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3 16:37:00 
【专访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马汉顺:考量个别学校情况 ·复课SOP最后草拟阶段
教育
马汉顺说,教育部针对学校复课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已进入最后阶段。
马汉顺说,教育部针对学校复课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已进入最后阶段。


(布城23日讯)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指出,教育部针对学校复课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如今已进入最后草拟阶段,该部将会慎重依据个别学校的情况及需求,将各方所面对的问题和局限列入制定SOP的考量范围。

“我们会在局限内以最可行的方式去执行,当然不可能是完美的,不同学校会面对不同的问题。

马汉顺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最重要的是,教育部绝不会对学生的安全及健康做出妥协。

教长亲到学校视察

他表示,教育部在制定复课标准作业程序时必须遵循各项步骤完成,就如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迪更亲自到学校视察模拟现场情形,以测试学校在复课后所会面对的情况,包括学生排队步入课室及学生在食堂用餐等。

针对学校在复课后必须分班上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马汉顺表示,他理解学校在复课后可能会因空间局限,而出现师资编排不足的问题,而“师资受限”确实是学校复课后所面对的挑战之一。

“因为空间受限,一些地方比如预科学院(sixth form college )和一般有中六班级的学校不同。如果先让(考试班)回去上课,这就没有问题,他们可以被安排在另一班。但在师资方面,我们就是要克服这项问题,”

他指出,复课的标准作业程序是涵盖各方面,当中的细则必须是依照学校的情况而定,而校长也是最清楚和了解学校的实际情形,包括学校可能会面对的难题。

他表示,该部也会按照其他国家的经验为例,从中学习,以使到整个标准作业程序更加完善。

他也说,如教长所述,教育部将会在开学的两个星期前做出宣布,以让学校有时间做准备;而教育部优先让考试班复课,是因为他们所面对的考试将会决定未来的升学导向。

TV Pendidikan受技术局限
尚无法推出华淡小内容 

马汉顺说,由教育部推出的TV Pendidikan将涵盖各源流学校的课程内容,惟目前受到技术方面的局限,因此除了如今的国小各科目内容,还无法确定何时能推出华淡小课程的节目内容。

他说,该部不会成立团队专门探讨与制作华淡小课程的电视节目内容,该部所面对的主要困难,是要制作出达到电视节目标准的内容并不容易。

“我们要做到电视节目的标准,这绝对不是我们能直接将谷歌、优管或cikgooTUBE的视频搬去做电视节目的,电视的整个制作和要求不一样,我们需要一个个重新依照电视节目的技术需求去做,包括拍摄和剪辑等。”

他说,教育部将尽快推出华淡小的课程内容,但是若将来推出有关内容,不会是整个系列的。

马汉顺说,教育部当初在行管令期间推出TV Pendidikan,就是为了要解决城乡在网络设备方面的差距问题,而该部也不断地做出改善,例如一开始只在大马国营电视台(RTM)播放,如今也在Astro播放。

“做这些不容易,因为要有好的内容,要涵盖这么多年级的教学,而疫情是突发事件。教育部这些年来也有制作优管视频或cikgooTUBE,所以有一些这方面的资料,但是并不足够,我们要涵盖所有科目和单元并不容易,所以接下来我们会增加播放时间,同时要生产更广、更全面的内容。”

努力解决内容上不足

他说,教育部正努力解决内容上的不足,包括要求杰出教师准备,同时也考虑找供应商提供协助。如此认真看待是因为准备教育类电视节目并不局限于疫情与当下这段非常时期,相反地,这将是个长远的措施。

“我们做的不能只是局限在疫情,而是更长远的。这一步可以说是个转捩点,接下来的工作也会在这方面(继续发展),不会有回头路。但是我们也不要以为线上教学能替代面对面教学,因为教学需要互动,教育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只是学习知识,而是要各方面,要‘育人’。”

他希望所有教师也能根据自己的兴趣与专长制作一些能够共享的教学内容。

追上拖延的课程进度
教师创新方式弹性教学 

询及受疫情的影响,学生会否如期完成今年内的课程,马汉顺说,教师目前应该开始着手准备将来重返校园后的课程编排,教师能以创新方式弹性教学,例如把4节课的内容在2、3节内完成,以追上如今拖延的进度。

“老师在这个时候,除了教导,其实应该编排将来回到学校时,要如何把4节的内容,就在2、3节里(教完),(确保教学)有持续性。”

他举例芬兰学生的上课时间比我国和其他应试教育国家短,但是却不影响该国的教育水平。

他也说,如教长所述,教师一定会在考试之前完成考试范围的教学,而考试的分数比重也是能够调整的。

“有很多种方法,我们会使大家在面对考试的时候,尽量在最公平的情况下进行。”

他鼓励教师之间互相扶持、学习与鼓励,以便能共同进步与提升。

疫情推进线上教学 

询及疫情会否影响《2013至2025年教育蓝图》的进展,马汉顺说,行管令反而使我国在线上教学方面走得更快。
询及疫情会否影响《2013至2025年教育蓝图》的进展,马汉顺说,行管令反而使我国在线上教学方面走得更快。

他说,在疫情之前大家都未感受到线上学习的需要,但是当学校在行管令期间关闭时,大家都真正感受到线上学习的迫切性。

“大家喜欢或不喜欢,都不经意地就去学习了。当大家都一起学习时,(整体发展)就越来越快。要不是这个(疫情),我想这方面会慢得多,不只是我们而已,全世界都一样。”

接任副教长职
盼推动阅读和STEM教育 

马汉顺说,他接任副教长职后,最有兴趣推动的两件事情是阅读和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教育。

“STEM教育非常重要,有些学生可能觉得这些科目比较困难,但是我想这往往是心理上的障碍。

“STEM教育不只局限于学校,重要的是,要从小的时候开始培养兴趣,如何把科学运用在生活中,家长如何激发孩子对科学的兴趣。”

他说,我国的学校如今已有编码课程。由于我们已进入工业革命4.0,因此学习科技如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等,都是为了迎合时代的需求,也是无可避免的趋势。

在阅读方面,他表示,唯有通过阅读,才能做到终身学习,也才能确保学生离开校园后持续吸取知识。除了成为自己行业的佼佼者,也不断推动社会进步。

师训班招收资优生
教师素质显著提升 

马汉顺说,我国师训班近几年的招生,都朝向招收成绩最好的30%学生的目标,因此我国这几年的教师素质有显著的提升。然而,要兼顾师资素质与解决师资短缺,是一项挑战。

“我们一方面要招收最好的学生,所以又要考试、做心理评估,一方面又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师资短缺的问题,所以当我们找不到那么多人的时候,就面对困境了。若要快速填满,就必须降低门槛,但是这样做,就是在素质上妥协。”

他说,师资短缺课题的潜在问题,包括每年都有教师达到退休年龄,也有选择提早退休的教师,同时还有请产假的短期空缺等。

改善PISA成绩需各方配合

他提及我国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的表现等同于落后新加坡3年。虽然我国的PISA成绩较往年有所提升,但是速度缓慢。若要改善,就需各方的配合和努力,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教师的角色,因为研究指出,一名好的教师能提升学生的表现50%,一名杰出的校长则能提升整个学校的表现20%。

大马2018年的PISA得分是阅读415分、数学440分和科学438分,新加坡则是阅读549分、数学569分、科学551分。有学者表示,每39分之差,就是1个学年的距离,而我国与新加坡在这三方面的差距是约3个学年。

家长忧学业
安全更重要  

马汉顺说,疫情当前,学生的健康与安全是教育部的首要考量,该部将谨慎制定学校复课的标准作业程序。
马汉顺说,疫情当前,学生的健康与安全是教育部的首要考量,该部将谨慎制定学校复课的标准作业程序。

询及许多家长因为学校迟迟未复课,难免为孩子的学习感到担忧和不安,马汉顺表示感同身受,但在疫情当下,学习是长远的事,而学生的健康和安全依然是该部的首要考量。

“无论是我或部长都非常了解家长们的心情,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身边家人、朋友的孩子都还在求学。因此,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事,并且会一同面对这项问题。”

他指出,如今疫情相对平稳,他理解许多家长对于复课有所期待,但同样也有家长担忧学校复课之后,面对面教学所存在的感染风险。

他表示,面对疫情的挑战,每个人可以将处于社会生活的每一天,当作是学习的机会。这段期间,学生和家长可以学习书本以外的知识。

“对他们而言,这也是一堂意外的生命教育课,让学生可以解读个体学习和成长价值的意义,帮助学生和家长选择合适的教育路径,避免掉入‘精致的利己主义’陷阱。”

UPSR PT3新方案
无定案 

针对教育部是否已探讨取代今年小六评估考试(UPSR)及中三评估考试(PT3)的评估方式,马汉顺指出,目前尚未有任何最新定案。

他说,学校向来都有实施校本评估,以更全面评估学生的学习能力及潜能。

他指出,校本评估从以往侧重于应试教育的模式,转为注重学生的各方面发展,除了学术成绩之外,也不忽略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体能及课外活动及心理测评。

马汉顺表示,教育部于数年前已经开始探讨UPSR废存的课题,家长们的看法不一,有者认为没有考试,无法有效评估学生在小学六年基础教育的学习进展。

“我个人认为无需太注重UPSR,反而可以允许孩子在更多空间和更少压力的情况下学习。至于校本评估则包括笔试、课堂学习及体育,考试成绩也不再占最高比例。”

他说,有人会担心若没有考试可能会影响升学情况,不过,也有人提出允许预考成绩作为评估或制定入学试的建议。

“在非常时期就必须采取非常方式应对,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就使用最佳方式为标准。”

线上教学
应永续发展

马汉顺说,虽然线上教学并不能真正完全取代面对面教学,但对于教育发展而言,线上教学是疫情的转折点,不应在行动管制令结束之后就此停止。

他指出,因为疫情的关系,人们可以透过线上平台获取最新知识,而现有书本的知识则可作为人们学习的参考和基础。

他说,无可否认,若将线上教学和传统面对面教学形式相比,线上教学少了即时互动,毕竟“教书育人”才是教育的本质;然而,很多学校在疫情期间面对停课而掀起的线上教学风潮,亦展现我国教育进程再向前跨一大步。

他表示,教育部在实施线上教学上做出各项努力,包括推出“Digital Learning ”网站,鼓励教师使用除了谷歌教室(Google Classroom)以外的教学平台。

他指出,线上教学必须依赖各方互相配合,如教师负责在线上平台布置教学和分发功课、学生必须保持自律和上进、家长可扮演观察和陪伴孩子学习的角色。

他说,该部所开发的线上平台,让教师能够提升教学内容、减少教师在教学上的压力、提供他们支援及建议、以及鼓励卓越教师自制教学短片。

同时,他表示也会与各州督学进行视频会议,了解各校所面对的挑战和难题。

接任副教长职
尽力做好工作

针对受委为副教长也宛如接过“烫手山芋”,马汉顺表示,教育部是个全新的领域,也为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

他表示,从接任副教长职至今将近3个月,如今他已经进入状态,并承诺将会尽全力把工作做好,同时,也希望能够连同各方面人士的配合,一同为教育努力。

马汉顺(右)接受星洲日报高级记者王丽琴(左一起)及记者练珊恩的专访,谈及疫情下教育发展的方向。
马汉顺(右)接受星洲日报高级记者王丽琴(左一起)及记者练珊恩的专访,谈及疫情下教育发展的方向。
作者 : 专访:王丽琴、练珊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