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19:00:00  2275646
【我们这一行】酒庄/老潮州(新山)
星云

英殖民地政府撤退前,老爸经营一间小小杂货店,为了增加生意,另有收入,他向英政府申请到售酒执照。在当时,政府发出酒牌有严格的限制,尚设诸多条例,诸如一个城镇的酒牌不能超过设定的数目,同一条街不能同时有两间酒庄等等。

酒牌的发出,必须同时经过5个政府部门的批准,即关税局、警务局、消防局、市政局及县署,手续繁杂,得来不易。

当年,除了我家卖酒,也另有一家早已存在的酒庄,生意各做各的,少了竞争。

50年代是务农时期,消费对象都是一般的胶工、渔夫、养猪、养鸡和种菜的农夫,他们购买的都是强身活络的药酒,而这些药酒都是本地酒厰酿制的。

坐落淡杯新村的福兴酒厂就是著名酿酒厂之一,其出品的陈李济、飞龙牌五加皮、玟瑰露、瓷庄义聚永五加皮、三羊牌三蒸白米酒等等,都深受顾客喜爱。在那贫困的年代,虽有进口的洋酒如斧头标万兰池及黑字牌威士忌,但其价昂贵,非常人能力所及,只能望梅止渴。至于女人坐月补身的法国廊酒、文家宜却是女人生产后的补酒,只要有人添喜,都会买上一两瓶补补身体。因此,附设于杂货店的酒庄生意平稳,有利可图。

马来亚独立后,政府致力转型,开始发展工业、商业,制造许多工作机会。市场开始活跃,人民生活获得改善,生活好过,懂得养生保健,对各类酒的消费也倍增。在供求的効应下,市场涌现不同牌子不同品味的洋酒及本地酿制的酒支。我们酒柜内摆满各式各样的洋酒及药酒,任人选购。

随着社会的繁荣与进步,人们办喜事开始上酒楼摆酒席宴客,洋酒的需求量增加,而啤酒也是宴会必备的饮品。莸记当年VS0P斧(俗称斧头标万兰池)价格为18令吉而己,而白啤一箱(12支)也不过二十多令吉。

其后,随着园丘内印度同胞转移到城市找生活,大家都知道印籍同胞喜欢喝酒,不醉不欢。酒厂投其所好,引进廉价的不同口味、酒精浓度高的万兰池、威士忌等烈酒。

因为市场需求增加,加上政府已不像过去严控酒牌,获批的售酒执照越来越多。同一条街同时超过两家酒庄在营业。经营者也漠视售酒必须严守的条例,如营业时间的限制、不能让买酒顾客在酒店内喝酒,更重要的每天都必须做买卖登记记录,酒牌也得半年更新,酒庄负责人最怕时不时上门突袭的执法人员,他们会专挑酒庄人的疏忽错误,然后……大家有口难言。我想很多人都有过如此遭遇。

80年代经济大好。市景繁荣,家有喜事、过年过节,家家户户家中都备有洋酒待客,送礼也少不了洋酒身影。此时,市面也有了专为送礼而备的礼篮。礼篮内除了应景的年糕年饼和糖果、海味,补品真正的主角是洋酒。那些年除了洋酒好卖,中国酒也不赖,一个新年,单是灵芝酒的售量就超过十多箱 ,酒庄笑哈哈。

然而,好景不常,随着霸市登陆,免税区设立,人们也转变到酒庄买酒的习惯。更可恶的是,免税酒、非法走私酒充斥市场,过年过节脸书上以低价叫卖,下单面交,比比皆是。用罗里沿街叫卖黑白啤者偶尔有之,霸市也不甘寂寞加入促销行列。酒庄没生意可做,与杂货店同病相怜,门可罗雀。

随着教育的普及,印裔同胞普遍受教育,教育水平提高后,生活素质也提高了,属于弱势群体的印裔同胞有了尊严,不再买醉,过醉生梦死的生活,本地烈酒销量骤减。他们的缺席,正好由成千上万的外劳取代,孟加拉外劳惜酒如命,也让酒庄的生意起死回生。

不过,在没有外劳群居的地区,就没有生意可做,渐渐的酒庄生意日趋式微在所难免。过去拥有一纸酒牌生活无忧,而今却无所为,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作者 : 老潮洲(新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