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4 01:00:00  2277084
秋芸芊.我不想长大
城人小说


每次回乡,我都会打开书橱,把一本本泛黄的日记本拿出来翻阅。虽然几经搬家,我仍坚持不把日记本带去新居,一直把它们留在老家。每次翻开,看到那些年自己幼嫩的笔迹,天真的言语,记录着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内心就涌起一股感慨。

合上日记本,赶走万千思绪,仿似又经历一遍之前的人生。

我走出屋外,想找日记簿里记载的红毛丹树时候,看见前院坐着三个白发苍苍的妇人。

她们是谁?其中一个是我的婆婆,而其她俩是邻家的奶奶。

晚年生活,她们都是无所事事,除了吃喝、看电视解闷,就是聚在一起闲聊。有时候聊时事,有时候聊家庭。她们说人到老年,半只脚已踏入棺材,对很多事情没有太大抱负和期望了。钱够用就好,梦想实现与否,也已经不重要了。

尽管她们已经一把年纪,可是却依旧“爱面子”。

“我的孙女很会读书,政府派她到澳洲去读医科。”邻家奶奶说。

“我的儿子更加厉害,他在新加坡啤酒厂做经理,月薪是过万美金。”另个奶奶则说。

“我的孙子更加厉害,现在在美国买了三间屋子。”婆婆也不甘示弱。

听着她们一吹一捧,我没有加入战围趁热闹。

“光兴,你听一群老寡妇‘车大炮’,你不觉得闷吗?”

“闷啊!”

“闷你又听?”

“就是闷才要听,再过几天就要出去吉隆坡了,哪里还有机会再听到呢?”

婆婆笑笑,点点头,仅此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起身,说要到喝冷饮避暑。反正我闲着,就跟他们去了。

街口新开了一间小食商店,最显眼的标志是门口的大布条。布条上彩绘有新店的招牌美食——红豆冰。

红豆冰是一种解暑冰品,装在小碗中,先在底层加入红色的红豆、蓝色的菜燕、黄色的玉蜀黍粒、黑色的凉粉、青色的煎蕊和褐色的花生,上面铺着小山一样的刨冰,最后再淋上香甜的马六甲糖浆和浓浓的白色炼乳。

“光兴,你要试试这个红豆冰吗?”年迈的婆婆热情地招待我,一点都不马虎。

这一幕幕的温馨场景似曾熟悉,我突然想起童年时婆婆带着我和弟弟去神庙看酬神戏。

XXXXXX

在村里,村民为了答谢神恩,在庙宇主神诞辰时会献上丰盛的祭品之外,演戏酬神也是村庙文化活动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

婆婆最喜欢酬神大戏是《花木兰代父从军》。晚上8点,她便和几个朋友一起走路去庙宇,我和弟弟就尾随其后。

当我们路过一些木屋,铁门外的野狗开始大声狂叫,想用力扑咬我们。一伙人便齐心合力拿起手上的木棍打之或是用石头丢之。虽然个个都心惊胆跳,但成功击退恶犬之后,换来是一片欢笑声。

每次从庙宇回来,婆婆都打包鸭肉粥。公鸡牌的大碗公里装满婆婆的爱心,热烘烘的鸭肉做配菜,填饱充饥饿且疲惫的身躯。

如果说人生是一首歌,那童年就是歌曲是最悦耳动听的。可最终仍会曲终人散,对抗恶犬的势力越来越疲弱。只因岁月那把刀,狠狠地刺进她们身体:红毛婆婆、阿瑞姐、康乃爷爷、福顺啊公……我记起了她们的名字,也记得最后一次参加她们丧礼的情景。

XXXXXX

“婆婆,我要一碗鸭肉粥。”

“傻孩子,这里没有卖鸭肉粥的!鸭肉粥必须等到大伯公诞时候才会有卖。”

“嘻嘻!那么我要多一个‘冰球’。”

“冰球”是将冰沙打压成球状,浇上彩色糖浆,吃的时候把冰捧在手中直接吮吸。这也是我儿时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

这天奇热,傍晚时还觉得鼻息如蒸。斯刻,遇到中学生放学,买冷食的学生多了起来。

我望着他们,心里多么希望能永远停留在孩童的时代,无忧无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长辈们会帮我打理一切。长大后,就得有大孩子的样子,一切都得靠自己去解决!有再多的无奈也要自己承担。

“婆婆,有你疼真好啊!”

作者 : 秋芸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