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4 10:45:00  2277290
当老师真好之二五一.黄先炳.大侠学武功
东海岸观点



英雄是人人向往的。为侠立传,给侠定义源远流长。司马迁《史记》特写“游侠”,他说的“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矜其能,羞伐其德”,更决定着英雄的形象。

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做了新的尝试,写侠竟然从零岁开始写起,把他出世前父母的经历,个人成长,一直到成家立业、丰功伟绩都一一展现。

也许担心读者没有看懂,金庸最后补叙一段成吉思汗临终的情节,借说道理来破题。作者借木讷愚鲁的主角大谈哲学命题,评述英雄该有的品德,又自觉地强调“他生性戆直,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是作品的瑕疵。不过以成吉思汗临死之际,口里喃喃念着“英雄,英雄……”结束,还是回肠荡气的。

郭靖拜师学艺的过程写得最精辟。我们且留意他最初的师父——江南七怪和马钰。马钰的出现极为关键,他约郭靖夜里攀岩找他,但学艺十年的他,登山竟是苦不堪言。待马钰传授内功心法,郭靖依法修炼后,攀山才不是难事。

何以诲人不倦的五怪花了十年的时间却教不好学生?

我觉得有三点值得留意。一是他们先入为主的判断。在大漠中寻找六年才找到郭靖,却因“郭靖资质鲁钝”,难过程度“只有比始终寻不到郭靖更甚”。郭靖是笨孩子的想法,一直萦绕五怪脑际。

第二,不得其法。五怪总希望一股脑儿把他们毕生所学都传授给郭靖,这只可怜了忠厚老实的郭靖,即使加倍用功,也毫无进境。反观马钰,教的是“呼吸、坐下、行路、睡觉的法子”,却让郭靖脱胎换骨,判若两人。基础功到底在哪儿?这是发人深省的。

第三,目标所限。十年间,五怪授艺为的是比武,郭靖学艺为的是报仇,结果习武不得力,只在拳脚上白费工夫。马钰不同,他以实用为目的,传授心法,在日常中锻炼。

如果用郭靖学艺的经验来看我们的教育,您可得到启示?

作者 : 黄先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