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分享到 : 
抗疫政治左右夹攻!选委会挑战有多大?

疫情未息,全国仍有行动管制,彭亨珍尼(Chini)补选应如何在新常态下进行呢?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指出,因宪法的限制下,补选势在必行,无法延迟,可师法2月韩国国会选举的经验,在严格的卫生与社交距离标准作业程序下进行。

正值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猖獗,涉及人群群居的选举活动无疑应当延迟举行。不过,叶瑞生指出,在马来西亚宪法的限制下,选举委员会没有太多的选择,必须在60天内进行补选填补席位。“(选委会)尽可展延,可是他们还是必须在60天内进行补选。所以这次订在74日,我想选委会已是尽量展延。”。

马来西亚宪法第54(1)条文指出,无论在上下议院任何席位悬空,上议院主席或选委会必须在60天内进行选举或委任。

叶瑞生说道,“韩国其实也是在疫情下顺利举行(国会)选举,我觉得我们可以借镜韩国的经验来进行选举。选举的时候选民还是必须到投票站进行投票,但是必须有一些控制疫情的措施以降低感染的风险。”

韩国是冠病疫情爆发以后,全球首个举办全国性选举的国家。所有选民需佩戴口罩与一次性手套,进入投票站时候均需测量体温,并且排队时候均维持一公尺距离。

叶瑞生也建议,除了在投票站需维持严格的卫生标准作业程序以外,他也建议选委会可开设更多投票站,避免选民集中。“同时选委会也可以考虑可开设更多的投票站以分散人群,开设更多的投票站是选委会的权限。

他们可以分散人群,不让太多选民集中在(特定投票站),种种防疫措施都是选委会可考虑采纳的。”

“而且珍尼的选民不太多,只有2万左右的选民,所以执行上不会面对太大的问题。”

远距离投票的改革与可能性

冠病疫情席卷全球,不少国家选举因应疫情做出了极大的调整,如美国一些地区全面落实邮寄选票或选票投递(Ballot dropoff),这样大部分选民无需亲身到投票站进行投票。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认同,相关远距离投票方案可解决疫情下群聚的问题,不过他认为,大马的邮寄选票制度还不够成熟,监督上也不够完善,仍建议选民亲身到投票站进行投票。

叶瑞生指出,一般投票,因为都集中在一天内进行,因此无论在投票与计票的环节,都会有候选人代表、选委会官员全程监督;邮寄选票的投递与计票的时间则远较一般投票长,邮寄选票送达选举官的时间也难以估计。

叶瑞生点出,选举官投入选票与票箱每日封锁的程序目前监管的程序并不透明,加上目前法律限制仅选举官与候选人或其代表可进行监督,候选人或其代表大多未能每一天进行监督,而监督选举的公民组织则受法律限制不可在现场见证。

再者,邮寄选票的选票送到选民手上,很难防止有人在选民投票的时候影响选民,甚至出现选民直接将选票“出售”给他人的可能性。

他说,“邮寄选票还是有很多的弊端,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才采取邮寄选票的方式。”

叶瑞生指出,如要进行远距离投票,他建议选委会可考虑引入电子投票。

“(电子投票)同样有风险,可能会有被骇客骇进主机这一类的风险。但这些风险 未来可技术上被解决,即便银行也有很多程序(是在网上进行),未来可通过保安措施确保安全。”

“相信电子投票未来可在安全、风险低的情况下进行。”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