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3 07:40:00  2276715
许俊杰.我们需要仪式感
文王曰咨

明天是开斋节,好多穆斯林同胞都遵守行动管制令,决定留在原地,或与近亲、或与朋友邻居迎接开斋节。同行说他决定取消假期,在开斋节时期继续上班当新闻主播,“这样也好,让家乡的父母和亲戚能在电视上看到我,感觉好像在一起过节了,比好多人都幸运了”。他说的戚戚然,在冠病疫情下迎来的开斋节,注定是不一样了。

开斋节,是穆斯林奉行了一个月的斋戒后迎来的节日,是伊斯兰的重要日子之一。在大马,我们普遍大事庆祝为期2个月的斋戒月与开斋节,这些年来从斋戒月第一天起,我们一起体会了社会里迎接重要节日的虔诚与喜悦感,我们尊重斋戒规则,不在友族前吃喝、我们一起逛斋戒月市集吃遍马来美食,也一起开斋、我们了解斋戒的重要性,因此会主动分担工作量,不在晚上时打扰他们的祈祷,在开斋节即将到来前,让他们优先请假并提早回乡,因为我们也曾在农历新年时,领略了友族的善意,愿意留守工作岗位,让我们可以有更长的春假。

为了避免病毒随着回乡人潮而大幅度传染开来,感染了留在家乡里的高风险群,包括乐龄人士与孩童,政府禁止国民返乡庆祝开斋节,却还是有成千上万游子试图回乡,以为能侥幸的闯过路障进入大道,往家乡奔去,结果都被警察拦下谕令折返原处,还被开出1000令吉罚单。

这样子并无法阻吓和削弱回乡的坚持,好多人到各州警局提出种种回乡申请,愈是靠近开斋节,每日被拦载和罚款的闯关者就不断增加。我看到网民在社交新闻的相关新闻连结下,嘲讽闯关回乡者,调侃他们都“为了过节连命都不要了”,诸如此类,极为刻薄。

若明天我们迎来的,是除夕夜、是大年初一、是任何一个我们非常重视的特别日子,我想也一样会有不少人,千方百计的找理由、找小路、托关系、无所不用其极的也要回乡过年。彼时的心态,与此时友族的心情,是一样的,就不能多一点体谅吗?在吉隆坡大都会里,有成千上万的友族游子汲汲营营的生活中,为了断开传染链而不能回乡与父母共庆,想着都觉得很委屈了,除了让你发泄负面情绪,却毫无助益的酸言酸语,我们能做的其实还有很多。

为什么一定要过年过节?说穿了,我们需要的是仪式感,这样的需求是人类的主要意志,也是社会文化发展变化的原始动力,尤其在本来已经很冷漠的现代社会,如今更要时刻维持社交距离的疫情时期,越来越发达的信息系统确实让生活非常方便,但也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封闭。物质生活可能被科技发达满足了,但精神生活上的满足,需要在实际交往的仪式感中获得认同,

什么是仪式感?我以经典文学作品《小王子》的篇章来解释仪式感:狐狸对小王子说,

“你最好每天在相同的时间来,比如说你定在下午四点来,那么到了三点,我就会开始很高兴,时间越是接近,我就越高兴,等到四点,我会很焦躁,坐立不安,我已经发现了幸福的代价。

但如果你每天在不同的时间来,我就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开始期待你的到来……我们需要仪式……它使得每个日子区别于其他日子,每个时刻不同于其它时刻。”

“仪式是什么?”小王子问。狐狸说:“仪式是经常被遗忘的事情,然而也正是它使得某个日子区别于其它日子,让某个时刻不同于其它时刻。”

我们生活在充满仪式感的节庆的国度里,这些传统节日的文化都在强调“团圆”,正因为这些仪式感,让我们在特定的节庆里以仪式感获得满满的祝福,让我们度过了不一样的日子,对接下来的日子充满了希望与热情,也推进和巩固了社会秩序。因为疫情,我们也领略了在佳节时与家人团聚、在日常里与人握手拥抱、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能并肩同行,不必随时都得戴着口罩测量体温,原来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们都需要仪式感,尤其在瘟疫蔓延时,明天的开斋节,以及接下来的各种庆典都是一个契机,仪式感的可贵之处,在于任何行动都是由心出发,或许我们不能登门造访,或许我们不能分享美食,为我们生活周遭里的友族送上礼品,或者主动传讯献上佳节祝福,这些举动都比你在社交媒体上嘲讽执意回乡的行为更有意义啊。

节庆之所以能传承,因为有强烈的仪式感维系着,我们有形的身体,被社交距离分开了,可别让彼此的感情与心意也分离了。

作者 : 许俊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