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22:00:00  2276686
黄婉玮.裂变中的美中关系
旁敲侧击

随着疫情肆虐国家及地区所造成日益明显的经济链断裂的现象,各国的经济政策趋向以振兴国内之经济为主,正如英国《经济学人》所言,全球化正在倒退,各国迈向自给自足的时代来临。

如今这样的背景,美中两国如何应对?是该寻求重新将国家及地区带进全球共同体的路径,还是继续美中两国的对立关系?随着特朗普发动排挤中国的行动,令许多人疑问冷战是否又回来了,美国要将遏制苏联的那套战略,故技重施于中国?

自从特朗普接过总统一职,就将美国的外交战略翻了一遍,一路退出重要的国际组织,并且挑衅中东地区与亚洲的国防边线,如今疫情困扰全球的经济体系和健康安全之际,特朗普还借故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此举已不顾美国过去的形象,而意在于减少美国的“大国责任”。

中国经济崛起后依然强调其发展中国家的定位,而美国不可能再降格其国际定位,唯有不断的消除其大国的责任,以不妨碍美国对国际利益进取的战略。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论述的主流有“中国的威胁论”之说,此次更借新冠肺炎之故,联合各国涂抹中国的国际形象,并利用台湾的“台积电”在美国设厂的需求,以不接受中国“华为”的零件订单作为条件,威胁“台积电”,遏止中国向外扩展高科技的臂膀。

即使美国要对崛起之国重施故技,整体的国际环境已不同往日。当美中两国竞争重建全球秩序的话语权之际,全球治理环境塑造的国际关系也在引导两国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美国的遏制行动势必将面对困境与挑战,因为过去的欧洲国家只有美国可依赖,而今基于地缘战略,诸国与中国之间不可能中断贸易上的互动,面对美中关系的对立,也不见得要重返冷战时期的“选边站”,故此英国才无视美国的警示,坚持采用华为公司提供的5G技术。

外在的国际环境比国内政治格局更具复杂性,致使各国的政治立场周旋于亲美与亲中之间,同时也给予“钻篓子”的机会。过去在意识形态对立之中,以中立主义在夹缝中求存的国家,今应坚守中立以避免陷入大国的圈套,反之,由现实中的政治经济环境对美中互动发挥指引的作用,亦非不可能之事。

以东南亚国家来说,美中贸易战以来,总归而言,诸国有短期的渔翁之利,亦有长期的隐患。东盟的地缘优势颇受美国与中国的重视,意味着东盟有发挥平衡大国影响力的机会,重点在于政府如何拿捏在“鹬蚌相争”之中“钻篓子”,尤其是需谨慎表达政治的立场。

近年在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的选举呈现的社会现象,反映东南亚社会存在强烈对比的亲中和反中的意识形态,中国因素成为政党在选举时喜欢用的反制工具。执政者为了连续执政的目标会调整对华的短期战略,而大选过后一切恢复正常。正如前两年的马来西亚选举,希盟的反中言论在选举落幕后烟消云散,中国投资的工程项目最终得到继续进行。

由此观之,美国也是一个庞大的反华集团,特朗普遏制中国的背后有一部分也是选举的因素,因此可能要等选举结束,才是美中修补裂变关系的开始。

作者 : 黄婉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