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5 07:00:00  2276725
【叙利亚】​寻觅牧羊传说的蜂巢屋
旅游

蜂巢屋在构造上崇尚绝对的简单化。
蜂巢屋在构造上崇尚绝对的简单化。

在叙利亚中部浩瀚无边的沙漠平原上,曾几何时有着这么一群人,犹如蜜蜂般居住在蜂窝式的洞穴泥屋里。这些多数遍布在奥兰提斯(Orontes)河谷一带的蜂巢屋,据说与300公里外坐落在土耳其南部一个叫哈兰(Harran)的蜂巢屋,同属一个朝代。

根据圣经记载,犹太教创始人亚伯拉罕当时在前往迦南之地前曾在这里定居,所以这些蜂巢屋至今已有近4000年的历史。

换句话说,当西部的埃及开始建立金字塔作为法老的陵墓,以及东部的中国在经过黄河文明后迎来了第一个世袭朝代时,这片土地的祖先也开始在这片广褒无垠的荒漠上建造蜂巢屋。

我没打算去较为人所知的哈兰,阿勒坡(Aleppo)以东的图瓦利达巴戈尹(Twalid Dabaghein)和萨罗伊(Sarouj)才是我的目的地,因为这片土地上似乎埋藏着一个启发心灵鼓动人心的寓言传说,等着向每个路过的旅人娓娓道来那段峰回路转的奇幻之旅。

顺风车先是把我丢在图瓦利达巴戈尹,我有点错愣。放眼望去,村落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被遗弃的村落。于是,我步步为营地穿梭在阴气沉沉的乡间邻里,犹如考古学家般有样学样地寻找这个可能被世人忽略的人类古文明,或许蜂巢屋就是通往埃及金字塔的任意门。这时,好奇的村妇和小孩才犹如蜜蜂般纷纷冒出来,窥探我这个好奇的外来闯入者。

泥坯建造,冬暖夏凉

我俯下身钻进其中一间约5米高的蜂巢屋里,蜂巢屋不大,靠近顶端的部位有一个小开口,被后人称之为天窗,显然是作为采光和通风对流的用途。蜂巢屋没有窗户的结构以及表层上密实的土坯,让阳光无法穿透而得以保持室内恒温,如此的建筑结构不但可抵挡沙漠气候在夏季时咄咄逼人的酷暑,也可抵御冬季时让人无所遁形的严寒,达至冬暖夏凉的作用。这些简单却奇异的蜂巢状建筑外观,随时会让人陷入一片时空错乱的漩涡中,误以为自己身在非洲大草原的部落里。

俯拾即是的泥土,是干旱贫瘠的荒漠上唯一最有用途的原料,所以以泥土制造泥坯及夯土砖自然成为建造家园的建筑材料。为了使这些恍如巨型山墓的土塔房更坚固持久,村民在制造泥坯的过程中据说也把木碎和麦穗混入其中,以达至凝聚及加固的效用,使泥坯不会因为在太阳暴晒后失去水分而变得松散脆弱,建材原料虽原始,却具有实际的功用。

蜂巢屋呈圆锥形的体形不但克服了结构难题,还可以有效地驱散热度;泥土不但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自然资源,还有隔热的效果,这一切在科学诞生前,就已经是生活在这里的沙漠民族,依循着环境的现实与变化而开拓出来的生活智慧,印证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道理。以泥坯建造的蜂巢屋,与在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雪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是人类在地理环境以及极端气候的限制下,以智慧催生的生存之道。

一栋栋隆起的土丘,在图瓦利达巴戈尹的地平线上不见得突兀。
一栋栋隆起的土丘,在图瓦利达巴戈尹的地平线上不见得突兀。
以泥坯打造的夯土砖,回旋地组成了蜂巢屋的躯体。
以泥坯打造的夯土砖,回旋地组成了蜂巢屋的躯体。


追梦的牧羊少年

放眼望去,一栋紧挨着一栋、起伏不一犹如小山丘的土色蜂巢屋,多少也为平平无奇一成不变的平原增添了立体的几何美感。地平线上隐约可看到成群结队的羊群,一个似曾相识的牧羊少年正百无聊赖地挥舞着手中的树枝。

我不假思索地从背包里取出巴西作家保罗‧科尔贺(Paulo Coelho)在1988年撰写的《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随意放在葱绿的草地上,让午后飕飗的习风把它一页吹过一页,仿佛也把若干年前的旅行际遇卷入精彩的小说中……

牧羊少年当年因为热爱旅行而不惜中断学习生涯,开始了四处流离的牧羊生活。在一个不干事的下午,他在旷野上放牧时接连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埃及金字塔附近藏有一批宝藏,过后在因缘际会下认识了为他指点迷津的撒冷国王,于是决定卖掉羊群并放弃牧羊人的生活,一路往南去追寻他的梦。

在历经千辛万苦跨越地中海后,牧羊少年到了北非,却不幸在摩洛哥被掠走钱财,后来他学会了阿拉伯文,为水晶商人工作了11个月又9天,然后加入骆驼商队横跨撒哈拉沙漠,并在费奥姆(Al-Fayyum)绿洲遇见让他一见钟情的法蒂玛,最后在炼金术士的指引下克服意志和心灵上的种种困难与挑战,重新踏上那段属于自己的寻宝之旅。

几经辗转后,牧羊少年终于去到了金字塔,就在他的预兆应验之际,在他拼命往沙丘挖宝当儿,沙漠部族领袖再一次夺走了他的金子,并讥笑他执着梦境的愚蠢,然而牧羊少年却从头子口中透露的梦境,悟出宝藏原来就藏在故乡的教堂废墟里的无花果树下。牧羊少年于是返回故乡,在当年熟悉的牧羊处挖出宝藏,实现了犒赏吉普赛人的诺言后,终于带着风中之吻再次奔向在大漠中痴情等待的法蒂玛。

衣着鲜艳多彩的穆斯林妇女,无疑是这片土地的亮点。
衣着鲜艳多彩的穆斯林妇女,无疑是这片土地的亮点。  



萨罗伊附近的拜占庭古堡,远不及蜂巢屋来得历史悠久。
萨罗伊附近的拜占庭古堡,远不及蜂巢屋来得历史悠久。



从民居到仓库,文化遗产式微

夕阳最后的余晖,开始把蜂巢屋林立的沙漠平原染成一片金黄色。那个在地平线上挥舞着树枝的牧羊少年早已不见踪影。另一个从别处放牧归来的牧羊少年则一声不响地钻入蜂巢屋,如同采蜜归巢的蜜蜂般,一成不变。

我臆测,他一定是对目前单调简单的牧羊生活感到厌倦而燃起逃离的念头,正如那个在地平线上挥舞着树枝的牧羊少年。

牧羊一直是人类最源远流长的生产活动之一,是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继承祖先的伟业,与当年从先辈那里接手蜂巢屋一样,代代相传。只是,几千年下来,蜂巢屋的用途已逐渐从民居过渡到仓库,显示了时代变迁社会进步所必然产生的嬗替与淘汰。每一个继承父业的牧羊少年,想必也不想一辈子都过着长期与外界隔绝的牧羊生活。如今所剩无几的蜂巢屋,如果不是用来贮存干草和饲料,就是遭受人们唾弃而成为文明世界的垃圾仓。

世界文化遗产的消失往往比人们旅行的步伐还要快,但我不相信眼前的土坯房是世界上硕果仅存的蜂巢屋,那是人类在追索更遥远的变迁时,对即将消失的东西感到惋惜而发出的苍白感叹。但我愿意相信那个一声不响钻进蜂巢屋的牧羊少年身上,一定也和那个在地平线上挥舞着树枝的牧羊少年一样,怀着一颗因为渴望认识世界而出走的梦想……



原来牧羊少年刚刚在旷野上如梦初醒,准备逃离出走。
原来牧羊少年刚刚在旷野上如梦初醒,准备逃离出走。


散落在地平线的羊群默默地低头叼草,牧羊少年的踪影却无从追溯。
散落在地平线的羊群默默地低头叼草,牧羊少年的踪影却无从追溯。
作者 : 陈文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