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08:00:00  2276039
李练.敦马最后的尊荣
人情练达

土团党最高理事旺赛夫强调该党党员选择坐到国会在野党席位区,理应被开除;矛头对准敦马。

最近的历史性一小时国会会议,从敦马的特殊位置安排,再到他带领在野党党魁们,所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明显他依然是以在野党老大自居。

而在网络上流传的那张火箭4朵金花,迫不及待凑上去与敦马的合照,更完美地展示了众星拱月的气氛,满满的幸福感,感染了所有替他们咬牙切齿的人。虽然林吉祥说;这是大马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其实敦马现在的身分,是极度尴尬和坎坷的。土团党内闹分歧,花开两朵。挺慕派明显大占上风;虽然敦马手握主席一职,可是挺马派身带高职和有国会议员身分的人马,寥寥可数。毕竟,在金钱和名利的诱惑下,谁会不低头?

无论是原本的土团党领袖,还是从巫统和公正党跳槽过来的人马,只要身上带有国会议席这种投名状;在慕尤丁的安排下,全部若不是被施予部长职务,就是官联公司俸薪高职。这种待遇,明显比土团身处希盟时,个人获利更多。

即使,这很大可能只是个人的短期利益,却是整个土团党深陷了熊市的长期陷阱。但人生何其短,道义只能放两旁。在大马从政,犹如经营一盘生意。买的是人心,卖的是良心。一如文中开端的旺赛夫,从政前是一副正义的形象,今天也和他所抨击的巫统抱在一起了。

原本在大选胜出的土团13位国会议员,也只剩下5个人是挺马派。后期所招来的13名巫统叛将,全都支持慕尤丁。公正党那新加入的10名议员,也是背叛了敦马。敦马个人的傲慢,不甘于受制于其他盟友,为了让土团党壮大;不断地接纳青蛙跳槽的手段,自成一家。整个党的格局和风气,都是背叛、利益和走捷径,最后自食其果。

时穷节乃见,前青体部长和前教育部长,依然站在敦马身后,也算是有情有义了。敦马现在每一步棋,都得慎谋远虑。这不仅是在挽救他的党,他的儿子,还有他的亲属,以及他那份最后历史留名的尊荣。

政局发展至今,还有人呼吁让敦马再次披甲杀敌,带领希盟重夺江山。在他们的口沫横飞的论述中,你可以窥看出他们是如何地崇拜威权,偶像化了敦马。彷佛这个国家没有了敦马,就会沉沦。没有了敦马,希盟就永无翻身之日。

敦马并非不见白头的千年老妖,那些想抗争国盟的人,麻烦自己争气和长进一点,放过他老人家吧!是你们不断地造神,让他无法释然地慢慢走下神台。要一个年迈的长者,心力交瘁继续站在前线,孤独地与对手奋战,于心何忍?

属于自己派系的亲属被排挤,儿子被推翻,甚至可能丧失党籍,敦马动作愈多,愈是坐困愁城。对于过去他执政的弊病已成云烟,促成改朝换代的功绩也已记在青史。这回,实在没有必要再吹捧和推荐他领导希盟。只要他与党内硕果仅存的力量,坚持立场,已足兮。当个象征性的资政,或许是可行的。

就保留一个能闲雅地,看庭前花开花落的位置,让他沾满余晖的尊荣吧!

作者 : 李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