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3 21:00:00  2277265
张吉安.新常态下的同理心
艺坛乩童

脸书上,略过一个老师和一个网红的怨文。

这位老师慨叹,班上有个学生家长不合作,家里没电脑,还给孩子用一台功能差且网线不足的手机上课。该网红则斥责,在菜市场遇见一个身上有异味的老婆婆,而且没戴口罩,她贴文直言此类人毫无卫生意识,一旦有病毒,随时会传给无辜的人。

或许,这位老师不晓得,当下有不少家长穷得买不起电脑和新型手机,亦或许该网红不晓得,社会底层有无数老人穷得买不起口罩。

人,此刻或许大致上认为,在这紧绷时期只要用自身的正直与道德,一视批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即是行使了大义凛然之举。奈何,现实中,却一丁点也意识不出,一不小心没查清楚,那是对他者的冷漠无情。

疫情来袭,行管令开启已经两个多月,当很多人在谈起各行各业大受影响,包括日薪劳力者的困境;政府推出振兴配套,通过各种援助方案来抢救各行各业之际,媒体问起新上任的文化旅游部长,关于政府会提供什么援助给艺文工作者,度过难关时,她笑而回应:“当下时局对从事文化艺术者来说,并不困难,他们很容易计划一些事来解决。”听了这样的回应,仿如在官家眼中,只要该部门出钱扶起旅游业,就等同于概括文化艺术,而艺文工作者皆为不食人间烟火、饮露餐风的一群人。

堂堂一个顶着“国家文化艺术”的管理者,竟然对艺文界的生态窘境一无所知,彻底忽略了从事艺术文化工作领域,其实也是手停口停的一群,因为绝大多数都是以一场演出、一个创作、一个作品来赚取生活费的。部长呀!你毫无同理也算了,为何还要朝艺文界说一堆酸溜溜的话?

目前任何一种表演艺术类型都无法进行,还有文化馆和艺术馆,都是靠大众购买门票、活动收入来维持的,这并不难想象,艺文化界与其他业者无异,一片哀鸿遍野。近来,有一个华人戏班负责人向我申诉,从2月尾到现在,很多庙宇活动都停止了,包括接下农历七月的盂兰胜会,对我们来说,华人戏曲已经是濒临消失的文化,而现在连这些节庆,是唯一能够赚取常年生活费的演出也没了,甚至有的戏班,面临解散的命运。

最近流行一句话叫“新常态”,像是最近好多著名的国际歌手,在网络直播“新常态演出”,免费让大家收看。问题是,大部分已习惯享受“免费网络大餐”的群众,就连平日都不曾走进剧场、艺术馆的,那么他们现在是否愿意付费来看一场网络直播的本地表演艺术?反而,每一次灾难发生后的赈灾或者是慈善义演,第一个想到的是艺文工作者,因为他们会受邀请,甚至是免费演出来为大众筹款,反观这次疫情灾难,却没人会想起艺文工作者该怎么活下去?求人不如求己,唯有想出一套自救的方式,一起互助创造一个共同平台,熬过最艰难的一年。

一句“新常态”,是“后疫情”的写实面,一转眼逼出许多真世界的真面向, 尤其对“穷人”来说是一种苦难验证,仿佛在面临一场世间淘汰赛般,贫则呼天也没用。至于对“富人”而言,直接让日常作息变得更慎重了,接下来,他们会擅于用长期活在维稳世界的视角为己而生,久而久之,削弱了情感的洞悉力,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逐渐丧失同理心。

疫情下,不妨试着用心眼去平视社会底层的姿态,感受人与人的漂泊与卷缩,将“他者”,换位成“我们”。苍穹下,谁不想活得有尊严?

作者 : 张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