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00:05:00  2275925
杨淑茱‧口欲
无处不修心

冠状病毒病疫情及行动管制令一开始,我多数时候每天只吃两餐,早餐是枣类坚果种子水果及沙拉,午餐是有淀粉的正餐后,就什么都不吃了。

虽然如此,我一点都不瘦,甚至还有人说我结实(几乎每天都做像掌上压的藏传佛教大礼拜)。当中还有人很惊吓,然后对我说,因为你没有压力,但是我不赞成,因为压不压力,这全在心中,跟外在无关。

我多数时候只吃两餐,是多重原因的,因为懒得烹饪、想持佛教的八戒,还想做间歇性断食及觉得没什么使用体力脑力,就不要吃这么多。

有时,刚好出门,就会想吃,在几经挣扎后,刚开始是贪欲胜了,后来,却是自己胜利,因为吃了几次晚餐后,满足了口欲,我发现“晚餐”也不过如此,没什么乐趣,甚至有时还觉得没什么意思或无聊,而且我还发现吃晚餐有时对肚子是一种折磨,因为空腹很轻松,吃了却觉得有东西很沉重。

我也注意到,如果没法让自己觉得快乐,其实我们会想吃来让自己快乐,也有人以沉迷手机获取快乐。

有时,午餐懒得煮,想去打包或叫外卖,就问自己:平时煮午餐是为了吃得健康还是省钱?吃外面的食物是口欲还是懒得煮?答案是懒得煮还可以接受,因为我没有太穷到买不起外面的食物,比较是想有多一点时间,做自己的东西或修习修行的功课;但是有时答案却是口欲,就会因此有很多的挣扎,因为口欲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发现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快乐是不究竟的。

我常往寺庙跑,看到很多出家人只吃一餐,但是还可以做劳力工作,甚至也不瘦,因为他们以精神世界来支持肉体世界,所以我知道这样是可行的,而行管令真的是很多事情都被限制了,哪需要这么多食物做这么多工作?如果觉得有精神负担的觉得需要食物,那可不是借口,因为要自我负责为何有这些精神负担,那都是因不懂得寻求资源或转念,所以吃多少而胖或瘦了,又或纯粹身体因素的吃很少也很胖,也要寻找资源调理身体,及全都要自我负责。

作者 : 杨淑茱(本报通讯员)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