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5 10:00:00  2276323
吴咏駩/乡镇二君子
活在自然

过去读到古人说兰生长于幽谷,无人自芳,象征品德高洁之士。但看园艺店或人家栽种的兰,花开时通常都挂着一串串花,不仅有各种花色,且花朵往往可维持好一阵子而不凋,近似假花,我不理解。直到后来我认识了野生兰花,才看懂了它们的美。


野生兰确实多生长于山林之中,一般不常开花。由于它们植株一般不大、生长处隐秘,即使偶尔绽放,若不留心,还真不容易被看见,确实有如不取媚于人、不与众花争放的清高隐士。根据资料,在西马八千余种维管束植物之中,兰科植物就占了近一千种,是西马植物界里的一大家族。然而,或许因为野生兰拥有那不张扬的习性,所以它们种类虽多,却很难遇见。因此,若能在一片幽暗绿褐色的山林角落,偶然遇见一株开放着花朵的兰,总能叫人感受到它那股脱俗的高雅气息,为之赞叹。

我家附近没有山、没有林,不过,依然可以看见两种野生兰花。

第一种是鸽石斛(Pigeon Orchid,学名:Dendrobium crumenatum),它一丛丛附生在我家住宅区外大马路旁的一些大树上,很少看见它开花。后来我查了资料,才知道它的开花时机原来跟天气有关,即成熟植株的温度需要在1至2小时内突然下降达摄氏5.5度或以上,比如遇上一场炎热中午后的倾盆大雨所带来的忽然凉快,才会引发它的花芽成长,然后在第9或第10天后绽放出一串串白色带有香气的美丽花朵。而它下一次开花,则需要等待近一个月的“准备期”后,方能再次接受下一轮的骤然降温变化。

为了亲睹这过程,有一阵子,我非常留意天气变化,要等来午后一场能让气温忽然变凉的大雨,好让我可以观察一丛附生在路旁大树低矮树干上的鸽石斛开花。果然,那丛鸽石斛在一个午间豪雨后的第9天,即绽放出了许多的花。由于那丛鸽石斛所附生的位置不高,所以,我可以轻易地靠近那些花,闻一闻它们的清甜香气,给它们拍照,并在一些花串上绑上红线作标记,以便我隔天再来观察同一串花朵。原来,它的每朵小花只会开放一天即闭合。而整丛鸽石斛的所有花朵,则在2至3天后即已全部闭合,然后逐渐凋萎。

鸽石斛的花美且香。
鸽石斛的花美且香。



鸽石斛含苞待放或刚刚闭合的花朵形似白鸽,因此它的中英巫名都冠有“鸽”字。
鸽石斛含苞待放或刚刚闭合的花朵形似白鸽,因此它的中英巫名都冠有“鸽”字。



我家附近第二种野生兰花是美冠兰(Grass-leafed Eulophia,学名:Eulophia graminea),我在去年末才第一次发现,地点在我家后方住宅区稻田边的小路旁,我平时散步会经过的路上。它是陆生型的兰花,直接长在土地上。我看到的这株刚好躲在一块半腐坏的树头中间,因而侥幸没有被定期前来的割草工人割草时给割除掉。我发现它时,它正开着花,完全没有叶子,只有几束花葶从土地上抽长出来,上面挂着一朵朵不到3公分宽、不带香气,却相当美丽的小花。而它在靠近土表的地方,有一球看起来像个绿色洋葱头的假鳞茎(pseudobulb)。

自从我去年11月发现它以来,我每次经过都会对它稍加留意。它刚开始一直没有叶子,仅冒出一束又一束的花,陆续开放了约两个月。一些花朵在凋萎后,还成功结出了果。后来,它停滞生长了一阵,直到今年农历新年左右,才终于长出了像野草般的叶子。

鸽石斛和美冠兰虽然都长在路旁,却依然拥有兰花那“无人自芳”的气质。鸽石斛的花朵美且香,可它不刻意开花讨人欣赏,通常高挂于大树上,依照自己的习性绽放;美冠兰花小叶似草,丝毫不介意混入草丛而被人忽视。

然而,现代人赏兰,想到的应该还是园艺和市面上的那些。它们曾经也住在深山,后来经我们驯化和改良,培养出更大、更美、更多变化的花朵来,有时还被我们利用各种技巧来催促开花。于是,野生兰花的品格,似乎渐渐被世人给淡忘了。而那些依旧生长于山林中的野生兰花,有些被自称为“伯乐”的人挖取带至闹市,有些因山林日益遭受开发而渐渐绝迹。剩下的,也就不多了。

美冠兰的花朵不大,绽放后可维持数天方凋萎。
美冠兰的花朵不大,绽放后可维持数天方凋萎。


美冠兰的假鳞茎。
美冠兰的假鳞茎。



后记:写完这篇稿件没多久,那株美冠兰竟被人挖去了。

作者 : 吴咏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