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07:30:00  2276020
郑咏介.让我们好好说话,好好倾听
行呤坐詠

在教书的日子里,偶尔会有学生希望我不要因为骂那些为非作歹的学生而浪费上课时间,牺牲想要上课的学生的权益。身为老师的我总是对这项建议倍感挫折,我深知好人不应该总是被牺牲,但守规矩有礼貌的人日子不再是安安稳稳,反而是经常惹是生非不讲道理的人站在顶端呼风唤雨,支使着那些人畜无害的孩子。后来才惊觉,如今的教学现场已经像是一个小社会,而大社会更是令人怵目惊心。

打从社交媒体出现以来,人们获得资讯只在弹指之间,分享近况和表达看法变得即时而方便,更可以看见不同的观点,认识不同领域的人并互相交流。人们渴望在社交媒体的辅助下获得更多人与人之间的陪伴和沟通,创造更多元的思维和思辨,似乎整个社会都可以因为社交媒体而有质的飞跃。但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明白,社交媒体不过是绑架了我们的生活,而它所带来的即时和方便并没有带来多少正面的影响,反而让我们习惯于看短小精简的资讯,让我们只看见和自己同样想法的人和事而形成同温层,更让我们越来越沉溺于虚拟而与现实拉开了距离。

这样的影响直接造成同温层对外的偏见与排挤,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得越来越情绪化和具攻击性。近五六年来美国大学发生多起因外来讲者与部分学生理念不合,而遭到大学生集体堵在门口示威,用言语羞辱讲者,甚至与讲者和教授发生肢体冲突的行为,逐渐成为全球性的现象。这些人不仅没有拿出对他人的尊重,言语及行为还不断越界,只因为对方与自己或自己认同的群体理念不合,反而好好说话试图解释寻求理解的人却遭到肢体和言语攻击,甚至是生命威胁。无怪乎知名作家三毛会说:“有教养的人,在没有相同教养的社会里,反而得不到尊重,而一个蛮横的人反而可以建立威信。”

如今大家都被迫留在家,网络成为我们与世界接触的唯一途径,网络上的战争也就像喷发的火山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我们会发现网络上的言论越来越不像是意见交流,而是一个人发表对一件事情的立场,却遭到一大群人的围剿,围剿的内容多数也不是针对事件本身,而是质疑发帖人的智商、侮辱发帖人的人格、问候发帖人的母亲,然后便如此循环往复,甚至无限上纲。这群人不理会发帖人的解释,不接受发帖人的道歉,不容许发帖人的沉默,而旁观者要么以此作为消遣,要么觉得发帖人太傻,只好私下安慰发帖人,要发帖人沉默是金赶紧删除帖文,并希望这件事赶紧不了了之。

到最后我终于明白,网络的世界并不是人人都有言论自由,而是和现实世界一样,说话大声、凶悍、不讲道理的人才具备言论自由,无论这样的人所持有的立场是否经得起事实和价值的考验,也无论这样的立场是否是社会大多数。这些人就像网络中的“清洁大队”,每天寻找自己不认同的观点,然后联合同温层的人群起攻之,让网络世界变成他们眼中“乾净”而单一的世界。但这些出声出力的人抢占舆论的制高点并没有为我们和下一代作出好的示范,他们不过是在证明这个世界不接受多元的观点,不接受合理的解释,不接受善意的言辞,只有拳头和人数才是硬道理,而且要记得问候对方全家。更可悲的是这样的现象我们无力阻止,只能任其蔓延,期待对方醒悟。

教育工作者最辛苦的地方,是我们所要传达的价值观和孩子所看到的不一样。我们不断在教育孩子要对事不对人,说话要留分寸,做人要讲道理,却让他们在网络世界当中看见种种血腥和不堪。我们没有控制和谴责盘踞身边的恶,却要我们的孩子时时不忘善良和尊重;我们没有办法遏制嘲笑和辱骂他人立场的键盘侠,却要我们的孩子勇敢表达立场不要怕被取笑。既然我们留给孩子一个价值扭曲的世界,又怎么能奢求他们有正确的价值观呢?

世界要多元,尊重是必须;人间要温暖,善良是前提。网络世界让我们少了面对面的沟通,说话便更容易不留情面,也更缺乏同理和包容,但我们终究必须抑恶扬善,好好说话好好倾听,让每一个得来不易的温柔,都能获得理所当然的珍惜。

作者 : 郑咏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