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3 07:20:00  2276707
黄大志.疫情造成的民航制造业困境
学者观点

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旅游业所受冲击规模之大,已使与之直接挂钩的企业,例如民航公司、旅行社、酒店、餐饮业、景点参观和购物中心等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限于篇幅,本文只针对全球最大两家民航机生产企业,波音和空中巴士作出损失评估,并进一步探讨民航业今后该朝何种方向发展等相关问题。

从经济层面看,民航业主要从属高端的飞机制造业、空中客运与货运业务,后者包括机场终点站的客机起降及其他相关服务。根据联合国国际民航组织资料显示,2019年全球民航业雇用6千550万人,航班包含4万8千500个飞行路线,运载乘客43亿人次,收入总额为2700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值的3.6%。根据疫情扩散情况,该组织在今年4月底作出2020年民航业的估计直接损失是:总收入较2019年减少45%,全球旅游业损失3000亿到4500亿美元,货运损失13%到32%。

民航营运既然受到冠状病毒的严重冲击,飞机制造商所受影响自然不小。美国波音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民航飞机制造商。冠状病毒散播影响人们出行和旅游业,对波音公司可说是祸不单行,2019年初波音大型737客机因设计出现安全问题,造成印尼狮航、埃塞俄比亚航空两架该机型坠毁。事故发生后,客户纷纷要求退货和取消订单。目前疫情进一步打击波音业务,引起的损失非常巨大。

波音客运的损失主要是由于全球普遍实行行动管制令而大规模切断了客源。据报道,全球60%的客运飞机受管制令影响而停飞。如果疫情持续,目前大部分的航空公司的短期现金流只够维持3到6个月。波音产品的销售计划停顿,其工厂也只得关门停产,致使波音20年来首次呈报亏损6亿美元。因此,波音的股价也一落千丈,从今年2月的市值2000亿美元,掉到目前低过1000亿美元。

此外,疫情还带来其他严重问题。一是波音上游零配件的供应链被切断,要完成的部件因而不能按计划执行,工厂效率因而直线下降。二是即使有的机型按期完成,许多航空公司却执意拖延,暂时不愿意接受新飞机的交付,波音也只得当存货处理。但不交货,客户的最后数期的分期付款就不能到账,导致现金周转艰难。

波音的市场竞争对手是欧盟的空中巴士,简称空巴。1970年空巴成立以来,它原是波音的追赶者。冠状病毒不可避免的拖累其业绩,到了4月中旬,空巴逼得减产3份之1,并不得不掏用大笔现金应对日常开销。这场危机影响空客13万5千名员工的生计,裁员看来势不可免。目前空巴的法国工厂已经筹划政府协助的员工休假计划,进一步削减产量以减少开销来求生存。

美国的波音也好,欧盟的空巴也好,都是全球最大的民航机生产商、标志性的经济标杆和旗手,美国和欧盟都不会容许自己的一方失败。对美国来说,波音承担的不单是民航业务,它还是一家国防军工企业,负责生产B-52轰炸机、F-15战斗机、高性能AH-64阿帕奇直升机等,有美国政府在背后强力支持。就在不久前,波音代表美国民航业向美国政府申请600亿美元资助金;理由是,波音是美国出口值最高的企业,直接和间接创造200万以上的工作岗位,部件供应链超过一万家供应商。波音和空巴两家大企业正经历一场影响深远的危机,但他们看来都无法判断疫情冲击影响要到何时方能结束并出现反弹复苏。

反过来说,任何危机却都可能提供一个突破口机遇。危机带来企业改革的决心,航空业数字化转型进入“智慧航空”将是全球航空业发展的方向,提升航空业效率的时机,例如维修预测系统、燃油效率提升、低碳减排的环保设计,甚至钻研新机型、新型发动机、燃油替代品等等。

联合国国际民航组织倒是乐观的。该组织针对疫情作出了民航业复苏的愿景预测。但这个预测的依据也不外是疫情会持续时间的长短、各国政府控制病毒扩散的有效措施、政府对民航业的支持力度以及全球整体经济的复苏效果。疫情终归会过去,我们就耐心等待吧!

作者 : 黄大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