持商业中心的地位。


朱贤明坦言1992年确实是为了更高的月薪和更好的职位,接受总公司的献议到泗水开设分公司,当年2月到印尼筹备,新工厂同年9月开始运作。与马来西亚总公司不同的是,丽士工业在泗水向来只负责代工包装,并出口到美国和欧洲,并没有如总公司般拥有自己的品牌。

当年接受了总公司交托的任务后,朱贤明只身抵达泗水,真实的情况却与他的想像大有出入。“27年前的泗水已经是印尼的第二大城市,但市中心只有两条主要街道,其他几乎都是泥路,一下雨就泥泞满布,城市更是被大片的沼泽包围。”

尽管现实迥异自己的想像,当时不到30岁的朱贤明却没想过放弃,一步一脚印扩大公司的业务,数年后获得擢升为印尼分公司总经理至今,每年为公司带来约2000万美元的营收,与马来西亚总公司的营收不相上下。

泗水过去28年的改变也很大,朱贤明亲眼见证泗水的发展,1998年的排华事件也没有扩大到泗水,近10年的速度更是快得惊人,摩天大楼盖了一座又一座,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慢慢提升。

居留在印尼近30年的朱贤明,可说是最早一批抵达并见证了泗水发展的马来西亚人。
居留在印尼近30年的朱贤明,可说是最早一批抵达并见证了泗水发展的马来西亚人。


不懂爪哇语,交谈面对障碍

未抵达印尼之前,朱贤明认为自己的马来语能够派上用场,万万没想到泗水的印尼人日常都以爪哇语交谈,加上印尼语和马来语的用法有所不同,一开始得罪了不少人。

幸好在泗水待了3个月,与爪哇族的员工混熟后,总算掌握了基本的爪哇语,才渐渐减少语言上的磨擦。

“当时,我看印尼新闻时听得懂播报员的用语,但是,交谈就面对障碍,爪哇族还融入许多方言,加上与马来语的音调有所不同,初期确实碰了不少钉子。”

不过,东爪哇人非常愿意听从雇主的指示,不会像马来西亚出现一些人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工作态度又不认真的情况。而且,印尼的人力资源市场庞大,随时可以找到不同岗位的工人,使得印尼人更珍惜工作机会。

而且,印尼的宗教自由也是促进国家发展的因素之一,任何宗教的员工都可以融洽相处,绝对不会有冲突。

“我1992年初抵步时,工人的平均月薪是200令吉左右,今天已提升到最低1200令吉,政府也修改人力资源法令,工人的工作时间每星期最多只限40小时,庆幸的是,我们的员工几乎都愿意加班,公司当然也乐意付出加班津贴,各司其职为公司贡献。”

由于工作时间较短,印尼人的生活素质也相对提高。泗水的华人商家早期于清晨6时开店后,中午时分关店休息,下午4时重新开放,然后营业至晚上8时。

“虽然今天的泗水华商几乎不再有这种半途休息的习惯,只是一些小地方仍然保留,主要是华商也面对市场的竞争,但重质不重量的习性依然没有改变,这是马来西亚一般员工享受不到福利。”

泗水市中心的满者伯夷酒店建于1911年,与吉隆坡苏丹阿都沙末大厦同样由建筑师比特威(R. A. J. Bidwell)设计。
泗水市中心的满者伯夷酒店建于1911年,与吉隆坡苏丹阿都沙末大厦同样由建筑师比特威(R. A. J. Bidwell)设计。


泗水创业或工作新马人

联合成立公会

目前,在泗水创业或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并不多,他们数年前联合新加坡人成立了一个新马公会,会员约150名,两国人民各占一半,但不包括在泗水深造的马来西亚学生。

不过,这个公会的角色并不吃重,通常是刚抵步的大马或新国人联系公会,协助办理一些事务如工作签证等,当新人也融入大环境之后,就会比较少联系。

“公会成立的初期,我们每个月举办一次聚会,大家熟络以后,就改成3个月一次,现在,我们各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只是通过电话联系问好,偶而会见见面,聚会也少办了。”

马新人在泗水通常是从事服务业如酒店和餐厅,仅有少数创业或设厂,近年就有一些从马来西亚派到泗水负责油棕种植的主管。

“严格来说,我也不是在这里创业,只是以公司主管的身分,协助公司设厂和开拓市场。”

如果有意在印尼开设公司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委任一个相熟的印尼人担任挂名董事,任何外国公司都可以顺利设立,但公司面对问题时,印尼籍董事就必须负上最大的法律责任。

朱贤明也特别提醒,如果涉及收账方面就必须交给印尼人去处理,他们之间会比较容易沟通,这可以说是唯一的缺陷。

“外国人在印尼工作,千万要申请工作签证,目前的签证费是每年1200美元,收入也要缴税,但长久在印尼工作的话,就可以像我申请成为永久居民。”

印尼的发展速度更快

“定居了这么多年,我得到的最大感触是,无论一个人是公民或外国人,在印尼都会得到平等待遇。印尼政府非常欢迎外资,乐意提供各方面的协助,尤其是佐科威担任总统之后,印尼出现新的起步。”

他不讳言印尼的发展速度比马来西亚更快,以前的爪哇人生活比较穷困,家里的菜肴通常是虾饼和蔬菜,加上一碟饭就满足了,只有在喜庆或大节日时才有鸡肉和牛肉。

“虽然本地人的生活水平近年已慢慢改变,华人在泗水依然是经济的主要贡献者,占了大约60%,但国家政策的开放,使得每个人都享有公平的商机,马来西亚却看不到这种情况。”

泗水是印尼的四大海港之一,更是东爪哇的出入口枢纽,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贸易买卖,但雅加达的情况就有所不同,因为人口超过千万,那边就比较适合销售行业。如果要开拓新市场,前往东部如苏拉威西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印尼以后迁都到加里曼丹东部之后,朱贤明估计泗水将扮演更吃重的角色。新首都离开泗水的飞行航程约1小时,船运也只是10小时左右,所以,东爪哇尤其是泗水的前景非常乐观。

“我敢大胆地说,现在肯定是到印尼的最佳投资时机,即使错过了佐科威上任以后的前5年,未来还有至少4至5年的时间和发展空间。况且,印尼拥有超过3.4亿人口,单是这方面的消费市场,就已经是马来西亚的10倍,加上利商政策等因素,绝对不能小觑它的潜力。”

而且,印尼也允许外国人购买国家债券,年利有6%到7%,贷款的利息也同样比较高,最理想是在马来西亚贷款,然后带到印尼投资。


这是其中一座在印尼境内,位于泗水的郑和清真寺,拥有古色古香的中华特色。
这是其中一座在印尼境内,位于泗水的郑和清真寺,拥有古色古香的中华特色。



个人情结  退休后一定返马


朱贤明的另一半是马来西亚人,原因是自己与印尼人的观点不一样,就不曾考虑与印尼籍女子通婚。他的太太在婚后随同到印尼定居,2个孩子在泗水出世,但国籍仍然是马来西亚。

“我的两个孩子都在泗水长大和学习,两人目前分别在澳洲和吉隆坡深造,但是,他们的同学和朋友都在印尼,情感上比马来西亚来得深刻。万一他们不想回马来西亚,甚至有意把国籍换成印尼,我能理解他们的感受,也不会反对他们这么做。”

朱贤明没有打算在印尼终老,退休后一定返回马来西亚,除了个人情结,另一个原因是印尼的开销比较大。

“因为在这里享有一点名望和社会地位,让我感觉有点压力,譬如出门的穿着需得体一点、不能随便在街边摊用餐等,日常消费方面就变得不便宜了。”

他笑说:“幸好现在有‘Go Jek’网约车服务,只要启动手机的应用程式订餐,Go Jek的摩哆骑士约半小时后,就会把价钱不贵的餐点送到家门前。”



更多东盟系列报道:

【认识汶莱/01】 福利待遇 一视同仁


【发现寮国/01】寮国味蕾深处 飘出南洋料理风味


【感受新加坡/01】“越堤族”夫妻,新加坡打拼,压力大


【遇见柬埔寨/01】柬华的苦难 排挤与战乱


【体验缅甸/01】大马华人在缅甸:缅甸大马帮最团结


【动感泰国/01】大马人在泰国:成功之路没有捷径 认真踏实追逐梦


【相遇菲律宾/02】大马人在菲律宾‧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大,期待菲律宾重登世界舞台


【细感越南/02】大马人在越南.在越南成家立业 育儿教导勿忘原乡根


作者 : 报道/摄影:洪东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