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1 20:00:00  2275990
蔡镇燊.夺权游戏
我心向阳

首相慕尤丁虽然逃过了不信任动议,却逃不了国会投票这一关。就算疫情把传统席位都安排得很混乱,谁偏慕尤丁、谁拉拢谁,实际上看得蛮透彻。那时人民和国会议员玩猜猜,猜测他们到底会支持谁。后来,他们也静静地选择他们想靠近的人,在媒体采访时也没有否认他们的政治取向。唯有巴鲁比安一人选择做独立人士。

根据这种局势,慕尤丁的确有了多数票,无论是当初就已拥有的支持,或者是跳到池塘后才补票的方式获得的支持,大家久违的疑惑已有了答案;这也同时确定了反对党距离当政者仅差6票。

基本分析能读到的是慕尤丁的后门政府,是我国史上多数票差异最小的政府。若加上其后门夺权为考量,国盟是我国史上最多变数、最不稳定的政府。

但我个人认为,选择慕尤丁却远比选择其他党派更加稳定。苦乐参半的结论是,希盟越有原则,国盟就越稳定。换句话说,希盟摒弃原则,是唯一能威胁国盟的方式。循规蹈矩参考慕尤丁兵法,用权益去收买6个议员,就能夺回原属他们的政府。

我们都知道慕尤丁是靠金钱职位的诱饵,才把大约八、九十位议员引过来的,以代替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的原班人马。这也意味着说,这八九十位也是原则立场可被轻易动摇的一帮人。

他们对慕尤丁的歌颂特别大声,搞得慕尤丁要在政府相关公司清盘,不顾个人资力,像玩congkak一样随便放,谁是他手上的玻璃弹珠,就给谁福利津贴。被换下的4个州属也是靠一样的模式换政府。

如果希盟现在夺回6位议员,一定不能单靠改革口号说服他们跳回来。没有比慕尤丁的大鱼大肉来得更丰盛的话,唯独“为民服务”、“拒绝贪污”的传统粗茶淡饭,怎么够果腹?

这就是希盟现在面临的巨大风险之一。疫情让人民对政治毫无兴趣,4个州属为金钱职位倒台了,我们也不惊讶,希盟要挽回颜面虽然看似6席之差,在现实中却是千里之遥。

马哈迪当然希望能利用希盟救济他的政党,所以希盟要他说什么,他都可以。他可以在幕后说他讨厌行动党,需要他们的时候却写下长篇文章,说行动党不是马来人的敌人。他可以在幕后说他不喜欢安华,到记者会却还希望有他坐在隔壁。这一切都是的马哈迪真面目啊。

有了那么多证据证明了,难道真的还是要和老马合作吗?合作了,还得找上6位只要吃鲍鱼诱饵的青蛙才能回去执政,值得吗?

希盟之所以能在上届大选胜出全靠人民的愤怒和不满,因为他们是被人民视为清廉的党派,国家的希望,和纳吉巫统截然不同。老实说,多数的清廉政治人物还是在希盟,是我们茫茫宇宙中的星光。

唯一能守护着那份原则的,就是坐立并巩固势力面对下届大选。要靠马哈迪和6个没原则的议员,靠慕尤丁的方式去夺回执政权。这样换来的政府,你要吗?

作者 : 蔡镇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