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4 00:00:00  2277342
陈绍安‧史上最糢糊的一年
天马行空

2020,原是敦马任首相设定的,迈入先进国的年份。

这一年,国家先进了吗?没有。

不只未见先进工业立足我国,国民人均收入也未达先进水平。

这一年,国家后退了吗?肯定。

人民都会相信前财政部长敦达因的说法;即便政府推出2600亿令吉振兴经济配套,也都阻不了国家经济衰退的命运。

这一年,令人担心吗?非常。

因为不只经济在后退,就连政治也后退;请自想像举国上下,各个领域一起开倒车的画面,怎会令人不担心?

因为从政治、经济出现的乱象,最后也必冲击个人、团体关系,甚至影响商企机构的存亡。

至今已明显可见的是,从小商家到大企业,都已被不明朗迫入没有安全感的死角。

很明显的是,持续至今60余天的行动管制,不论是全面还是有条件行动管制,已将全民困在超常不明朗、糢糊的世界中,却完全控制不了疫情爆发以来日愈畸形的政治生态;畸形的政治生态借行动管制,不受控的持续蕴酿和发酵之势,足令越来越不安的国民陷入无奈、无助、无言之境。

因为,大家在担心生活和工作不明朗氛围中,又要面对政治不明朗可能造成的社会和经济破坏;不明朗的政治层面愈广,足以造成的破坏力就愈大。

因为,发展至今竟连敦马本身在土团党地位也不明朗了。不明朗事项包括敦马是否还是合法的土团党主席?敦马和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之间的“战争”会拖到几时?在这疫情肯定延续一整年的日子里,敦马和丹斯里慕尤丁在拉扯的,是一党控制权还是一国执政权?两者扭打不休情况下不论胜负归谁,人民最终可以得到的是甚么?

形势看来,人民最后得到的,应该只剩新常态了。

而且,新常态这个新名词,在马来西亚不会只限于人民的生活,以及工商农企等操作模式。

在马来西亚这个特殊的国度,必将迎来的新常态,肯定包括不稳定的,似乎也已感染冠病的政治平台,这可是卫生总监诺希山也管不了的超敏感地带,至今渗透政治平台的冠病扩散、蔓延之势,确让国民忧心如焚了。

当然,国民都明白,冠病衍生的新常态,为的是应对不明朗的世况。多名抗疫专家甚至预言,即使新冠疫苗成功研制,世人因此被迫接受,也必养成习惯的新常态,也会持续直至形成新世纪的新人类生活方式为止,受新常态影响的工商领域也别无选择,要真无法调整适应的,看来都得要等淘汰了。

可是,政治新常态又如何?

很明显的是,不明朗层面会持续扩散至巫统和伊党VS土团一党,再来就是希盟各党即公正党、诚信党、行动党加入混战。如此不明朗政局,应该会持续到来届大选,整个过程都会包裹在冠病的疫情行管氛围中,从个人到团体,再从社团到商业单位,以至全面且彻底渗入党选、补选、大选,都会在不明朗氛围中推进,直至迎来另一个更不明朗、更糢糊不堪的年代?

当然,国民都不希望如此。

国民已知的是,冠病正在推动大洗牌,而且是全球性无孔不入的洗牌方式。

今日超常任性的政治,必也难逃洗牌大戏,决定如何重洗的一张张牌,最终也依旧握在国民手中。

忽然在想,无情的冠病,会否彻底改变国民的态度和想法?如果再来选一次政府,国民的投票热情和取向又如何?“509”的群情激昂和集体愿望还在吗?“509” 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希盟的选民,若再来选一次政府还会继续投希盟吗?更好奇的是,若再来选一次选政府,敦马还会在希盟吗?不可否认“509”敦马为希盟拿下“最后一块饼干”的决胜分,若再来选一次选政府,已无敦马的希盟,还会让“509”的选民投一票吗?尤其是马来选民还会很放心、很安心的投希盟一票吗?

只是,要求解散国会以一场大选来解决问题,也都无法预测新常态下的大选,会是怎么样的一场大选了?最大可能是全民抱著化整为零的心态,不再看派系,不再选政党,就玩命运轮盘那样,去选一个姑且合己心,姑且可信的人选吧!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